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夏夜怎好,亲难归

  “茱萸,”王珞璎并未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敲开了茱萸的门,此刻秦茱萸还在对一本曲谱抓耳挠腮,听见门“吱呀”的开了,便抬头,“娘,您怎么来了?”秦茱萸自五岁便独自居住,这事秦泰峰要求的,自小锻炼其独立能力。“娘今日想与你一同睡,好吗?”

  “嗯”

  “茱萸啊,爹与娘都很爱你,虽然你与爹爹未曾见过,但他给你的信里尽是宠爱,你不要怪爹爹从未抱过你,也不要怪娘亲从来没像别人的娘一样,叫你刺绣梳妆,你还在我肚子里时,经常踢得娘作痛,你爹说这么好动,定是个男娃,日后要教他习武练剑,娘不服,就说若是个女孩儿呢,你爹笑了笑,若是女儿,也要教她使剑,娘亲不解,于是你爹就说,这样她就可以保护自己了呀,他秦家的后人曾能与那些鼠目寸光,唯唯诺诺的弱女子相提并论,自是与众不同,开怀自在的。后来,你真的是个女孩,你爹却不在了,也在无法教你练剑。”这是娘第一次与自己说这么多,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这样欣悦的提起爹爹,秦茱萸就这样静静的听着,“秦家世代单传,有恰逢任刑两国冲突之时,我们其实都盼着是个男孩,好承接衣钵,可当产婆抱着你神色逐渐黯淡的时候,我便知道了,你是个女孩,我闭上眼睛,泪水差一点就流了下来,那个时候,是娘一生中最矛盾的时候,明明那么想看你,那么想摸你,可却痛恨你不是男孩子,”王珞璎手轻轻抚上秦茱萸的脸颊,眼睛里满是歉意,

  “但后来,你比男孩还要坚强,还有毅力,娘的心才放下了,没有爹娘,你也可以保护好自己。每次看到你被爷爷罚,娘的心就像被人拧了一样疼,”说到此处,王珞璎深吸一口气,眼里却是泪光。

  “娘”。王珞璎没有理会秦茱萸,继续说道好像要把所有的话说个遍,“如今你已出落大方,即使是武术谋略也算得佼佼者,娘真正的放心了,女儿终于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娘最大的遗憾就是未看到你成亲,不知究竟是什么样的孩子才能如得了我女儿的眼,才配得上我们的宝贝。”

  “娘,茱萸还小呢,再说,娘也还年轻,又怎会看不到那一天,等我成亲,我就拉着夫君日日来给您敬茶。”王珞璎破涕而笑,摸了摸秦茱萸的头,“傻丫头,你可别当了个母老虎,让夫家把你送回来。”

  “那又如何,爹爹不说秦家后代定不是唯唯诺诺之人么,若是在乎那些个虚礼,我才不嫁。”

  

夏夜怎好,亲难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