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物尽其职!

  可怜的心儿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小姐的这幅样子。就连那些姨娘都没有小姐可怕.....“自从夫人失踪后,宰相大人就一直往府里带女人回来。他把您扔在这个小院里,留下我照顾你。那些姨娘生的孩子.....一个个的都欺负您!不过那些女人怎么能和我们的夫人比?宰相大人压根就没把她们放在眼里!现在我们府里没有夫人,那些女人统统都是姨娘!”说到这里,小丫头的眼睛闪亮亮的。

  看着小丫头一脸天真的样子,钮梦鹤不自觉的抽了抽嘴角。傻丫头!自己都被欺负的连饭都吃不饱了,还这么天真!

  不等钮梦鹤讽刺几句,就听到由远及近一阵吵嚷。

  “那贱人死了?”声音有些尖锐刺耳。

  “二姨娘,那小贱人死了我们......”声音有些弱弱的。

  “怕什么?那小贱人自己发疯跳河自尽,关我们什么事?”声音很有底气。

  跳河?

  一段零散的记忆愣是钻进了脑子。

  天上的星星发出散落的光,这会树叶都已经落光了,本该是最冷的时候可那人儿却像是不知道一般,穿着一身纱织大红嫁衣,脸上的妆容一看就很生疏,甚至连胭脂都没有上。

  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她所谓的‘家’,嘴角勾起一抹自嘲跳入了水里。

  为什么要自杀?

  三天前,本该是她这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她和朔风王朝当今三王爷从小便有婚约,那天本应是他们大婚的日子......可,从天黑等到天亮,再从天亮等到天黑。都没有等到那人的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封白纸黑字:

  吾于钮家三小姐虽自小有婚约,然钮三小姐行事不端声名狼藉,故吾今日特此休书一封。落名,朔炎。

  不多只字片语。‘休书’两个字彻底灭了这个可怜的姑娘世界里的最后一盏灯。

  沦为所有人的笑柄,现在又被未娶先休。万念俱灰之下,一跃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对于那个男人,钮梦鹤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傻姑娘了。所有的记忆里面,那个男人一个笑脸都没有。不,应该是一个正眼都没有瞧过她。

  而且这个男人的作风......怎么说呢,典型的酒肉公子。

  眼瞎!

  钮梦鹤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死去的姑娘了。不过现在既然让她占据了这姑娘的身体,一定会‘物尽其职’的。

  从自己的思绪里拔出来,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前了。心儿像是一只见了猫的老鼠,浑身的毛都快要竖起来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根棍子,一脸紧张的护在了自己的面前。

  莫名的心里一暖。

  虽然她从来都不是弱者,不过这样被人保护的感觉着实不错。虽然......这小丫头是个十足的弱者!

  伸出手,拍拍心儿的肩膀,以示安慰。

  不等主仆俩心灵交流完,‘嘭’的一声,那摇摇欲坠的小木门被大力踹了开来。看着钮梦鹤的小心肝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按照记忆里的事,接下来应该就是百般嘲讽了。

  果不其然。

  “呦,快看呀!我们的三王妃醒了呢!”一个身材微胖,但是脸蛋却别有一番风情的妇人抑扬顿挫的说道。这人是四姨娘--慕容赫熏。

  “什么三王妃啊?人三王爷三天前就把她休了好吗?啊对了,三天前好像正好是他们大婚的日子啊......哎,未婚先休可是奇耻大辱啊。”身材纤瘦,声音尖锐的女人开口接话道。这人是大姨娘--艾云。

  心儿的脸都开始发红了,显然是气的。反观处于悖论正中间的钮梦鹤倒是面不改色,一脸闲情逸致的环顾着这个小房间。

  “行了,鹤儿这会肯定也很难过。你们就不要再说三道四了。”这个美妇人一看说话都很有分量,她一说话所有人都禁了声。

  钮梦鹤难得的看向了这个女人,娆而不妖,说话走路都很有尺度。那双眸子,像是能勾人一样。这是二姨娘--尹鹤柔。

  嗯,看来这才是这个大院里的主心骨。

  满意的看着那些女人禁了声,尹鹤柔缓缓点头,看向钮梦鹤,“你不要生气,他们就是这性子。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养着吧。”这话乍一听是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她这话无非就是默认了那些女人对她的讽刺!

  心儿再也忍不住了,抄起手中的木棍闭着眼睛就砸了过去。

  “啊!!!!!!!”在木棍刚要落下来的时候,尹鹤柔即使的扯过身旁的慕容赫熏为自己挡了一下子。

  心儿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可被心儿护在身后的钮梦鹤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身上有功夫!

  莫名其妙挨了一棍子的慕容赫熏可是淡定不住了。当即就叫唤了起来,“嗷!你这个贱人手下的小贱人!老娘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挨打!你信不信我给你撕层皮下来?!”说着便张牙舞爪的去扯心儿。

  眼看着那双肥厚的手到了心儿的脸前,没有人看清钮梦鹤是怎么做的,只是莫名其妙的慕容赫熏的手便被钮梦鹤抓到了手里。动弹不了分毫。

  默默的看这场闹剧的尹鹤柔眼睛一亮,“是她看错了吗?这小贱人竟然会武功?”

  不过这句话,她咽在了心里。没有告诉任何人。所有人都在看慕容赫熏的笑话,倒也没人注意到尹鹤柔。

  “放开我!你这个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后面的字还没有吐出来,便被自己的尖叫打断。

  好疼!

  看着慕容赫熏那油腻的脸再配上这幅要死要活的表情,钮梦鹤不由得笑出了声。这笑声在现在的场合下,显得异常突兀。

  心儿被钮梦鹤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傻了。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一脸视死如归的她,这会竟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缓缓的松开了钳着慕容赫熏的手,带着一脸笑容看向尹鹤柔,“谢谢二姨娘的关心,也替我问候一下颖儿妹妹,我倒是想她的很呢。”

  颖儿是尹鹤柔唯一的一个女儿。全名叫钮情颖,在全国都大有名气,传闻如若能娶到钮情颖这么一位可心的人儿,临死都会舍不得闭眼。

第二章 物尽其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