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时间如飞梭,夜幕降临,大地掩息,黑猫是夜晚的妖精,踏着鬼魅般的步伐,戏弄在阴冷潮湿处苟且偷生的老鼠,垃圾桶内腐臭的味道被寒气压抑住不得释放,好像扼制住了谁的呼吸,若是夏天,这里一定已经被苍蝇围绕了,今晚,连月都为之避让,云如黑色的天鹅绒,将星的光辉阻挡,万物生灵被黑暗包裹住,大地仿佛被光明所抛弃,恐惧似乎能凝结住时光。

  傍晚的时候羽昭去了灵韵阁,现在天暗了,早点回家比较安全,同时今天灵韵阁也比往常打烊更早。羽昭出了灵韵阁的门,一股阴风吹来,令人不寒而栗,而她也不自觉地害怕起来,但是身上的符咒和辰黎还是让她安心了一些。

  “据说今晚百鬼夜行街,一个人回家没事吗?”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从羽昭背后传来。

  羽昭回头应道:“我身上有符咒。”

  “这样啊,那晚上回家后就别乱出门喽,对了,我叫尚墨。”那个自称尚墨的男子说道。

  “我叫羽昭,很高兴认识你。”

  尚墨:“嗯,快回家吧。”

  “嗯。”话毕,羽昭往家的方向走,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偶尔草丛中会窜出几只猫会唬人一跳。

  到了半夜,大概23:00的时候【子时】,街上开始传出阵阵狗吠,此起彼伏持续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听的人心神不安,明白人知道,诸如狗、龟、牛、猫等动物是通灵之兽,如此狗吠必定不祥。果不其然,街道上阴气开始加重,不一会街上人家就接连开始发生怪事,有的原本关掉的灯自己忽然开了,有的电视信号受到干扰了,好在真正受影响的人家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一些八字偏阴的容易遇见,且并没有人身伤害。羽昭在家除了听见路上传来奇怪的脚步声,也并未出事。

  第二天早上,羽昭有了带妹妹去灵韵阁的想法,只因羽玲酷爱占卜,但是除了邻居家一个叫泾蝉的女子外难觅知音,又遭人嘲笑,总被人说成是封建迷信,有时甚至会遭受到人身伤害,心想阁里的人大多是修行者应该会接纳,妹妹找到知音也就不会如此苦恼,于是便产生了这个念头。说起邻居家的泾蝉,据说她是个孤儿,被一对巫师夫妇收养,三年前因为一次失误,受不了舆论压迫才搬到这。

  说起羽玲占卜不被人待见这事,不得不提上个月的一件事。

  羽玲有一个“闺蜜”,比她大两岁,名字叫贾薰月,上个月来向羽玲占卜爱情,原因是过贾薰月“喜欢”一个名为于祈的人,那人似也喜欢她,可那人身旁还有一个叫马莉儿的女子喜欢那人,况且马莉儿好乎不好对付,所以想来占卜一下自己能否“胜利”

  羽玲本不想为她点卜的,她知道贾薰月并不是真心喜欢那人,贾薰月也未曾喜欢过任何一人,她说的喜欢,不过戏弄罢了,就像她曾吹虚过的情史。她之所以担心也只是不甘心“猎物”逃掉罢了,同时又要向“敌人”炫耀一下自己的历害,享受这种胜利带来的愉悦感。她当然不用怕没人爱的,她同时会勾搭几个男的,那些男的就像被施了迷幻术一样,对旁人的劝听不进,死心塌地跟着她。这不,前几天,贾薰月发了张自己洗牛奶浴躺浴缸里,露出自己美腿的照片给于祈,在这前后又对他百般显示自己的娇弱,与此同时又发了好多自己的大尺度照片在别的刚认识的几个男生。羽昭实在恶心这人,偷偷在她包里塞了一张剪贴字的纸条,纸条上写:“你下一个要勾引的,又是哪个男的啊?”贾薰月看到这纸条上的字恼羞成怒,又不知是谁干的,一肚子火只能忍在肚里。羽玲一开始推脱,贾薰月一再请求,携着她的手,泪嫣嫣地求道:“羽玲妹妹,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的好妹妹啊,求求你了,你可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他又没有明确的表示,我都快心焦死了。”说着,又屈手掩面拭沮。

  羽玲心里想道:“男的都喜欢这般娇滴滴的女生啊,一个个都是悖脑壳的,看不出人的真实好坏就胡乱爱。”但她又不好推脱,就勉强帮她去占卜了一次。

  结果理所当然地不好,羽玲用的是“爱之星”牌阵,贾薰月抽到的五张牌从一到五分别是:宝剑7、恋人、圣杯6、月亮和高塔。玲儿一看这几张牌不好便不想为之解答,于是为难地说道:“这……我还是不解了吧,怕伤了姐妹情。”贾薰月依旧依旧泪光莹莹:“是不好吗?没关系的,让我知道一个结果,也总比整日沉浸在这苦痛之中要好,你解吧,无论解出来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我们可是好姐妹啊。”羽玲摇摇头,无奈之下只好解出大意:“你显露出小偷的行径,想拿走不属于你的东西,并且不负责任,在这段感情中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爱情,纯净善良的心将会推动爱情到来,你所撒的谎和你所制造的幻象将导致悲剧,而这场感情的最终结果,是幻象覆灭,谎言被戳穿。”

  贾薰月听后脸色立即转悲为怒,伸手就抢过这几张牌来折了。并甩到羽玲脸上,并骂道:“你个骗子!”说罢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去。

  羽玲强忍着眼泪将那些塔罗牌拾起,此刻,她多希望拥有一种能力,能让贾薰月即刻灰飞烟灭,可惜,幻想终归是幻想,只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了。

  羽昭问羽玲同意去灵韵阁否,羽玲听了自是同意,接着羽昭便带着羽玲去了灵韵阁,羽玲结缘了一只圣鹿,取名叫阿辰。此事不必多提。却说结缘完后,羽玲去如厕,回来路上结识了嬛湘,嬛湘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心里不自觉开心起来,问道:“羽玲姑娘今年年芳几何?”

  羽玲:“今年15了。”

  嬛湘:“打算留在这吗?”

  “嗯,我感觉这里很温暖。”羽玲点头道,脸上洋溢着幸福。

  “这么小就要肩负重任,希望不要出事。”嬛湘喃喃自语。

  “大姐姐问这个干什么?”羽玲不解地问道。

  嬛湘依然一副端庄的样子,但眉宇之间却透出一种惶惑不安:“没什么,只是了解一下,你以后会面对很多事的,米莉亚她不是平常人,很多见过她的人命都被改了,要小心。”因又说道,“二楼有很多资料,不妨去看看,也能学点东西保护自己。”

  “噢……”羽玲说道,“我去了这么久,我姐姐该急了,我先回去了。”

  “嗯。”

  嬛湘目送羽玲离开,心中的担忧越发显现出来,心想:“应该就是她们没错,但是她们还这么年轻,没经历过什么,如何肩负重任?而我又不好多干预,真让人头大。”

  正想着,龙鋆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直奔灵韵阁三楼,这个男人的出现,总让嬛湘感觉不简单,但嬛湘怎么看,都只看出他是一个学道的,实力也不强,顶多只到一个初学者的阶段,怎么就会出现这种感觉呢?嬛湘无法解释,也不知道他的确切来历,只好敬而远之。

  另一边羽昭和众人聊的正开心,从白沅和沈凤翎口中了解了不少东西。这时,羽玲已经回来,羽昭很自豪地向众人介绍了这个妹妹。

  沈凤翎见羽玲第一眼,便有了一种熟悉感,仿佛在哪里见过,对她来说,羽玲身上仿佛有某种特殊的诱惑力,吸引着她,可是记忆里,并没有再多关于这个女孩的信息。

  “真是好可爱的小女孩。”沈凤翎夸赞道。

  羽玲见到沈凤翎,同样有一种熟悉感,但是伴随熟悉感还有一种微弱的排斥感,或许是太微弱,以至于羽玲都忽略了它。

  “谢谢大姐姐夸奖。”羽玲回应道。

  忽然羽昭手机闹钟声响起,羽昭一看时间,该是羽玲要去上钢琴课的时间了,羽昭原本是打算送羽玲去,但羽玲拒绝了,因为这条路羽玲曾多次自己走,路况也熟悉,周围也没什么恶霸之类,羽昭也比较放心让羽玲自己去,这才同意。

  龙鋆在沈凤翎背后找了个位置坐下,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斜眼看着沈凤翎,眼神中透着一股如利剑般的杀气。“你奈我何?”龙鋆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少女的声音和一抹红影。他感觉到一丝恐惧不安,于是不再如此看着沈凤翎。

  “好奇怪的人。”羽昭注意到了龙鋆,如是想。

  却见一个17岁左右的少年像一阵风般跑到了龙鋆面前攀谈起来,死活要龙鋆和他聊天,增长知识,宛若一只天真快乐的小动物,与龙鋆身上那股子怪气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叫九澄,一个道教的爱好者,因为恰好龙鋆也是学这方面的,两人便顺理成章地聊到一起去。

  就在龙鋆和九澄攀谈这伙功夫,米莉亚接了个电话匆匆出去,龙鋆望着米莉亚远去的方向,不顾九澄的话题,便说了一句:“多事之秋。”

  “米莉亚姐姐家里的事还真是麻烦呢,这么久了,都解决不了。”一个女孩子一边喝茶一边说道,她便是宫歆络了,一个信仰佛教的女孩,未曾皈依,且拜了白沅为师学习巫术。

  “还不是那些和尚道士念力师什么的都是绣花枕头一包草!”白沅说道,眼里仿佛有火。

  “也不能这么说……”宫歆络弱弱地反驳道,但无奈白沅是她师傅,只好收敛。

  “米莉亚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啊。”羽昭听着她们讲,一头雾水的,不知发生了什么。

  白沅不住叹了口气:“这件事啊……唉……”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