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下药

  暗沉包裹着我,察言观色的生活,千万别因一时的挫折,被魔鬼所诱惑。吞噬你、捏碎你、迎难而上这才是我。

  左翊熙眉宇间的杀气透彻着,一副扫除障碍的语气:“neng(弄)死他。”

  “别打草惊蛇。”安吉弦子撩了撩额尖的碎发,从裤兜里摸索出一小包白色颗粒的药物:“你先坐下。”

  “这是……”左翊熙木纳了一下并没有坐下,焦虑与不安的神色展现得淋漓尽致。因为眉眼皆是她“易初诺”。

  “唉!”安吉弦子一声长叹,眼神透露着智慧般的双眸,格外灵动她食指撮了撮左翊熙的脑袋:“智取。”

  二人轻轻对视一笑,叫来了服务员。

  茶楼一角

  三人对坐

  “…………”易初诺就那样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二人。

  斯外戈喝着欧亨利的咖啡,欧亨利还丝毫不嫌弃,看样子是老相好的了。

  易初诺暗自想:什么情况,他们俩——认识,或者是好基友。难怪欧亨利要点三杯饮料啊!

  “朋友。”

  “朋友。”

  二人异口同声,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度百分百啊!

  “……还真是巧啊!”易初诺掩饰不了的暗嘲热讽,左手捂住额头,叹气道:“原来好看的男人都有男朋友了。”

  “-_-||……”斯外戈。

  “-_-||……”欧亨利。

  斯外戈举起咖啡抿了一小口,微微上扬的唇角蜜汁般的浅笑:“你不善言辞,我也不太会表达,天生契合的性格,只要你愿意就能拥有我。”

  “I don't want to”(我不愿意)一秒的时间都没考虑,易初诺差点没将咖啡喷出来。她从来不会刻意去附和任何人,只要是她不愿意的事就是“易大大”也无法强求。

  “哧…”欧亨利一个不小心手一抖,咖啡灌溉在桌面上的同时还撒了不少在他的领口上。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易初诺急忙递纸巾过去,张望着要叫服务员。

  “没事儿。”欧亨利面色温和眉眼带笑的看着我,随后脱下外套看向斯外戈的眼神瞬时黯淡无光。

  一个眼神就够了,这就是恋人未满的“禁忌之恋”吧?

  “不用叫服务员。”斯外戈赶紧抢过易初诺手中的纸巾,虽然看似在跟易初诺讲话。但他那贼贼的眼睛四处打量四周,仿佛旁边就有定时炸弹一样惶恐不安。

  “亨利,你去洗手间清洗一下吧?”斯外戈扭头递给欧亨利一个眼神,然后顺手穿上了欧亨利的外套。

  “嗯。”

  欧亨利起身,朝我微微一笑:“那我去了。”

  “嗯,好。”我木纳了一下,打了个囤点点头。

  美国

  国际机场

  被簇拥在最前方的是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他里面一件深蓝色的衬衫与蓝色发色相衬,外搭黑色小西装,披了一件黑款薄大衣。

  蹭亮的皮鞋踏在地板上折射出铿锵凌厉的气场,南宫亦天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无人敢挑衅般的气魄碾压全场。

  “南宫大人,电话?”

  米哲一身黑白相间的搭配,颇有韵味。黑白格子西服,黑白条纹T恤,让他看起来那么的调皮。在复古环境的衬托下,他的绅士风度展现的淋漓尽致。

  南宫亦天没有停下步伐,依旧朝登机口前行,指关节微动接过米哲递过来的手机,轻轻放在耳边却不语:“……”

  “南宫大人可知道,后院着火了。”安吉弦子呢喃细语的告诫着某人,毫不含糊的语气。

  “说。”某人唇齿混合的夹杂在一起,似乎导火线就要欲燃欲大了。

  “看样子,🔥候还不小啊!”安吉弦子示意对面的左翊熙递给自己一张纸巾:“要不要我先帮你摆平啊!”

  …………

  “把我的猎物看好了。”南宫亦天冷哼一声:很好,易初诺你居然敢到处沾花惹草,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给我等着。

  “成吧?反正你说了算。”安吉弦子挂完电话直摇头,嘴里咀嚼着夏威夷果担心的语气告诉对面的左翊熙:“哪还用得着我们出手啊!你小舅马上就飞过来宰这孙子了,那“药”看来也是浪费了。”

  “……”左翊熙不语,默默地朝胃里灌着酒。

  “翊熙,你确定那咖啡欧亨利喝下去了。”安吉弦子双手合十淡淡的问了问。

  “嗯。”左翊熙又一杯烈酒下咽,灼烧着他的咽喉区。

  

第五十六章 下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