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忆半夏

柒月荼蘼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秋

  秋,泛黄的叶在枝头、在风中沙沙作响,叶影风中零,枝枝相交应;不南飞的鸟在林中嬉闹;此乃,深秋的天,暖风和阳。躺在槐树上惬意地睡着!这一生可能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槐灵山上。听着长尾的,短尾的,胖的,小的我不知名的鸟吵杂地叫吵我睡觉,心里却是暖暖的。

  过去的夏天,不,在来槐山的这些年里四季轮回我都爱,这里一木一草一花,都陪伴着我成长,世外桃源的仙境。槐山之所以叫槐山,因为师傅在山上种了一片槐树,那片槐林外围是白色中心是紫色的仅有二十余株围城一个圆,为中心的则是一座竹亭。每年四五月之季,师傅都会在林中作画,喝点酒,而我会在大家都在忙时偷跑到林中树上午睡,那时槐香淡雅清爽那段时间我也老是犯困,一睡便是一俩个时辰。

  本是没人能找到的,总以为我会去苔痕湖上睡,却不知我来了禁地。有时也会偷喝点小酒,那酒便是去年或者上几年埋在槐树下的槐婉酒,师傅只喝俩种酒,还有一种是绿水秋波,这是一种菊花酒,在槐溪边种墨牡丹、胭脂点雪、朱砂红霜、玉翎、瑶台玉凤、粉葵、飞鸟美人、红杏山庄,花红柳绿。。。名字很是让人烦琐,我们徒弟们在每个季节要帮师傅采槐花,和菊花,还有一些不知名花的朵,倘若花一绽放了就不能要了,菊花也是,观赏的不可,师傅会挑选好的自己去槐溪和大师兄,二师兄一起酱酒。不许,男弟子观看。

  罢了,我也不感兴趣。到时候偷点喝便是。我是老五,后面还有俩个师第我总带着他们一起偷酒喝。有次被师傅发现,我们被罚在苔痕湖三天三夜,我本有在水上如同地面上,横着躺斜着躺都不在话下,只要我想在水里怎样都行。那时我总笑他们,等晚上没人监督我们了我就浮气为水泡把他们包起,以免潭水寒气逼人。小七总是怪我说什么跟着我总吃苦,老被师傅罚,我啊!听他唧唧歪歪的时候总把我的鱼泡给收了,等他在水里嚎叫。小六很平静的他就是和事佬,总觉得我太顽皮了,玉儿姐晚上会和三师姐送吃的来,一个把关,一个送。

  其实二师兄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把师门的门规以前总不当回事儿,师傅会很无奈,说要是我在顽皮就各种体罚玉儿,她是我的婢女,我们却情同姐妹。有一年冬天我偷懒没有和大家练功,师傅真的让玉儿到雪地里倒立了一整天。我气的把师傅的玉笛摔成俩半,他当时动了功,杀气都有了,我感觉气场很大,我吓得腿软,第一次见他这样。幸亏师兄师姐们前来全部跪下求他,他举起手掌的时候,眼神死死地盯着地上的笛子。我才回神说“师傅,徒儿错了,我会把他复原的,会好的,会好的。。”嘴唇颤抖的发出我人生第一次这么弱弱的声音。

  他猛烈拉着我,飞到槐林里。我当时空白的脑子浮现出我今天是不是该下地狱了,在也见不到我哥了,见不到爹娘了。我当时泪如雨下,咬着嘴唇却不敢出声。

  师傅,乃是七州的古清上仙。但并非真的仙,那是至高荣耀。他却不喜欢这个号称。他却在槐山上自立门户。首选弟子也是只有万里挑一才能入门的,我可能走后门了。当时他抓住我的手力度过大,把我手甩开。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冷冷一句,“给我老实的呆在这儿,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林子”他当时只差杀了我,或者废了我。因为我听厨房阿姑说那是师傅最爱的女人送的。师娘呢,师娘在很多年前死了。为什么?没人能回答我。

  师傅这么多年容忍我这么久,我心里难受的在冰天雪地里一点也不冷。槐林很冷清,没有叶的树光秃秃的,一眼望去满眼的凄凉。我的泪就这么飞流不止。心头开始绞痛。或许当年出现又消失的那个人……让我对师傅的生气很有感受。

  从哪以后,我变得本本份份。我一个人在哪里呆了四天。师傅就来找我,他对我说不该那样,给我赔不是。叫我不要哭了。他抱起蹲在雪地里的我被雪覆盖了头,青白色的衣服被雪冰成块了。当时的我饿的不行,晕到在地看不清他样子,只知道嘴里说着,师傅我知错了。。。他抱着我,脚踏雪而起飞到他房里。

  后来,我好了以后,才知道大家以为我永远回不来了,玉儿哭的不成样了。她都准备下去找我了。我当时醒来吃就只知道吃,大家以为我傻了。师兄师姐们都被罚了他们都懊悔没有看好我,哭出,伤心的。小师弟哭的是见到我,抱着我哭的不要不要的。

  

初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