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赏菊宴(二)

  “江湖盟主到!”

  “许公子到!”

  听到了赵欣雅参宴,欧阳清灵放下心来,她隐晦的狠狠剜了赵欣雅一眼:赵欣雅,你死定了!赵欣雅听到了这句话,漫不经心的瞥了欧阳清灵一眼,欧阳清灵凶狠的眼神并未全部褪去,却又硬生生的挤出一抹笑,实在是纠结万分。而赵欣雅觉得莫名其妙,这个她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之后细看,那笑正对着的却不是赵欣雅,而是一脸冷漠的,也正看向欧阳清灵的许默笙。如此一笑,赵欣雅便也能猜出自己被欧阳清灵如此仇视的原因,果然,情这一字,绝不能动。许默笙一向在皇宫里自由惯了,便直接上座,让本就不悦的太后脸色沉了沉,而赵欣雅并未和他一同坐下,而是规规矩矩的福了福身,太后见她如此,气便消了消,夏芳华见状大呼不好,便略带笑意的说:“欣雅妹妹,你平日里不是很守时吗?今天,是路上耽搁了吗?”不说倒也罢了,一说太后的火又上来了,就因为赵欣雅来的很迟,藐视皇权,传出去估计会害得他们皇家被人耻笑。夏芳华见状,挑衅的向赵欣雅笑笑。“若我记得没错,赏菊宴不是在午时吗?这不还未到午时么,只是你来早了而已。”赵欣雅慢斯条理的回了一句,便坐上了专门为江湖盟主准备的位置。太后一想,好像也是这个理,深一想,夏芳华虽是让人觉得刚才的问话只是因为关心赵欣雅问,但是,生在这个世上,又有几个,没有心机?太后第一次带着审视的目光看下这个一向得她疼爱的夏芳华,夏芳华此刻,却没有发现太后的眼神,只顾着用狠毒的眼神瞪着赵欣雅,太后一看便了然,夏芳华,终不是个单纯的,怕是与她亲近,也只是因为她是太后。太后在此刻对夏芳华已失望至极,但因为还要主持之后的事,便收了心里的想法,想起了此次赏菊宴的目的,无非是为几位殿下的婚事,便又笑着开口:“哀家听说诸位小姐颇具才艺。”在场的都是人精,便让各自适合婚配的女儿表演才艺。

  很快便轮到夏芳华了,她穿的是水袖舞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令人陶醉。一曲终了,饶是太后已经对夏芳华失望至极,但还是内心欣慰,赏了夏芳华一对翡翠耳环。

  夏芳华谢了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便又要整出幺蛾子了:“太后娘娘,臣女之前听说赵姑娘颇具才艺,曾经,是右相府嫡女的时候,便名动京城。不如,让赵姑娘让我们欣赏一下她的才艺。”

  赵欣雅皱了皱眉,说:“好,请太后娘娘为我准备一把琴。”

  夏芳华错愣了一下,继而阴阳怪气的说:“赵姑娘,希望你真是颇具才艺,不要让我们好等。”

  赵欣雅并未理她,接着,优美的琴声从她手指尖弹出,接着便听她唱到:“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恍然间思绪翻涌,望你白衣如旧,神色几分冰冻,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山门外,雪拂过白衣,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试问江湖偌大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怎俱你以薄情为刃,添一道裂缝,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坪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赏菊宴(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