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夜幕降临,画云街上零零散散几个散步的人有说有笑,身后的影子被昏黄的路灯灯光拉长又压短,周而复始,微风带着寒意从街道上匆匆掠过,街道两旁的梧桐树不禁打了个寒颤,它们说,空气中正升腾起宿命的味道。

  本在家写日记的岚柒忽然接到米莉亚打来的电话,只听电话那头米莉亚哭哭啼啼地说道:“岚柒,我现在在外婆家,那女鬼说今晚一定要取我外婆的命,但是我发了高烧,没办法召唤我领域里的灵,你帮我找找灵韵阁里有谁愿意帮忙吧,只要挺过今晚,什么都好说。”

  岚柒听了这话也是心里一惊,但是很快镇定下来,说道:“放心交给我吧,不过,我们毕竟不在现场,需要你指挥才行,过会我去阁里找人帮忙,你那边要开始了就再打给我,到时候我开免提,你就指挥他们。”

  米莉亚应了一声,岚柒就把电话挂了,随即起身,匆匆奔向灵韵阁。

  “噔噔噔噔”,鞋帮踏在木板上的声音,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的阁里顺着楼梯向上回荡,粗重的喘息背后仿佛有魔鬼催命的奸笑,终于,她到了她的目的地——三楼。

  “你们,你们今晚有谁愿意留下吗?”她努力地缓和着自己的喘息,不难看出来,这段从家到阁里的距离,她是用尽力气跑过来的。

  “岚阿姨,发生什么事了?”白沅问道。岚柒便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接着又问了一遍:“你们有谁愿意留下帮忙吗?”

  三楼现在还剩下的人本就不多,剩下的人中听闻此事,有的一样焦急如焚,表示愿意留下帮忙,有的则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冷面离开。最后岚柒清点了一下愿意留下的人,只有七个,分别是:姬燕飞、白沅、青风、林镯雅、羽昭、龙鋆和艾温。岚柒看着这些人,心里不免担心起来,这些人,不少都是小白,并非专业,如何与那女鬼对抗?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岚柒只能暗暗祈祷苍天保佑。

  到了晚上大概10点多,米莉亚打来了电话,两方都将情况大致叙述了一遍后,岚柒按照原先说好的,将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一张方茶几上,方便指挥大家,几个人也都凑过来,等待着指令。岚柒:“米莉亚,现在可以了。”“嗯。”米莉亚回应道,接着又说道:“大家,现在我把咒语教给你们,请大家把自己的灵宠传送过来,拜托了,请大家这样念‘听吾之令奉吾之命,请灵物XXX现形,护红家平安,bu la n je si o di’。”

  米莉亚话毕,大家便都遵照着念了起来,岚柒拿来了自己的水晶球,开始对着水晶球冥想,“观看”战斗的画面,其他的人也几乎都拿出了自己的占卜工具,测吉凶。

  羽昭虽然有一副塔罗牌,但是不知为何三年了都没有学会占卜,看到大家“各显神通”,顿时觉得自己无用,心里暗想:“要是有一天,我能强到保护大家,独当一面该多好。”想毕,微微低下了头,龙鋆看了一眼她,只是微微地笑,并未说什么。

  “岚妈妈,”镯雅问道,“我家子莲去了吗?”。

  镯雅一问,其余人也都问了起来。姬燕飞:“我家九婴呢?就是那个紫色的头白色脖子的。”白沅:“我家白铃呢?”羽昭同样也很着急:“有没有看到我家辰黎?”艾温:“我家飓风狗艾莱呢?”

  岚染都一一应了,大家这才安心,此时龙錾也开口:“我的玉佩不结霜了,我家的想必去了。”大家刚松一口气,忽又听到电话那头米莉亚说道:“不好啊,灵宠们只是去了,却不护,现在那女鬼就在门口。”岚柒皱起了眉,劝慰道:“我把我家小狐狸桦露叫去过指挥他们吧。”说罢,米莉亚道:“麻烦了。只要能撑过今晚,各位就是我米莉亚的大恩人,麻烦各位再将咒语念十遍。”

  话音未落,众人又都念了起来,说是十遍,但大家心里都有私信,年了三十遍、四十遍、百遍的都有。

  另一边,羽家羽潼不在,羽玲看天色已经很晚,却不见羽昭回来,心里很着急,自己一个人在家又不安,于是去到了灵韵阁找羽昭。羽昭借机将事情说了,羽玲一惊,心里敬重米莉亚,想帮忙,于是也叫着阿辰去帮忙,阿辰念念不舍,百般嘱托后才有去。

  众人一边听着米莉亚转述情况,一边出主意如何打那女鬼,一时间叽叽喳喳热闹非凡。

  过了一会,岚柒又用水晶球观测起来,众人问结果,岚柒未答,接着又观测起来,此次观测完岚柒脸都黑了,众人见此状己知不好,岚柒略带生气地说道:“什么破水晶球,一点也不准,还不如一块玻璃!”白沅劝岚柒不要生气,却偏偏此时米莉亚送来前线的消息:“虽然有桦露带领局势稍好一些,可有不少灵宠只在旁观看并不出手,现在那女鬼怒了,恐怕挡不了,我自己占了三卦,都是大凶。”镯雅忙劝:“米莉亚姐姐,别急,万一错了呢?”米莉亚抽泣道:“我们家是占卜世家,不会错的。”话音未落,白沅拿出自己的塔罗说道:“师傅,我来占卜一下。”

  说罢,白沅流利地洗牌、切牌、抽牌,然后眉头堆成井字,又占卜一次,一样的结果,白沅气愤地说道:“我偏不信这个邪!”于是又用扑克牌占占卜,抽到的都是黑桃,这才半含着泪宣布结果:“不好....大凶....”

  艾温用灵摆占卜,也逃不出同样的结果。

  岚染又道:“我从水晶球里看出,这次的战斗将会以失败告终,而这之后,米莉亚的家庭将会出现矛盾,米莉亚的表弟似乎会出点事。”

  姬燕飞急了,一拳锤在桌子上嚷道:“那女鬼要人命无非是要修炼,拿一条杀人犯的人命给那女鬼糊弄过去不就好了吗?反正他们罪大恶极,拿了,也是他们活该!”白沅叹息,眉头紧锁着,明明心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却偏偏还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她道:“你冷静,那女鬼只要红家人命,我们就算能拿杀人犯的命给她,她也不要啊,如果能这样的话,我倒愿意把自己的命给她啊。”

  其余人都纷纷响应,说是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救红霄外婆的命。心意虽好,但太过幼稚,也不难见米莉亚平日里待这些人是多好,多受人敬重,才会有人愿意用命来换命。

  羽昭也不知该说什么,羽玲拉着姐姐的手心里忐忑不安,两人什么都不会,只能在一旁出谋划策,也不见会有人搭理,龙望又看了这两人一眼,笑而不语,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午夜都已过,情况仍不见太多好转。席间便有人开始灰心。陈温摇了摇头:“其实救下了今晚又能怎样呢?迟早还是要来。”龙錾也

  羽昭也不知该说什么,羽玲拉着姐姐的手心里忐忑不安,两人什么都不会,只能在一旁出谋划策,也不见会有人搭理,龙鋆又看了这两人一眼,依然是笑而不语。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情况仍不见太多好转。席间便有人开始灰心,艾温摇了摇头:“其实救下了今晚又能怎样呢?迟早还是要来,人该死了就死了谁也挡不了啊。”龙錾也顺势接话:“对啊,今晚她跑了,明日她不还要来?因果报应,该还的得还,今日的劫免去了,日后是要加倍奉还的啊!”

  电话那头的米莉亚听龙鋆这么说,也不如知是真心,还是在试探,于是便一直嘀咕:“只要能撑过今晚就好,能撑过今晚就好。”

  羽昭顺着米莉亚的话鼓舞大家,其余人等未有气馁的,继续着战斗,哪怕占卜的结果无一例外是熊,也不曾放弃,只因一个念头:“撑过今晚便好,日后的报应,大家一起承受!”羽昭心里默默祈祷今晚一定要赢。忽然间脑袋里出现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那声音道:“你当真想赢?”羽昭心里一惊,又是那个声音,那个从小到大总出现在她脑子里的声音。

  羽昭点点头,那声音又道:“那便成全你!”龙鋆再一次看了一眼羽昭和羽玲,这次他眯起了眼,好像发现了能令他警觉的东西,这眼神只是一闪而过,无人察觉。

  岚柒是又一次占卜,“我看到了婴儿,”她道,“婴儿代表新生与转机。”“有转机?”羽昭兴奋起来,岚柒:“是的,不过似乎……依旧没什么好转,依然是凶的。”

  米莉亚也传来消息,现在的局势。在桦露的带领下,灵宠们是团结了一些,不过那女鬼发威了,米莉亚刚刚自己算了一卦,结果是必死无疑。

  米莉亚又一次鸣咽了起来,其实羽昭也开始怀疑,看不到画面,只听大家的叙述,这场战斗打得是否也荒磨,或者说……这场战斗真的存在吗?这些人如此拼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又是为了什么呢?不过还好,现在更多的信念是救人,只是之后再次回想起这日的情景,觉得荒唐罢了。

  战斗又持续一会,似乎败局已定,就在这时陈温莫名感到背上疼,龙鋆感到冰冷刺骨,在场的人无一不感到疼痛只有羽昭羽玲无事,众人正疑惑,却听到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全都给我停下!”

  =、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