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如初忆

  有一年初夏槐山。我在苔痕湖上小睡。突然有个异样声音传来一阵笛声后是一个声音传到耳边“在水上睡是很悠闲自得,但是水之冰难免有寒气,体肤虽解凉,但久之容易伤内脏”。

  我便腾身而越到陆地上,湖边一个身着白衣,面容清晰,很是秀气,仔细打量应该是个书生,亭亭玉松,秀气难隐,不冷不热,恰到好处,手里拿着一个玉笛的男子。静静地看着我。

  那种暖风希希,好像我们早已知道有一天我们会相遇一样。那样的随意,却说不出来的满心欢喜。

  睡意朦胧的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正午阳光很是刺眼。晕沉沉的我,由于昨夜偷喝了今年的古龙须过于猛烈,现在还神志不清。导致我的男装散乱,头发飘飘。

  我一股劲的站稳脚跟避免自己左倾右倒,他拉住我“你喝酒了?”

  我推开他骂道“放开,聒噪!”

  不知道为何他把我抱起腾地而越“我知道有个好地方可以睡觉”

  我整个人都软了。不一会儿嗅到槐香。脑子里睡意加深,只觉得身体靠在树干上,林荫里微风,吹来阵阵槐香,很适合小睡。那人又说“夏天,要在蝉鸣枝头鸟鸣笛声悠悠,最适合小睡”我对此感到纳闷,他解说道“因为在吵闹中睡着,不孤单,好是荼靡花事了,尘烟都一梦”

  我不耐烦了“喂,小子你什么时候走啊,吵死了。”还有些清醒的我最烦别人像师傅一样整天给我说些大道理,唠唠叨叨成何体统。我闭上眼没有看他,他收起手中笛子。离去无非我不知了。那时没有其他声音,只听得鸟鸣声悠悠,阳光透过枝叶星光点点暖和。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面的那个人,很是熟悉,确又记不得了,感到很模糊。那一年我十六。

  那时候的我,觉得这个人我一定要见上。又觉得,只是一场梦,也好,可以给我一些悬念幻想。但是,假如上天给你安排好的一切,你想逃避命运,那么你要付出的足够多,你说所想要的梦想才值得你去追寻。

  古书看的很多,道理世人都懂,我们是人有不平凡的心,却很平凡的活着。

  “无忧你知道吗?如果那一年是你早一步出现在我的眼前,你以现在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用这样的身份。那我也许也就不会感到那么失落。我曾经想过要和你在一起抛开我所有的追求,我以为你是值得的。可是你所制造的这些骗局,说什么为了把我留在身边,你就是自私,你为的是你的权利。”我撕心裂肺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看到无忧整个人都软了似的,他的泪就这么滑落,声音脆硬的说“半夏,我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假使你要和沉介走,我要灭了他青州”

  “我和谁在一起,不关你的事,你杀死谁与我无关,但是只要是我的人你动了,你试试”我霸气的甩他。

  我走出大殿,只看见无忧的暗影部位出现在我面前。其中一个出声道“王妃请留步,不要为难属下们”

  “南宫无忧,今天我若走不出你无华宫。你觉得你的江山会守得住吗?”我嘲讽道。

  “我要的只是一个你”他强硬的语气。让我有些糊涂。

  “半夏你的一半功力在我这儿,你是出不了。”

  那一天无忧冷冷的眼神透露着无限悲愁,还故作顽强。我到现在才知道我那天说的话还没有发泄完。。。。。。

  可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无忧我们还是见不到的才是真的无忧。我看着躺在冰石上的无忧希望有一天他能醒来在我耳边轻轻叫我一声“半夏”

  那个人的声音消失在心里一样,难以浮现了!

  “半夏少喝点酒”我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师傅,徒儿这就回去了”原来是师傅我很清醒。

  “自古世人难过情关”师傅看着躺着的无忧,离去的我。自言的摇摇头。

  

如初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