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手足血亲,缓缓知

  许凌隅看着离去的身影发呆,刚才看其身手不凡,“楚煜,去查查她的身份。”

  “是。”

  没一会儿,楚煜便回来了,许凌隅的伤口也包扎完毕,便向其汇报所查之事,于此地只查到了同行男子的身份,名为王卓康,王氏一族一向居垄断贸易之势,全国不少地区皆有其商铺,钱庄,所及范围也及广,丝绸,瓷器,玉器皆有涉猎,这两年又极力发展南方产业,并将北方产业慢慢迁入南方。王家鲜与皇室有贸易往来,除过民间贸易,大多对外输出,其产业价值究竟,无人探究。王卓康乃下一任继承人,此次独自到江南历练,为日后做打算,声名自然不小,故易查之。

  “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父皇就未曾想过收归朝廷?”许凌隅若有所思,双指在木桌上不紧不慢的敲着。

  “先皇也应是想到的,只是王氏一族从不与皇室来往,且实力雄厚,不是轻易动得的,若强行收归,怕是会牵动全国的经济链,这恐怕也是先皇给您留下的考验之一吧。”

  “嗯”许凌隅轻答一声,突然嘴角上扬,“对了,最近你和香儿如何了?”楚煜没想到许凌隅会突然问及此处,表情微滞,也连忙以笑缓解尴尬。

  “皇上莫要再打趣臣了,凌香公主貌若天仙,令人怜爱,多少王公贵族青睐有加,微臣怎敢觊觎。”

  “哈哈,听你如此说,那便是也对香儿有几分心意喽。”正说笑着,房外传来敲门声,是店小二,“客官,下面有位公子要见您。”话还未说完,后面的男子就将门推开,走进去,店小二正要阻拦,却见楚煜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听说你遇刺了。”男子抬眼看向许凌隅。

  “要见你一面不容易啊。”许凌隅至始都保持着笑容,来人也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许凌隅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朕的生辰你为何不赴宴。”

  “新得了一曲谱,练忘了时间。”

  “当真?”许凌隅自然知道这只是许凌辰的托辞罢了,许凌辰也并未回答。

  “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怪我?”许凌隅的眼神自许凌辰进来就未从他身上离开,倒看得许凌辰有些不自在。“你也知道,这是父皇当年遗诏的一部分,直至弱冠,太后才宣读。”

  “你伤得不轻呀,伤口都包扎好了吗,好生歇息吧,我先走了。”许凌辰不想再继续方才的话题,话毕便准备起身,却被许凌隅叫住了,“我答应娌儿让你去找她。”

  “等我回去再说吧。”

手足血亲,缓缓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