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天降—尸

  酒店

  凌晨12:30

  易初诺回酒店已经很晚了,洗完澡便换了身白色睡袍,脚踩人字拖扎着慵懒的丸子头,头戴着粉红小角鹿的束发带格外可爱,休闲的洗漱着。

  她左手玻璃杯,右手牙刷口吐泡沫儿:“呲呲……”的刷牙声,格外喧耳。

  “叮咚…”突然门铃响起了,易初诺顿了一下不去开门:“这,这么晚了谁啊!”

  “叮咚,叮咚…”门铃再次想起,并且十分急促的声音。易初诺放下牙刷:惊恐万状并没有浮现在她的脸上,可是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了。

  “砰”门开了,就一个硕大的大箱子,箱子上写着几个大字——易初诺收。

  其他什么也没有。连个送快递的人都没有,什么意思?_?啊!

  箱子一侧有一封信,信封十分别致粉红粉红的封得十分严谨。易初诺粉唇嘟了嘟:“大晚上的,谁啊?”

  楼道格外冷清,除了她自己的回音荡漾在耳边其他任何嘈杂的气息都没有。

  易初诺敲了敲箱子,没什么异常啊!她撸起睡袍的衣袖,想将箱子搬进房间:可是,太重了。根本搬不了这玩意儿啊!

  半个小时后……

  易初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拖带拽的终于将箱子挪近了自己的房间。本来想请人帮忙的,但是作为公众人物,可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行踪——只能靠自己了。

  “呼,呼~~”易初诺一把扯下束发带,发丝凌乱的散在肩后。她一个劲的累趴在地毯上面,满是抱怨的嘀咕着:“难道现在的粉丝,挑礼物都喜欢面积大的吗?”

  “砰,砰砰……”手机隔着桌面震动,由于开了静音震动声十分有影响的提醒着易初诺。

  她揉搓了几下双眼,便强撑着躯干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指划过屏幕:“喂~~”

  “还没睡?”南宫亦天磁性的声音回荡在易初诺的耳膜中,他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冷傲,但却是那样温暖,柔和。

  “嗯。”易初诺多么希望,此时此刻他能出现在她身边。她害怕了,害怕无人问津的生活,害怕一个人面对着漫漫长夜。

  “南宫亦天~”易初诺吸了吸鼻子,慢慢在房间踱步走着,她将右手撑住大箱子,故作思考的模样。

  “嗯。”

  “我~~”易初诺背脊靠着大箱子,由于借力支撑点原因箱子凹陷出一个小坑来:就像要裂开一般。

  “怎么了。”

  “额…”,易初诺捂了捂额头低头呢喃,鞋底似乎沾染了粘稠的液体般丝滑。

  “叮咚~~”门铃的再次响起,打破房间的这片寂静。易初诺心脏“砰砰砰”的跳跃着:怎么回事,总感觉今晚不太对劲儿。

  当她低头去探寻时,一大摊的鲜红色血液流淌在地板上,不仅如此连毛毯处都吸脂了不少血液,根据血液流淌的方向可以准确的判断出液体来源于——箱子。

  “啊!”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亦天在公寓里面神色恍惚,紧握手中的手机满是不安的站了起来。

  “啊。”易初诺面色苍白,全身涩涩发抖,双腿发软直觉告诉她:这箱子里面的绝不可能是什么礼物,很有可能是——尸体。

  “诺诺,怎么了?”

  易初诺手指抖动得厉害,直至手机滑落在地面“哐”的一声,手机屏幕瞬间碎裂,碎玻片混合着鲜红的血液。

  “叮咚,叮咚……”门铃不停的朝易初诺敲响警钟:现在若有人进来,人赃并获,那她岂不是百口莫辩了。

  完了,这得有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啊!

  另一公寓。

  南宫亦天一身丝绒材质的西装贵气十足,穿上身更显高贵挺拔。内搭选择了简单干净的白衬衫,解开一粒扣子,更显轻松自在,潇洒不羁的帅感。

  换上衣服后眉头一拧,他熟练的掏出手机飞快的划过屏幕,朝手机另一方传递冷傲的语气:“在酒店门口等我。”

  “南宫大人,现在凌晨一点多了耶,没有行程安排啊!”米哲睡意惺忪,打着哈欠。

  “给你三分钟。”

  “…………”

  

第六十章 天降—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