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知道了。”姑娘们回应,就像是民歌的一唱一答。

  夜色很美,月牙如钩,钩起万种风情,星若珠玑,耀过千秋百载,这座名为灵韵阁的阁楼,坐落在这条名叫画云的街上,街上人家灯火阑珊,北风吹开了腊梅的清香,仿佛能招来蝴蝶蹁跹起舞。

  几个人聊了一会,话题无非家长里短,接着又匆匆告别,阁里转眼又剩空荡荡冷清清一片。米莉亚见天色不早了,于是熄了灯,锁上了大门,回头看见一个男子站在他身后,只见他穿一件淡黄色的夹克衫和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将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看着她,一言不发。

  “龙鋆?”米莉亚认出了他,“阁里已经打烊了,你现在来这干什么?是有什么事吗?”

  那个叫龙鋆的男子没有答话,只是眉头簇起,然后转身离开。“好奇怪的人,不过罢了,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米莉亚如是想。若是其他人,见他的反应恐怕都会被他的举动所吓到,但是对于米莉亚这个早已熟悉了他的人来说,这是习以为常的,不足为奇。

  羽昭回到家,姐姐和妹妹已经回来了,羽昭向姐姐羽潼交代了行踪,羽潼没有多问,洗漱完便回了自己房间睡下了。

  刚睡下没多久,羽昭只觉得自己躺在半空中,身体很空灵轻盈,上下左右都感觉不到有东西。

  “这是哪里?”羽昭迷迷糊糊醒来,撑起身子来,发现自己在一个从未来过却感觉很熟悉的地方。这地方远处望去看不见边缘,向上望是一片星河,身下所躺的“地面”,像平静的湖面,又像一面镜子,映照着上方的星空和自己的镜像,触碰一下便会泛起涟漪。

  她站了起来,张望了一下,并向前走,她四处眺望着,脚下水纹荡漾,周围吹来很舒服的微风,不知道为何,她并不感到恐惧。走了一段距离,忽见眼前有一棵开花的千年梧桐树,树下一位白衣女子撑着油纸伞背对自己站着,给人一种神圣洁净之感,又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却又不卑不亢,而“地面”映射出的她的倒影,则是在一棵枯死的老槐树下,站着一位手持宝剑的红衣女子,铁骨铮铮,散发着幽幽的杀气和邪气。

  “你是谁?”羽昭问道,她总觉得,这个人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眼前的女子答到,声音空灵地仿佛少女的手指在盛了美酒的玉杯上轻擦出的音调,但却是三个不同的音部。

  羽昭听这话只觉得一阵恍惚,这话音刚落,整个空间便瞬间消失了。

  羽昭一激灵才意识到刚才是个梦,睁眼,眼看房间里是黑漆漆一片,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4:42,“还早。”她这样想,于是想再次睡下,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不知为何,刚才的梦总萦绕在她脑中挥之不去。躺了一会,实在无聊,于是她爬起身来,打开灯想去冰箱里拿冰牛奶,想着喝点冰的能让自己冷静。

  “姐姐,现在几点了啊?”在同一个房间里另一张床上的一个小女孩揉了揉眼睛问道,她叫羽玲,是羽昭的妹妹。

  “大概五点多了吧。”羽昭回答道,“怎么了吗?”

  羽玲眼垂下来:“没什么……”说罢,翻身继续睡去。

  羽昭去拿了冰牛奶来,一口气喝完了,因为冰冷的刺激,心神确实安宁了很多,于是关上灯继续睡了。第二天醒来时,天已大亮,楼下传来钢琴的美妙音调,那是羽玲在练习钢琴。

  “哟,大懒虫终于醒了啊。”一位穿着高领毛衣的女子倚靠房间门打趣般地说道,她叫羽潼,是羽昭的姐姐。

  “啊,姐姐啊……”羽昭看到羽潼立马从床上爬起来了。

  “我和小妹都吃过早饭了,你的在餐桌上,我要去上班了。”羽潼说罢便走了。

  羽昭穿衣洗漱完,用过了早饭,便去琴房看妹妹练琴了,她总是那么做。羽昭本人其实并不懂音律,但每次听时依然是很认真地欣赏,每当羽玲弹完,问这个二姐有什么感觉时,羽昭也总能说出一些来。

  去年四月,羽玲争取到了一个作一位著名钢琴家的徒弟的资格,自那以后,她练琴便更加刻苦,常常练到废寝忘食,才不到一年,手腕也粗了,肩也宽了,她想做专业琴手,而不是去考级的业务琴手,自然体型会练地不同,这本该令人敬佩的,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考级的看不起专业的,真无异于五十步笑百步。记得之前,羽昭的亲戚家一个孩子来拜访,见这里有钢琴,于是便指着钢琴对玲儿叫道:“姐姐也练琴?我钢琴十级了,姐姐多少级?”羽玲便回应:“我不考级。”那孩子便道:“姐姐竟然不考级?那想必这钢琴也无意于摆设了吧,要不我给姐姐弹奏一曲?”羽玲冷冷笑一声,示意那孩子可以弹,那孩子便兴冲冲地去弹了起来,是肖邦的圆舞曲。恰巧羽昭在场,羽玲听了一段便挪到羽昭旁边,低声笑道:“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不过半斤八两,我一个‘黄金分割’能怼死她。”

  “姐姐,我最近超喜欢一首曲子,叫《枉凝眉》,要不要听听?”羽玲兴致勃勃地说道,打断了羽昭的思绪。羽昭心里一疑:“《枉凝眉》不是《红楼梦》里林黛玉的判词吗?”又想起那判词的内容,“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我流到冬,春流到夏。”

  “还是不用了。”羽昭说道,羽玲只好作罢。

  快到中午,羽昭出去买菜,竟巧遇昨晚那个大冬天穿裙子的姑娘。

  “你也来买菜?”嬛湘率先开口。

  “你是……昨天那个……”

  “噢,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嬛湘。”

  “我叫羽昭,很高兴认识你。”

  嬛湘微笑致意:“百鬼夜行街,你准备好了吗?”

  “我有辰黎保护,不怕的。”羽昭说道。

  嬛湘:“敢问……辰黎是什么灵?”

  羽昭:“是一只彼岸重明鸟。”

  “神兽灵?最近灵界大战,又恰遇上百鬼夜行,神兽灵必定要回去帮灵界之主镇压,想必辰黎应该已经回去了。”说罢,嬛湘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好的道家符咒递给羽昭:“这个给你,能保你平安。”

  “这,这不好吧,无功不受禄。”羽昭说道,心里实在为难。

  “你先收着吧,日后我还有事找你办呢。”嬛湘说道。

  “这……好吧……”

  羽昭收下了符咒,嬛湘嘱咐道:“记得放在腰部以上。”羽昭答应了,但看着这个符咒,她却心疑了:“这个……会不会伤到辰黎呢?”

  嬛湘似乎看出了她的疑虑,却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继续微笑着。

  “好期待,你和她的表现啊。”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