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羽昭去买年货时,羽玲已经回来了,待羽昭回来,也到了吃饭时间,吃完饭羽昭继续写作和写小说,想着趁这几天精神状态好多写点,好去出版社投稿。

  晚上大概八点多,祭奠大礼便正式开始了,灵韵阁这天晚上没有打烊,而是随着镇上的人一样热闹,一样置办了祭礼,不过她们不为了天地众神,而是为了除夕,而除夕,也恰好是羽昭的农历生日。

  人们将祭奠用的丰盛宴礼和烟花爆竹摆在家门口,祈祷着天地圣众的到来,来享用这一刻的极乐,街道上挂满了红纸糊的灯笼,夜市的灯火好似把人带回千年前,也许在人们心里,这样子,就什么“灾难”都不会降临了吧。当第一发爆竹在半空中绽开,火焰爆裂成艳红的花,而花火又一响而散,坠落,化为灰烬,人们的心情便一下子欢愉了,紧接着,千百发爆竹又在半空中绽开,整个镇子都被一股薄烟和火药味所笼罩,仿佛天地圣众都在歆享这乐事。

  镯雅趴在灵韵阁三楼外部走廊的外望着这漫天的烟火,耳畔人们欢乐而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那时,他便有了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一大早,羽潼叫醒了还在熟睡中的羽玲和羽昭,洗漱完毕,用过早餐,然后带上年货开车启程去拜年,今天去的是奶奶家。

  羽潼因为失去了父母,感受不到来自父母的关爱,只能和妹妹在这残酷的人性世界中痛苦挣扎,所以把亲情看的很重,自然很乐意去拜年,而羽昭,同样是感受不到父母的关爱,但是这几年却习惯了这种孤独与残酷,去走亲戚反而让她感觉不自在,羽玲更不必提了,本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平常又不来往,面对那些“长辈”,无异于陌生人。

  到了奶奶家,刚进家门时还算喜庆,大家都互相拜年道喜,之后,该到的亲戚们都到了,气氛却变了一个样。

  “唉哟,小潼和小昭都这么大了啊。”一个40多岁的男人说道,他穿着黑色的冬装,胸口处有一个蜘蛛网的花纹,下身穿着一条半新的牛仔裤,他是羽家的大伯。

  “嗯,大伯过年好。”羽昭回应道。

  “小昭啊,我儿子连孩子都有了,你怎么连人都没嫁啊。”一个40多岁的女人说道,只见那人穿着一身皮草,脖子上一串镶嵌着红宝石的金项链,手上戴着一只10毫米宽的镶宝石金手镯,身宽体胖膀大腰圆,她是羽昭的伯母,待羽家姐妹一向尖酸刻薄,每次见到这三姐妹总要鸡蛋里挑骨头,好像把这几个小姑娘比下去了,自己就能获得无上的快感。

  羽昭早就受够了这位伯母的刁钻,自然也没有好话,且本身就不想嫁人,看不起那种非要依傍着男人才能活的犹如寄生虫的女人们,于是说道:“我才不嫁人,凭什么女孩子就要嫁人,不嫁人我就没法活了吗?”

  “哪有女孩子不嫁人的道理,不嫁人你们吃什么,啃老吗?没有男人挣钱谁给你们买奢侈品?”

  “伯母我们有工作,我们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们也不是那种没有奢饰品,没有香奈儿、LV就不能活的人。”

  “就你们挣得那点钱有钱人看都看不上,能有什么出息?”

  羽昭一听差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里说:“你们的儿子这些年连工作都找不到,多少次都被用人单位拒绝,在家里吃父母的用父母的,自己家里也没多少钱,身上这身行头也是打肿脸充胖子,还好意思说我们?”

  又听那伯母说道:“现在你们家又添了这个王八羔子,还要学钢琴,又是一笔钱,学那玩意有个屁用。”

  羽玲知道这是在说自己,也不甘受辱,更不甘任人玷污自己所爱的东西和两位姐姐,也鼓起勇气反驳道:“我未来当音乐家养两位姐姐!”

  “你弹钢琴有人听吗?婊子东西你还没大没小了!”

  眼看空气中火药味越来越浓,羽昭羽潼的奶奶赶忙来劝解,两边都碍于长辈的情面,才只好忍下了这口气,这时爷爷却说话了:“小玲啊,你未来无论如何要当个公务员啊,当个官,我们也享福啊。”

  羽玲并没有说话,不知道如何回复,一方面不想伤老人的心,一方面不想放弃自己的理想。原来啊,羽家的爷爷年轻时有一桩冤假错案,搞得他奔波平反了40多年都没有结果,羽家知道,他做这些只是因为他想让为了自己的后人们能考个吃香的公务员,他觉得家人要考公务员自己就不能有污点,但是其实他身上的冤假错案并不会牵扯到家人,家里曾经有人去跟他说过,老人倔强,不但不听而且还要和那人断绝亲人关系,再后来家里人也不想多管了,况且羽家姐妹的志向并不在这,羽玲羽潼更爱好文学,而羽玲更爱好音乐,爷爷本就对羽潼羽昭现在的工作极为不满,觉得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于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羽玲身上,奈何羽玲又专注于音乐。三姐妹的选择,在不知不觉中,仿佛触怒了全族的人。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羽潼羽昭和羽玲都去帮忙,羽潼和羽玲帮忙去端菜,羽昭则帮忙摆放碗筷。

  午餐很丰盛,炒的嫩滑软糯的蹄筋还带着一点脆的口感;金灿灿的炸虾外脆里嫩,撒上一点辣椒粉,吃到嘴里便爆发一阵香味;热气腾腾的清蒸鲈鱼保持着本真的鲜美味道,撒上一点葱花和姜丝,看得赏心悦目;新鲜洗净的冰菜不用任何修饰与烹饪的手法,只需要淋上千岛酱,便是餐桌上最爽口的美味;五花肉被红烧之后,表面的油光连同香味一样诱人;四个鸡蛋打散,加入一点清水、黄酒和少许的盐,撒上用咸鸭蛋蛋黄压出的粉,上锅蒸制,一会的功夫,一碗炖地嫩嫩的炖鸡蛋便出锅了……

  桌子上的菜爆发的香味,诱惑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有几个人,还没等菜上齐便已经入座,羽昭拿了碗筷来摆上,不巧,拿少了一副,且正好是少的堂哥那副,羽昭刚要去厨房拿,谁知伯母伸手,直接将羽昭的那一副碗筷拿到了她儿子面前。羽昭自然是气愤,但是依然忍着,没有说什么,转身独自去厨房又拿了一副给自己。

  摆好了碗筷,亲戚们也都入座吃饭了,厨房里依旧有人在忙活地热火朝天。吃饭时,羽昭的奶奶不断给羽昭羽潼加菜,羽潼连忙道谢,而羽昭都一一婉拒,说道:“奶奶,我最近减肥,还是少吃点吧。”

  伯母又道:“减肥有什么用?吃两口不就又吃回来了?”

  “我上周刚减五斤!”

  “有什么用!婊子东西,你能一直不吃吗?”

  羽昭听这话,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伯母她自己减不下来还要拉着别人一起堕落。”但是又不想闹得不开心,于是便又一次忍住了。大伯看着大伯母,劝到:“好了好了,大过年的……”

  接着,大人们又开始谈天说地,三姐妹独自用餐,不想参与。吃了午饭不多久,三姐妹就回家了,之后几天去亲戚家,有的为难,有的照顾,却还都得道得“新年快乐,大吉大利”,如此这般,无须多说。

  却话灵韵阁那头,大年初一,恰好是镯雅的阳历生日,镯雅手头紧,办不起什么宴席,只能和平常一般,但是身边有那几个朋友在,镯雅也心满意足了。

  镯雅本站在三楼的窗户前想心事正出身,忽然一只手拍在了肩膀上,回头一看,原来是嬛湘。

  嬛湘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长方形的木制礼盒,她一边将手中的礼盒递给镯雅,一边微笑着说道:“今天你生日,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镯雅。”

  镯雅看着嬛湘的笑容,心里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接过礼盒说道:“谢谢。”

  嬛湘:“记得一定要早些打开哦。”

  “嗯。”

  在一旁姬燕飞得知了今天是镯雅的生日,上来寒暄道:“镯雅,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我先道一句生日快乐了。”

  镯雅不好意思地回答道:“谢谢。”

  姬燕飞打量了镯雅一下,皱着眉头说道:“你怎么又瘦了,最近没吃好吧,再这样下去,你身体会垮掉的,你看看我家的九婴,多胖,再说了,你今天都生日了,怎么都不多吃点好吃的。”

  九婴不服气了:“主人你可不能这样啊,老说我胖,我胖还不是你喂的。”

  镯雅噗嗤一乐,笑了出来,说道:“就当减肥了,不要紧的,而且,只要有子莲在,就很好了……”

  姬燕飞:“这不行啊,平常不吃好也就算了,今天是你生日又是过年的,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诶,这不好吧。”

  姬燕飞才不管什么好不好的,拉起镯雅的手就去了餐馆。白沅看着镯雅离去的方向直笑,说道:“子莲说啊,有这媳妇,也是操碎了心。”“可不是吗,”岚柒也乐了,“我儿媳妇。”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