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全都给我停下!”一声厉声呵斥从楼道间传来,吓了众人一跳。

  只见迎面而来一个20多岁的年轻男子,穿着蓝色的衣服背着一个棕色挎包,看样子并不是纯正的中国人,且不难看出来,他患有妥瑞氏症——一种先天的疾病。

  “请问你是……”羽昭问道,心里不禁提防起来。“我是米莉亚的老板。”那人趾高气昂地说道,岚柒扁了扁嘴,无奈转过头去没有说话,而白沅,从这开始就对这个人没好印象,算是结了仇了。那人又放下姿态来说道:“我叫王昀岐,你们叫我昀岐就好,刚才你们有感觉到疼痛吧。”这个叫王昀岐的人说完,刚刚那些莫名感觉到疼痛的人都点了点头,王昀岐也点了点头:“我刚刚给那女鬼设置了保护罩,把你们指挥你们家灵宠发动的攻击都反弹回你们身上了,你们都停下吧,剩下的我来处理,那电话也挂了吧,别浪费话费了。”

  艾温松了一口气,用心灵感应让艾莱停下,接着,其他人也停了下来,“有水吗?”王昀岐说道,林镯雅给他倒了一杯水来,他喝了半杯放下说道:“本来今天下午风水师只说会比较凶,刚又通知我突然变成了必死无疑,除了你们,我想也没谁能做到这样了吧。”

  羽昭心里一惊,心说:“难不成我们逆天改命了不成。”

  “岚柒,”王昀岐说道,“有没有安静没人的地方。”

  岚柒想了想:“要说安静没人的地方,暂时腾不出来,这样吧,米莉亚回去了,她的家是空了,她相信我,临走前把钥匙给我了,我去给你开门,你跟我来。”

  话毕,王昀岐随岚柒去到了米莉亚家。米莉亚家并不大,且是租房,没有什么装修,但是家里收拾地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岚柒大致交待了王昀岐几句就走了,王昀岐从包里掏出了笔纸和打火机,又去厨房接了一杯水,在纸上用笔写了点东西,用打火机烧了放在水里喝了一口,又冥想了一会打开灵视,只见眼前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一边哭一边跑过来,满腹的委屈。

  王昀岐见此状,心想:“估计是被那群灵宠打伤了。”,于是趁势和那女鬼谈判了起来,没过一会,那女鬼便屈服了,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原来啊,红家外婆年轻的时候曾三次堕胎,这些堕掉的胎儿都已经形成了一丝半点的灵魂了,这些灵魂都不甘心这么早就夭折,奈何又弱小,于是几缕魂魄融合成了一个婴灵,在外辛苦修炼了几十年“长大”成一个女鬼了,回来报仇,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女鬼说完,王昀岐并没有送她去轮回,而是将这女鬼收了留在自己身边,给她改了名字,从此,这女鬼就跟着王昀岐修炼。事情做完,他打电话给米莉亚把情况都说明了,米莉亚这才放心下来,连忙道谢,而王昀岐也经过了米莉亚同意,这晚就借宿米莉亚家,此话不必多说。

  到了第二天,这件事在阁内传开了,各种评论都有,有的赞扬有的贬,不方便一一细说。阁内有一个20岁出头的姑娘,名字叫疏锦秋也听说了这件事,一时间勃然大怒道:“什么?看看这些人干了什么好事!命运是不能改变的!你们现在改了,日后那人要承受更大罪过,你们改了也没用,最后结局都是一样!”

  恰巧这话被经过的羽昭听见,心里嘀咕:“明明救人是头等大事,而且我们救了下来也没怎么样嘛,事实胜于雄辩,干嘛还要守着那些老教条呢?”于是反驳道:“可我们现在都平安无事啊。”

  疏锦秋双眼瞪着羽昭:“你们都等着吧,命运是不能改的!要受到上天的惩罚的!”

  “有什么好怕的,要罚就罚,他们救了人,功还不能抵过吗?早听说修炼之人慈悲为怀济世度人,怎么,到了该救人的时候,反而成妄言了?”

  这鄙薄的声音堵住了疏锦秋的嘴,只见一位与羽昭年龄相仿的少女走到羽昭身旁,羽昭和疏锦秋都打量了一下她:长发垂下,两鬓的头发梳向后脑,用一根黑色蕾丝发带束起,身穿暗黑哥特风的冬装,一双炭黑色的哥特系长筒皮鞋擦的锃亮,全身精神十足,一看就不是什么柔弱女子。

  那人对着羽昭微微一笑以示礼貌,说道:“我叫竹叶青,叫我阿竹便好。”

  “唔,我叫羽昭……”

  话音未落,又听一少年的声音传来:“这位小姐说的对啊,这历史上为了救人改命的事多了去了,也没发生啥嘛。”

  循声望去,却见一与竹叶青年龄相似的俊朗男子,穿着英伦风的服装迎面走来,打招呼道:“在下慕谦,初来乍到,请多多指教。”

  疏锦秋一时语塞,只是忿忿地骂道:“你们就等着吧!”说罢转身离开。

  又过了一天,这天下午,阳光明媚,天空之中只有几缕柳絮般的薄云,天气大好,米莉亚也终于回来了,王昀岐在门口迎接。米莉亚回来此次回来却并非独身,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那女子穿着天蓝色的大衣,胸口别着一枚兰花胸针,手上戴着一条紫水晶手链,肤色白净却无血色,双目略有些凹陷,却依然闪着光彩。

  大家本在讨论一条入了三尾火狐的白晶手链,见米莉亚来了,也都出来迎接。米莉亚随之向大家介绍道,这是她的亲妹妹,名唤蓝阗,又向众人介绍了王昀岐,依米莉亚所述,王昀岐是一名纵灵师,且在米莉亚还是小白的时候,他就是大佬了,是米莉亚的前辈。

  介绍完,蓝阗与大家寒暄起来,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羽昭看了看时间,该去钢琴课那边接羽玲回家了,于是便走开了。走到半路,迎面走过来一位熟人——嬛湘。

  只见她穿着卡其色的大衣,右手里捻着一支刚摘下来的梅花,左手抓着一卷画,见了羽昭寒暄道:“羽昭啊,下午好啊,去接你妹妹?”

  羽昭:“是的,您这是……”

  嬛湘:“噢,去礼品店买包装盒,这不,过两天是子莲生日,镯雅一个人在外孤零零的,也没什么亲戚,觉得她挺可怜的,想送她点礼物,喏,就是这个。”说着,嬛湘抬起了左手。

  羽昭:“这样啊。”

  羽昭还未说下半句,嬛湘却递上了那支新摘的梅花:“这支梅花是刚刚在梅林里摘的,送给你,和你挺配的。”

  羽昭接过梅花,连忙道谢。嬛湘又问:“羽昭,你结缘辰黎也有七八天了,感觉怎样?”

  羽昭:“没怎么样啊。”

  “那你为什么要结缘呢?”

  “好奇。”

  嬛湘皱了皱眉头:“只是因为如此吗?”

  羽昭:“不然呢?”

  嬛湘心想:“她大概还不知道灵宠真正的强大之处才这么说,如果知道了,心或许就不是这样了吧,倘或有一天她的灵宠变得一无是处,她说不定会像曾经那些所谓爱惜灵宠的人一样将他们狠心抛弃吧。”

  于是问道:“如果你的灵宠并不能给你带来财富怎么办?”

  “没关系啊,我从未期望过他们会给我带来财富。”

  “如果你的灵宠无法给你提升运气……”

  “没关系啊,反正我觉得机会什么的从来不是等来的。”

  “如果你的灵宠并不那么高贵……”

  “没关系啊,我也只是一介平民而已。”

  “如果他并不强大……”

  “没关系啊,我也只是一个弱鸡,我们可以一起变强。”

  一连几问,羽昭都令嬛湘语塞,嬛湘也只能感叹一句:“好纯净的心啊。”

  羽昭觉得疑惑,反问嬛湘:“你问我这些干什么?”

  嬛湘叹了一口气,回想起一些被尘封的往事来,叹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看似为了情谊而来,实则为了利益,有些人看似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其实只为了一个很单纯很美好的执念,在我的记忆里,有很多可笑的人,还有很多可悲的人,我曾经看过明明心灵很纯净的人却被诉说成魔,明明很丑恶的人却被人朝思暮想,明明很虚伪的人却被拥戴地宛若神明,明明未经历苦难,却以为自己早已超脱明哲……闹到最后,是非曲直,谁对谁错谁又说得说清楚,我们都想让自己高尚地如同圣光,却又无法否认内心如黑墨般的黑暗,不是吗?”

  说着,嬛湘竟要淌下泪来,羽昭连忙上去劝慰,嬛湘收拾了一下心情,说道:“不说这些了,羽昭,未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今天你这份纯净的心都得留着,不论你用什么方法保留,这个不能丢。”

  “一定一定。”羽昭说道,但是却是如同敷衍一般,只是为了宽慰嬛湘。

  嬛湘点了点头:“嗯,这样便好,罢了,你妹妹还在等你呢,你快去吧。”

  “那再见了。”羽昭与嬛湘道别,话毕,两人分道扬镳。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