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攻击

  曼谷

  普吉岛

  惟愿岁月不蹉跎,许珍惜的人好好活着。

  晚风缓缓袭来,裹着择日的尘埃,熟落在曼谷的街头巷尾。夜笼罩着大地,三分柔和的拉下帷幕,七分警告着夜幕降临。

  “跟丢了。”

  南宫亦天正装于一身,倚靠在一辆法拉利的车窗旁,半眯双眸目视这片汪洋大海,迎面而来的是海风。

  “亦天,这事可怪不得我。我们的确是紧紧跟着他们的,后来那男的去了趟厕所就拉着易初诺出了茶馆。我和熙一路跟踪他们眼看着上了游艇,谁知道走进一看却是另一个人了。”安吉弦子十分懊悔为什么没有提前发觉不太对劲儿,她绞尽脑汁的下药结果还是被耍了。

  同窗平衡是源泉,贪婪虚伪是自私。欲望噬食是灾难,谨慎仁慈是正义。

  “熙呢?”南宫亦天睫毛微微一颤,回眸却不见左翊熙:据他了解,安吉弦子来到“普吉岛”就遇上了他。当然,也并不排除他是来寻易初诺的——这个随时窥视他女人的男人,还真是带几分不悦呢?

  “他,他说他先回酒店了。”安吉弦子忽悠人可是面不改色的,真该给他颁个奖——慌精。

  重点是:他也不清楚左翊熙去哪了,或许是去找易初诺了,又或许是去灌酒了。总之,她不知道就对了。

  “嗯。”南宫亦天面色沉重,鼻腔微微冷哼一声:“易初诺呢?”

  “应该也回酒店了吧!”

  南宫亦庄摆着一张冷傲的脸,他的情绪从不轻易呈现于表面。他所期待的未来,不愿受到别人的感慨。

  某废弃厂

  阴暗一处的墙角,蜘蛛网遍布在旧壁画上面。堆积已久的暗灰层层密布在坍塌的地板上,四处寂静得令人发指般的可怕。

  欧亨利手指涩涩发抖,凌散急促的扯开领带,白色衬衣沾染了不少淤泥紫灰,他眉头紧锁捂住腹部。

  “咳咳……”粘稠的黑色血液从他唇角一侧滑落至下颚处。

  欧亨利从未如此狼狈不堪过:他不想在易初诺面前狼狈,不想伤害其他人。所有,他选择饮下那杯被下了药的咖啡,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放松警惕。

  “你非人类,却肆意接近人类。”左翊熙出现在欧亨利后面的废弃物边缘,他看不清欧亨利的脸,却步履缓缓朝欧亨利走来。

  他穿着蓝格子衬衫,上印着“海洋图”的T恤,是他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一条黑色乞丐裤,一双蓝白相间的运动鞋,看起来又那么的活力满满。

  欧亨利瞳孔的愈加放大直至呈紫黑色,右手的狼头图案若隐若现嘴唇也是发紫得厉害,身躯周围也时不时的散发出一股邪邪的戾气。

  “你不该接近易初诺。”左翊熙手持波浪形的光波球,眼神布满杀戮。

  “呵。”欧亨利银色的发在空中飞舞,额前刘海轻轻颤动,就好似一个婴儿不满的蠕动一般。他背对着欧亨利,抹去唇角的血渍邪邪的勾起唇角:“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能量源波动越来越大,左翊熙一个抛物线似的朝欧亨利扔过去,紧接着腾空一跃便展开第二波的攻击。

  与此同时,一抹黑影“唰”的闪过。

  “哐。”的一声,瞬间地面凹陷下去一个大坑,待左翊熙杵近一看:竟,竟然不见了。

  

第五十九章 攻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