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原来,是米莉亚家的外婆出事了。米莉亚的外公姓红,所以她外公家以及她外公的子孙们所组成的家庭便俗称红家。红家几个月前不知道是招惹了那路妖魔鬼怪,忽然间家里来了一只白衣女鬼,来后没几天就直接要了红老爷子的命,家人办丧下葬后,就要请人来收这个女鬼。【那时候家里的亲戚们都还不知道米莉亚会法术,米莉亚父母也没有公开】

  按理来说,白衣的女鬼是没有红衣的女鬼厉害的,可是这一次却一反常态,那白衣女鬼竟然比那红衣女厉鬼更加强悍,红家先后请了一个道士、两个和尚以及六十二个念力师,米莉亚甚至不惜暴露亲自上阵用雷法劈、请黑白无常都毫无用处,她竟然还被那鬼给搞生病了,那女鬼向米莉亚发了话,她必定要拿红家三条人命才肯罢休。米莉亚实在没辙,给她外婆请了不少灵监视那女鬼,又请了两只生活在远古冰川上的蛇灵,这两条蛇灵,一条是雪花蛇,全身雪白身上带有雪花花纹,名字叫玄冰,一条是冰芯蛇,全身散发冰蓝色的寒气瞳眸碧蓝清澈,名字叫玄玉,两条都是有毒的蛇,负责贴身保护米莉亚的外婆,同时岚柒也在一边帮衬,使得那女鬼几个月了都没有成功得手。

  这两条蛇做的也是很尽职尽责,不少次都是这两条蛇去和那女鬼打,才让米莉亚的外婆保全了性命,但是如今这个女鬼急了,发话七天内必取红家老外婆性命,于是刚刚米莉亚得知这个消息后急急忙忙出去,向她的一个老朋友求救了去了。

  羽昭知了事情原委后只得叹了一口气,想帮忙,却什么都不会,只怪自己无能,心说若是自己也会收鬼,那也能出一份力了,可是现在,自己除了干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那你们知道这鬼来历吗?”旁边的龙鋆发话了。

  众人都摇摇头说不知道,“难道你知道?”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没人搭理的林镯雅问道。

  龙鋆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随便问问,对了,你家子莲还好吧。”

  “挺好的,多谢关心了。”林镯雅应道,心里也疑惑,按道理来说,这个节骨眼,问这个问题很突兀。

  “那就好,那就好。”龙鋆像常叹了一口气似的说道。

  子莲是谁呢?那是镯雅的灵,是一只荷花夜花灵,又叫荷花花精灵,全身散发荷花清香,镯雅身上环绕的香味,就是他身上的。林镯雅从小生活不幸福,从小被父母逼着做事,毫无人身自由,不像个活人,倒更像个傀儡,家人为了钱财,甚至不惜要把她嫁给一个她一点都不喜欢的土豪,她也为此出逃,就在她最落魄最无依无靠的时候她遇到了岚柒,岚柒救助了她,而后她在灵韵阁结缘了岚柒的干儿子——子莲,又受到来自子莲和岚柒、米莉亚等人的照顾,心里十分感激,渐渐的也爱上了子莲,虽说这一人一灵的恋情不合常规,但是这里的人们也并未阻止,反而更多的是祝福。

  接下来,众人也没什么事,该散了就散了。

  转眼到了第二天,羽昭有事外出,羽玲独自到了阁里,想起昨天嬛湘的一席话,不免要来二楼看看,二楼有几排书架,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文件夹和书籍,西方的,诸如《威卡魔法》也有,佛教的佛经也有,还有些写有前辈们经验的文件文章,有些是新的,有些是旧的。

  羽玲不知道从哪看起,心想着“随缘”,于是随手一摸,摸到了一个关于“瞳术”的文件,上边说道,按照上面的方法练便可以打开“灵视”,看见鬼灵。她独自按照上面的方法练了一会,竟真的有了反应心里,十分高兴,又翻到一本佛经,看的很有感触,从此便对佛教有了好感,接下来几天按照那个文件上所说又练了几遍,竟然真的打开了“灵视”。羽昭知道了之后,也按照那方法练,却怎么也打不开,听人说这个瞳术其实是假的,但是羽玲因这个假瞳术打开灵视的事,着实奇怪,如此过了七天,这七天内,并无什么特别奇异指事,唯一奇怪的事,便是路边总是看见死去的黑猫的尸体,其他并无需多说,转眼间,便到了女鬼索命的最后期限。

  据米莉亚所说,前几天那女鬼已经来过一次,玄冰和玄玉和那女鬼打了一架,后来岚柒来帮忙,那女鬼被打退了,半夜红家老外婆听到有东西挠柜子的声音,紧接着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米莉亚一琢磨,心想这女鬼大概是中了蛇毒,受不了要用冷水冲凉,使蛇毒带来的痛苦感减弱才会有这事。

  这天,米莉亚为了保护外婆,亲自回了老家,心说只要熬过了今天,什么都好说。

  刚回老家时天还是晴天,可越接近晚上,天越阴沉,到了外婆家,其他人肉眼凡胎看不见,但是米莉亚这个有灵视的人的“眼里”,外婆家可是被浓重的阴气围绕着,简直像一个坟墓。进了家门,恰见那女鬼迎面而来,那女鬼倒并不像恐怖片里那样血腥,却见她穿一件白色长裙,头发虽是披肩发,但梳地整整齐齐,面容十分漂亮,身姿飘飘然然,若不说这是女鬼,人们大概会以为这是什么大家闺秀。

  那女鬼本是很漂亮的,但一见米莉亚这个“冤家”,气不打一出来,一瞬间变了模样,两眼赤红,披头散发,满身鲜血,怨气逼人,像美杜莎一般,冲过来,仿佛要把米莉亚撕碎。

  但刚冲到米莉亚跟前,就被米莉亚随身的灵宠——布诺,一脚踹开,那女鬼捂着刚刚被踹的部位,用嘶哑的声音叫嚣道:“现在是白天,有阳气压制着我,你们伤得了我却灭不了我,等过会到了晚上阴气上来了,我要你们好看!”

  话音刚落,那女鬼化作一道白光飞走了,米莉亚心里隐隐不安,心说道:“她没发怒的时候我们就没法灭她,今晚上,万一她急了,发怒了,力量翻了一翻,我们还对付地了她吗?”

  布诺似乎看出了米莉亚的心思,劝慰道:“实在不行,灵韵阁里的人们也能帮上忙啊,虽然说她们都还弱小,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就多一点希望啊,况且邪不胜正,这是天理,主人您放心好了,您外婆一定会否极泰来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话音未落,米莉亚只觉得浑身无力,四肢发软,眼前突然一黑像要昏倒在地,幸好反应快一个踉跄站稳了,布诺见状过去手一摸米莉亚的额头,那可比常人的要烫,顿时慌了神。

  米莉亚看布诺神色不对,又瞧了瞧自己的症状,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里已经明了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这个节骨眼上发高烧啊,我真没用,这样,我还怎么保护外婆啊。”米莉亚一边说一边眼泪就要淌下来。

  正着急的时候,布诺的双眼里,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影像,只听布诺忽然换了一种语气说道:“别担心,你先回去养病,晚上我亲自去带那群小家伙,你我两边照应,我还给你请了风水师傅帮你,你安心便是。”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