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普天同庆,有人伤

  都城楼阁,彩丝飞扬,宏伟宫门,金碧辉煌,云如龙舞,风若鸣凤,龙诞之日,全国欢祥。

  人们纷纷聚到城里,郊野本就甚少有人来往,此刻更显寂静,丛林绕水,唯河流之声在谷间击打。许凌辰坐于岸边望着河水,今日全城欢唱是为皇上庆生,可自己的兄长也是今日的生辰,自己却却不知如何回去,见之又该言何话语。

  不远几米外的一棵树上,有一抹青绿色的身影,看着河边那背影竟是足足一刻钟的时间也未曾动过半分,最后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寂静,摘下一片树叶,以叶为箭,手腕轻转,树叶飞速向河边刺去,河边的男子意识到了背后的动静,迅速斜身,那树叶方落入河中许凌辰看了一眼,为之震惊,那竟是一片叶,将叶也能使的如此锋芒,来人身手怕是不一般,抬眼向周围查看却不见一人。

  “这儿呢”,秦茱萸从树上跳下。

  “不知姑娘……”来人竟是为小姑娘,许凌辰心下更为惊讶却不曾表露。

  “今日普天同庆,公子为何独自在此处伤怀。”未等许凌辰说完,秦茱萸便道。

  “姑娘不也是独自在此?”

  “本来是,现在不是喽”,随即向许凌辰挑挑眉,许凌辰嘴角微扬。秦茱萸开始打量他,本是男子,却又生的白皙,眉角稍尖,眼眸竟深似潭水,终不见底,鼻子立挺嘴唇殷红,他明明是温柔的,但那双眸子里面的忧愁,不恭,桀骜,微怒,阳光……虽互为矛盾却的确如此,给人一种疏离之感,偏又生了一双修长的手……

  “姑娘?”

  “啊……奥,我……那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秦茱萸有些尴尬。

  “不过是图个清闲”,转而又说,“姑娘是习武之人?”

  “嗯,哦,对了你直接叫我秦茱萸好了,姑娘姑娘的听的别扭。”秦茱萸自小便是这样一番性格,也不顾忌什么男女间的忌讳。

  这小姑娘到是爽朗,“秦茱萸?姑娘可是九月生辰?”

  “你如何得知?”

  “九月茱萸可济世啊!”

  “嗤”,秦茱萸不禁浅笑,“从前爷爷也对我这样说,可后来得知父亲在我出生没多久就战死沙场倒觉得这名字多了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意味。”秦茱萸思及此处,不免想到从未谋面的父亲和夜夜母亲对着父亲牌位发呆的画面。

  “不知令堂可是任国大将秦沉旭将军”许凌辰听其父战死疆场,又为秦姓,便大概猜到了。

  “正是”

  

普天同庆,有人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