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乡(二)

  豫州城内,传闻钟离家的孙女要回来了,闹的是沸沸扬扬,满城风雨。

  南宫无忧,在无华宫中也是清闲赏花。自十六岁和父皇出巡扬州,怡情养性温润如玉的他变得冷峻铁面。以前老九,十二,十三都爱来找他。见他变得不爱与人亲近。基本就十二爱跟着他。

  城惜公主和十二到了门口,无忧坐在竹泉院里看着水里的鱼发起呆来,总想着那个他夜夜梦见的那个人,留给他那个眼神里流露出无比痛苦不堪痛恨的神情。

  那是三年前,十四岁的的无忧。在玄武州的回京途中,因为皇上微服私访走漏了风声,有人来刺杀。为了逃命皇上让无忧逃走,自己面对蒙面人。

  无忧身穿白衣,如同那日在苔痕湖上见到她一身书生模样,朗朗俊秀,左边眼梁的痣却不影响他的秀丽,锦上添花。更为清凉点郎。路过的同男子都有些自卑。所以,为了不招摇过市他戴了一个帽子。人群里还是很显眼。皇帝对自己的儿子都有些无奈,都把自己比下去了。

  当无忧被追杀到郊外悬崖上是,没有退路了,他看着涯下空无底的深渊。没有武功的他打不过黑衣人。当他拼命逃生疯狂,如此狼狈不堪。依旧诱人眼光。要是个女子,试问那个男子舍得如此追赶。那黑衣人嘲讽“别跑了,要是你是个女儿身,哥几个还可以让你活着。可惜,可惜你是个男儿身,空有如此清朗佳颜。”“哈哈。。。”

  无忧自幼不喜污点,怎可让人杀害。头也不回的跳了涯。

  要是运气好,跳进大海也死不了。说的大概就是无忧这种人吧!本以为自己会粉身碎骨。谁知落下层层迷雾下时水面上有个水球,水球里面有个人在打坐,他看不清她的脸,一直陨落,冲击力太过于强大。好像天上坠落石头,杀伤力好比千万斤大石头高空下落。

  半夏随师傅下山办事。在此打坐运功,发现头顶上飞来一个人时,逃不了。只听“啊!”的惨叫。无忧冲破水球直压半夏。来不及反应的半夏猛然间吐了血。无忧满脸都是,水球包裹着他们向水下落,半夏抱着晕倒的无忧在运气准备。冲出水面,否则会被淹死血,他双眼看见她的容颜刻在他脑海里,她发现自己怎么用不了力。他压着着她一起慢慢的向水底沉下。

  幸好师傅来的及时,轻功水上漂,两三点飞过去把他们俩救到地面。半夏也昏过去了!

  等半夏在醒来,全身无力,脸色苍白。睁开眼看着自己的手,运气也无力。

  只听“咿呀”门开了,师傅走了进来。

  半夏意识到自己出了状况。“师傅,我怎么了?”

  “等回到槐山,师傅给你配药调理身体就好。”古清安慰她。他自己也无能为力。无论怎么运气帮她调理内息也不行,只能保住命了。

  “师傅,我是不是武功尽失了,我怎么感觉自己运气都运不了”自己的身体感知自己清楚。

  “小夏,你都昏迷三天了,为师能救护你心脉以是万幸了,今后慢慢调理身体就好,以后你就……不要习武了!你的功力被那个人高空之力吸走了”古清的功力也帮不了的事,自然无能为力了!

  “那个人在那里?”

  “他……死了”

  如果告诉她,半夏会杀了他的。

  “为什么,吸了我的功力。有保护作用,竟然死了,他可真是害人害己”半夏手握拳头。狠狠的,恨不得自己亲手杀了他。

  “他本身功力就没有,突然有了,加上心脉薄弱,气血攻心。”

  无忧没死,因为古清救了皇上。却救晚了无忧,害了半夏。心里很是愧疚,他最爱的徒儿就这么功力全无。她那心里岂不是比死还难受。

  

回乡(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