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下山

  这边的半夏在收拾东西,玉儿也帮忙。

  “我们今晚三更就走”

  “小姐,我们不跟师傅道别了吗?”

  “不用师傅会我们今晚走,他知道我的个性不喜欢离别。”

  “可小姐明天姥爷派来的人。。。”

  “我会留书信,让他们自己回去”

  收拾好东西,主仆二人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一片听着蟋蟀的叫声。催眠也不管用了,刚刚打了一更。时间好像就停留在那一刻,半夏眼眶里泪水迎面而来。止不住的掉。就要走了,她就这么不甘心的走了。古清上仙一只手在门外看着他们远去。

  玉二走在半夏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却着另一个人。我要保护的人,守护的人。

  打了二更后,半夏背着包袱走出房门,玉儿拿着剑跟在后面。忍着泪也走了。都不喜欢离别,不想看到大家在眼里慢慢变得远了远了,小小的模糊的再也看不见了。

  下了槐山。前面的路她却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客栈睡下了。只得等人来了。夜里四声环绕的蟋蟀声明亮响起。半夏心里更加怀恋槐山,有些睡不着了。玉二也是俩人在夜里看着漆黑路,听着不熟悉的声音。想着以前和以后,就这么辗转反侧。

  还没到天明,俩人都起身了。密探接到飞鸽传书一早就在店外等候,按着古清给的画像看到了半夏和玉儿。果然和画里一样长得比画里还美上万分,肌如雪白,唇间一点红,无需在粉饰了,体格看起来清瘦,虽是男儿着装,仔细看没有喉结这就是最大的破绽,但却毫无违和感。给人是那种爽朗的豪迈的女儿。

  玉儿察觉到了他功力深厚,起了戒备之心。手里剑拿的更紧了,这个人身穿小厮服做了一个槐门手势,于是两个人都懂了。他上前行李低声的说“:小姐,小的接你回去。”

  “嗯”

  “小姐我们要吃了饭再走吗?”

  “嗯”

  好像三个人都不喜欢说话,玉儿点吃的吃了差不多。外面备好轿子。

  这一段路似乎很长很长,希望它就这个没有底的前行下去。如果一身活在一个地方一眼就能看到未来能有什么意思。这个路看是平缓一不小心掉进坑里了。听着玉儿和那小厮的对话,都是询问碧州城内的事罢了,半夏表面不感兴趣,心里想着爹娘,很久很久没见了。

  每年爹都寄画像来,哥哥画的。师傅也会寄过去半夏的,半夏却不知道。

  钟离府上的人都闹闹哄哄的给小姐布置闺房,花园。好像这么多年了为的就是这一天钟离浩和夫人如静俩人互相嘲笑对方为女儿准备这些东西,怕女儿不喜欢。每年只能看着画册上的女儿,现在终于一家团圆了。

  换了七八个客栈,正常行走的速度,马儿换了一匹又一匹的。人也累马也累。这折腾了十五六日的路程,眼看着快要进城了,半夏觉得无比陌生,心里好像和这里的一切都挂不上钩。玉儿冷漠无情吗?不,她想家。

  就回个家,在路上也会被人暗杀。虽然以前半下也和师傅出去处理一些事,每次出去没有人知道他。师兄们也很少露面,江湖上传闻最多的大概就是大师兄和二师兄。怎么可能仇家找上门?这不符合逻辑,深思熟虑的想,难道?碧城有人要杀她??

  

下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