下拉阅读上一章

武将之后,生来擒剑

  衡兴十六年。

  “茱萸。”老者苍劲的声音响起。

  自秦沉旭亡故已十三年,秦氏一家已在这山谷间生活十二年有余,当年秦茱萸满月之时,奶娘抱着不停啼哭的茱萸一一走过那些刺绣、厨具、毛笔,唯独走到一本兵书面前就停下来伸手要拿,奶娘微微倾身,小茱萸不仅要拿兵书,还妄图拿起一旁的短刀,秦泰峰便更加确定这孩子虽为女儿身,但却非女儿志,天不绝秦氏。

  同来祝贺的有一位白发老者道:“武将之后,生来擒剑。”又留下一把尚方宝剑,扬长而去。

  此后,为培养秦茱萸,秦家离开京城,来到凤栖谷。

  “爷爷。”少女听到秦泰峰的声音,急忙跑来,长发高束,眉眼清丽,蓝衣紧袖,腰配短刀,年龄不长,英气有加。

  “《战乩兵法》四十一章。”

  “敌者,虽肖小之徒,莫妄自尊大,有勇而宣战,重之,欲强敌以为弱者,据实而析。兵草皆盛,悟其弊,敌盛我衰,攻其内,敌盛我衰,直迎而上,二者皆衰,制幻而诱,方直迎而进者,必保后方无虑,避寇有所计,为谋之时,思敌之思我,换而思之,以加胜……”

  “嗯,昨日的剑法。”

  秦茱萸犹豫片刻还是挥剑而起,剑鞘已出,竹林微震,洁白的手握住剑柄挥舞,有弄云之态,惊龙之势,剑锋急转又偏,移速极快,再跃,转身之际,一声惊呼,四周皆静,只留浅浅呻吟。

  “昨日一整天,就练出这般模样。”秦泰峰的语气突变冷厉,秦茱萸自知有错,忙立起身来半跪请罪。

  “难道我不知道你的能力?莫不是偷去玩耍,怎会练成这样,你可知错!”

  “茱萸知错。”

  “既已知错,那便该罚。刘成,拿鞭子来。”

  “老爷”,刘成有些犹豫。刘成是之前将军府的管家,年龄比秦泰峰小几岁,无妻无儿,便与他们一同搬来,也好与秦泰峰做个伴。

  “去”

  风萧萧却是鞭子在空中挥动的声音,每一鞭落到实处,留下鲜红的印记。受罚之人不出一声,咬牙忍受着。爷爷甚少罚她,因为她的任务总是完成的很好,虽是十三岁的女孩,毅力与天分却超群,倒也恋玩,有几次竟因贪玩忘了训练,昨日便是同乡的伙伴说村西的老木匠又研制出了新玩意儿。

  远处的王珞璎看到受罚的女儿,心不由一痛,扶拦留下了泪。

  是夜。

  “吱”的开门声打破了寂静,闭目的秦泰峰缓缓睁开眼。

  “父亲。”

  “嗯。”

  “这般对萸儿是不是有些狠心。”

  “她是我们秦家唯一的后人,身上肩负的除了家族还有国家兴亡。”

  “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这般严苛我害怕她承受不住。”

  “这点苦都吃不了,如何做我秦家的子孙”。秦泰峰的语气突然提高,使王珞璎不禁一震,“扑通”一声跪地“父亲,都怪我,都怪我未生出男孩,要是生……生出……”王珞璎思此更有痛心,已泣不成声,秦家世代为将,她却……秦泰峰也不忍看儿媳这般痛苦,毕竟一切都是天命,“若你当年诞下男孩,所受的恐是比茱萸还要多呀!”

武将之后,生来擒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