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这个故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无法确定,什么时候结束,亦无法确定……

  夜晚,尤其是无月的夜晚,在大多数人眼里大概都是黑暗、恐惧、罪孽和杀戮的象征,但是只要那个夜晚有星,有一望无际的璀璨的星,人们便不会再害怕,甚至会欣赏起来这一刻的黑暗,这一刻的美。从上古时期,人们便学会了使用观星象的方法来预知天命,由此衍生出一段段曲折离奇的故事。浩瀚无垠的星河啊,它在天空、海洋、森林和大地还未出现时,便已经开始书写历史,书写未来,书写命运,书写这个世界。

  星,这个世界的希望,愿其光芒永恒……

  “今晚的星空真美啊。”一个穿着绢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站湖中凉亭里感叹。今晚的天气很好,空中只飘着几缕薄云,没有月亮的光辉,星空更显得璀璨,湖里种着一丛丛的荷花荷叶,晚风拂过,捎起一段香,飘向湖畔的万家灯火,鱼在夏虫的催眠曲中安然睡去,湖面平静地像一面镜子,只有偶然间一片枯叶的轻眠,会使湖面上泛起涟漪。

  “湘,”另一个比她稍大一些的男孩子在他背后说道,“你这么喜欢星啊。”

  “嗯,”她用稚嫩的声音回答,嘴角挂着甜美的笑容,“星空这么美丽,我愿意为星星付出一切。”

  “湘儿又说傻话了,星又不是人,哪需要你为它们付出。”那个男孩子不禁笑这个女孩子的天真。

  “他们不是说过几年有个什么紫薇圣人要出现,是天上星辰吗?”女孩疑惑地问道,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男孩,仿佛能使世间一切萌物黯然失色。

  男孩望着那双纯净的眼睛,心头五味杂陈,先是眉头一皱,然后叹了口气,想起了那些使命以及那些“预言”。

  “湘儿那么喜欢星,那么湘儿猜猜星是用什么做的?”男孩试图换个话题,尽力避开和那个“预言”有关的事。

  “女人的眼泪,女人的眼泪那么晶莹,就和星一样美丽。”

  男孩不禁哈哈大笑:“湘儿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只是尽说些疯话。”

  “那大哥哥喜欢什么呢?”女孩问道。

  男孩抬头望了一眼星空,眼神中尽是悲哀,他把手搭在了小女孩头上,说道:“我啊,我不喜欢星,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哪怕是流浪。”

  “大哥哥,我们像现在这样衣食无忧的不好吗,要去流浪?”女孩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男孩。

  男孩笑着摇摇头:“湘儿以后就会明白的……”

  男孩的声音渐行渐远,仿佛一场梦,或者说,这就是一场梦……

  “是啊,以后就会明白的,这一眨眼……就是十年啊,大哥哥,湘儿现在,也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她躺在屋顶上,缓缓睁开眼,仰望着那片星空,时值二月,却穿着和十年前一样款式的夏装连衣裙,好像刻意与这冬天反抗。

  “呵,那几个家伙,终于还是来了。”她爬起身来,望着地面上那几个姑娘,冷笑了一声,“该干活了。”

  “岚柒姐姐,晚上好,你也去阁里啊。”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姑娘对迎面走来的另一个姑娘说道,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脖子上戴着一条欧式古典的青蓝色月牙形毛衣链,左手手腕上戴着一只银铃手镯——她母亲的遗物。她叫羽昭,三年前失去了母亲,而她的父亲,则在她出生没多久时就得重病去世了,但她还有世界上顶爱她的姐姐——羽潼,和一个非亲生的妹妹——羽玲。据说,她是她家人去求观音求来的,她一出生便自带一对耳洞,有人说这是有福气,也有人说,这是两世为人的标记,不论哪个说法,这个姑娘总带着一点莫名的神秘色彩。

  “是啊,米莉亚还在处理业务,我得去帮她。”那个叫岚柒的姑娘说道,她身材高挑,身着一件欧式古典黑色天鹅绒冬款束腰蕾丝边高领长裙,脚穿一双绒边欧式冬款短靴,戴一副黑色天鹅绒手套,象眼细眉,鸭蛋脸,披肩发,胸前佩戴着一枚六芒星蓝砂石胸针,中央用银丝嵌出古希腊的月牙法针图案,似是某种象征,优雅、端庄的大家小姐,这是人们通常对她的第一印象。岚柒的家庭本来是一个富裕的经商家庭,可是她,家里唯一的独生女儿,却视金钱如粪土,一心扎根在修炼上面,为了修炼甚至放弃了一次绝好的求学的机会。

  她们口中的阁全名叫灵韵阁,灵韵阁的阁主名字叫米莉亚。米莉亚是一个悲惨的姑娘,她天生丽质,却从小遭受着家暴,她很小就开始学习巫术,小时候贫困,曾道观里面住过一段时间,跟着道观里的道士学习过道法,这使得她的思维非常开阔,不同于那些迂腐的家伙们,因为家里没有钱,她从小就没有过过好日子,她不得不很小就开始工作,她有个妹妹叫兰阗,没上过学,所有的文化知识都是姐姐教的。

  灵韵阁原主人并非米莉亚。岚柒的家庭,酷爱古建筑,有一次他们家经过这里看到那座已经要荒废的古阁楼非常心疼,于是买了下来并重新装修,但岚柒的家里其实并不是很需要那座阁楼,米莉亚恰好需要,于是岚柒说服了父母,将阁楼暂时借给米莉亚用。

  灵韵阁的业务,主要是灵宠结缘、巫术仪式、占卜之类。灵宠,大致来说是一种灵体的生命,和鬼差不多,不过灵属于阳,鬼属于阴。这些东西,有人信,有人不信,信也好不信也罢,这都是人们自己的选择。就在今天早上,羽昭被一个叫宫歆络的女孩子带到了灵韵阁,结缘了人生第一只灵宠——一只彼岸重明鸟,取名叫辰黎。

  好了,到此登场的人和物的背景介绍大致如此了。

  岚柒和羽昭稍微聊了几句便相伴去了阁里,殊不知在她们背后还有另一双,不,准确来说,是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

  灵韵阁是一个三层的红色阁楼,一楼招待客人,二楼存放器具资料一类,三楼,则是那些愿意长久留下的人待的地方。阁的飞檐角上挂有红灯笼和风铃,富有东方风味,门窗全部都是雕镂的苏式家具,看上去十分雅观。

  从大门进去顺楼梯走上三楼,见到三个姑娘,一个头发盘起,齐刘海,一双丹凤眼神采飞扬,身着粉白中式古典樱花样式冬款上衣与下身裙,外套一件厚绒稠面桃红色樱花刺绣的掐牙夹袄,她叫白沅,是米莉亚的徒弟、宫歆络的师傅,正在处理账本。一个身着褐色大衣与长裤,围着一条棕色围巾,手戴一条紫水晶手链,鹅蛋脸杏核眼,观之可亲,身环莲花清香,命唤林镯雅,一个头发扎成麻花辫,身着黑色白凤纹中式现代冬款立领广袖上衣,外套一件月牙祥云纹的黑色棉褂,下着冬款中式现代风白凤图案的长裙,身量苗条,眉目之间气宇不凡,名唤沈凤翎,正与林镯雅一起喝茶。

  “米莉亚呢?”岚柒问道。

  “师傅去二楼拿东西了,岚柒阿姨有什么事吗?”白沅说道。

  岚柒:“没什么,只是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没有。”

  “也没什么啦,不劳烦岚柒阿姨了。”

  “这样啊,看来我是不必多事了。”岚柒说道,“对了,最近灵界打仗,好多神兽灵都回灵界了。”

  “又打仗啊……”林镯雅握着茶杯,眉头皱了起来。

  沈凤翎倒是很淡定:“还不是为了争夺利益?”

  白沅:“打仗打仗,动不动就打仗,他们还有完没完!”

  “除了打仗,明天还有事呢。”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从楼道口传来,循声望去,迎面走来一个20岁出头的姑娘,只见她身着一件款白色连衣裙,披着一件冰蓝色大衣,穿着白色的厚绒长筒袜,她名唤嬛湘。

  “什么事啊?”白沅问道。

  “明天是百鬼夜行街之夜哦。”

  “唬我们的吧。”白沅不屑。

  “应该不是。”楼梯口传来米莉亚的声音,只见她身着一件鲜红色的欧式风衣,脚穿一双大红色短靴,肤白如雪却不见血色。“我刚占卜,也确实看到了这个。”

  “哎呀,百鬼夜行,我们该怎么办啊,我们又不会什么,万一被鬼盯上了呢?”白沅说道。

  “没什么好怕的,越怕越会出事。”嬛湘说道,话毕便转身下楼,并偷偷瞥了一眼羽昭,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

  “真是个怪人,她来,不会就只是为了这个吧……”白沅如是想。

  关于这个叫嬛湘的人,这里的人们知道的并不多,而见过她的人也并不多,她很少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人们大概能知道的是,她有时候会在背后指点一些人,包括米莉亚都曾受过她的益。

  羽昭站在一边一言不发,总感觉插不上话,米莉亚却注意到了她,问道:“晚上来这里干什么?不和家人在一起吗?”

  “啊,”羽昭回应,“家里没人,大姐带三妹出去了,一个人在家无聊,所以来这。”

  “这样啊,不过你可能待不了太久了,这里马上也要关门了,而且天冷,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没事,我就是闷得慌,来这里坐坐。”羽昭如是说道,其实她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来这之后,就总想留着。

  “那就挨着我坐吧。”白沅招呼道,“正好,沈凤翎陪着镯雅,我一个人无聊呢。”

  “好啊。”说罢去挨着白沅坐下。几个小姑娘有说有笑的,明明才认识没多久,却仿佛一家人一样。

  岚柒见大家有其乐融融的,心里也是开心,但这开心又很快被一种担忧所占据。“米莉亚,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

  “我喜欢就好……”米莉亚说道,好像被说到什么伤心事一样垂下了眼。

  “好吧。”岚柒无奈地笑笑。

  “突然提起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岚柒的话刚到嘴边却又吞了下去,那些往事,岚柒不想在米莉亚刚重新振作的时候又一次刺激她,“蓝阗什么时候过来?”

  “不知道,她大概还需要个几周吧。”说起自己的妹妹,米莉亚不禁露出了微笑。

  “哦……”岚柒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向那四个姑娘的方向说道,“明天晚上百鬼夜行街,大家没事别出门,睡前可以喝一杯淡盐水保护自己。”

  那声音,仿佛草原上的牧歌……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