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孤岛桎梏的佛僧

  “若入地狱,还请引渡,因为你是我心中的佛。”

  “我信佛可引渡,亦信使之成魔,你是我遗忘的信仰。”

  ——黎离

  ——易安

  渐渐只能感受到身旁人来人往急促的脚步声,只想缓缓的睁开双眼,可是大脑一阵刺痛,不禁呻吟一身,感受到了脸上的呼吸机。

  睫毛慢慢轻抬,手指倔强屈伸。

  “醒了。”

  只听一声惊喜的喊叫。

  于是,便得知,原来,娘亲,你只是一场梦魇。而你的温柔动人已深深铭记于心。

  几分钟后,黎离已经摘下了呼吸机,半倚在床头。爸爸妈妈也在身边,他们也在我身旁,真好。

  “叶阿姨,黎叔叔,黎离,我真的,真的对不起你们……”娜儿还在哭泣,红肿了双眼。

  回想过往三年,黎离明明比自己小了几个月却像大姐姐一样从生活,学习上都在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发脾气她会忍,等气消过再来安慰;犯错误她会先承担,事后说你要学会长大;生病了她会照顾,喂药,煲汤,陪打吊瓶。因为娜儿真的讨厌打吊瓶,甚至畏惧,每次黎离都会陪她一起吊生理盐水。

  “一切都还有我呢,不用害怕的。”

  娜儿认为她是一颗耀眼的明星,永恒不落;也会认为她是王母娘娘的七彩仙女,聪慧美丽;有时甚至嫉妒她的才华,有时嫉妒她对自己的好。而黎离可以用生命去保护她……

  “娜儿”,干燥苍白的嘴唇费力的张开,额头还有一圈厚厚的纱布,“这本来是我自己的毛病,和你没有什么关系的,别哭了,乖,好不好。”

  “嗯嗯。”娜儿强忍住眼泪,乖乖的点了点头。

  “女儿。”叶落也滑落下来颗颗泪珠,眼眶红肿。

  “没事就好。”杨生就拉着他们两个去食堂打饭。

  黎若城搂住叶落的肩,悄悄地在耳旁说,在女儿面前要坚强。然后便坐下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黎离,爸爸妈妈看见你平安无事就好,爸爸很欣赏我的小勇士,但是你也是我们的心头肉,不论怎样,要懂得在保护别人之前先保护好自己,好不好?”

  “爸爸,我知道您和妈妈的非常疼爱我,只不过是晕血而已……”

  “糊涂!”

  黎离吓得一惊。爸爸从来没有发过大脾气。叶落赶紧上前抱住黎离,哭道:“黎若城,你吓到女儿了。”

  “我担心女儿啊,黎离,这是一种精神障碍,你三岁那年去过屠宰场后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了五六天,致使你现在中枢神经有点衰弱,所以爸爸妈妈一直让你怡情养性,你是我们的唯一的挚爱的宝贝,所以好好爱惜自己好不好?”

  “对不起……”泪珠打湿了被角。

  黎离曾说自己膝下的黄金比男儿还要多的多,路过的次数一个手掌就可以数的过来。她很坚强。

  黎若城和叶落下午就回了小镇。杨生他们说黎离昏迷时神情却是忧郁的欢喜,深思不解。黎离说,她做了一个美妙的梦。

  在最后一次检查之后黎离等人赶在文艺节前一天回到了学校。因为生病的缘故所以黎离没有参加文艺表演,但是可以随意观看。班里共有64名同学,加上自己是65。而惊讶的是,娜儿和杨生在别的班级,四个小伙伴分开了。

  当下午的上课铃声响起时,沈老师带着黎离来到了高一七班。

  全班同学忽然都安静了下来,注视着黎离进到班级,看着她那娇小可爱的样子,都情生惊艳和羡慕之情。

  “之前黎离同学因为生病所以没有准时来到学校报道,现在请黎离同学介绍一下自己。”

  老师温和的看了一眼黎离。浅浅一笑。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好,我叫黎离,黎离,很抱歉突然占用上课时间打扰大家,还请大家见谅。”

  悠扬甜美的声音穿荡了整间教室。阳光西斜,照在浅蓝色印花水裙上,犹如莫斯科冰湖中央的白天鹅,尊贵动人。

  “黎离,先去后边的空位置坐下吧,下课后来老师办公室交代一下事情,现在你可以看看自己带的书或者问别人借一下。”

  “谢谢老师。”

  黎离环顾了四周,杨生斜后方还有一个空位,而且很靠窗,便径直的走了过去。杨生的同桌和四周的同学刚想和黎离说说话,就被沈老师一眼瞪了回去。

  黎离向同桌莞尔一笑,可是女孩专注的读着《百年孤独》。黎离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毕淑敏所著的《孤独是一种兽性》。女孩清亮的眸子看了一眼书的封皮,悄悄地笑了一下。于是黎离又拿出一张漂亮的纸,笔尖流淌出一段娟秀的小篆:

  孤独是属于兽的一种珍贵属性,象征着独来独往的自信与勇猛。

  黎离将纸推到了课桌中央。

  女孩表情很是欢喜,似乎冰山上也飞过了一群红喜鹊,随后修长的手指写下了八字行书: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黎离又悄悄地将纸夹在了书中,今天下午的阳光格外美好。原来,这份真挚的友谊从这里开始,原来日后的相册中还会有一张泛黄的纸,还有一段简单而又深邃的对话。原来,就是原来。

  最后一节课,沈老师带着黎离回到了办公室。

  “学校已经将你的机智和见义勇为记录在德育档案中,学校也不会公之于众,这是你家长的意思。很高兴的是你可以和你的同桌住在一起,在你没有来之前大家都已经分配好了。”

  眉头微微一蹙。那,易安之前也没有来么?

  易安此时正乖巧地站在门口,身后的同学们还在疯闹。

  “易安,你和黎离上课说什么了?我看到你们写东西了。”

  易安又不停地向门口张望,将杨生视若了空气。

  三天多以来易安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像坐冰山一样。黎离刚刚来到她就要火山爆发了,她们肯定说了什么。

  放学铃声突然响起。走廊里逐渐热闹起来,黎离在那边就看到了易安张望的小脑袋。开心的笑了笑,隔壁班门口的男孩子们近距离观看到她的笑容,似乎心都化了……呆若木鸡。

  “易安,听说你也不参加文艺表演啊,那现在我们去宿舍吧,”黎离回头看了看杨生,“杨生,快点去画室练习一下吧,你都两个多月没有动过画笔了,还有啊,不许忘记我和你说的事情。”

  “知道啦,晚上如果你们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和徐林给你们带宵夜。”

  “嗯。”

  “那我先走了。”

  “再见,哎,你慢点跑。”

  杨生跑到走廊另一边又伸出头来挥了一下手。黎离噗嗤的笑了一声。

  “你和杨生认识呀,还以为他在门口等你是为了搭讪。”

  “嗯,我们是邻居,彼此熟络了十五年多了,要熟透了呢。”

  “书包给你,咱们走吧。”

  “易安,你前两天也没有来么?”黎离关上了门,一手领着书包,另一只臂膀挽住了易安。刚开始像静电一般想弹起来,可是又马上驯服下来。

  “因为,我有社交恐惧症,不喜欢和别人交朋友。前几年只是在家里面待着,后来逐渐才可以在教室里学习,但是依旧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包括同学。”

  “还好还好,因为我的小小热情让你的金尊开了口。”

  易安这才突然意识到,刚才同黎离说了好多的话。之前在病情严重时,曾经几年没有说过几句话。也患有轻度抑郁症。

  “对啊,还好还好,让我遇见了你。”易安纤薄的嘴唇拉开了很大的弧度,露出了层次不齐的孩童般的稚齿。

  “其实,我也有病。”

  “额?”

  “早晚你会知道的呀。”

  易安和黎离手挽着手,整齐诙谐的在校园里行走,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忽然,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

  “是妈妈。”

  黎离拉着易安坐在身后的长椅上。也拿出手机给娜儿编辑一条短信:

  不知道现在给你发短信合不合适,你们的舞蹈编排的怎么样?注意休息,让罗忆泽多照顾你一下,我们在这里要乖呦,然后我会和我的同桌易安去看你们表演的。加油。

  电话的另一头易安的母亲正在因为女儿和她滔滔不绝的说话十分高兴。

  “妈妈,先不说了呦,我和黎离要回公寓了。等你空闲的时候带着零食来看我们吧。”

  “嗯,好的呀,女儿要多和黎离同学在一起玩。”

  “好,再见。”

  黎离也听到了那位母亲满怀幸福的声音。

  “你妈妈很高兴吧,我也是呢,那你说我算不算是你的小英雄啊?”

  易安抿了一下嘴唇。

  “因为你的那句话,似乎我就从闭塞的城堡里打开了一扇窗,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所以,你不是英雄,而是我心中的佛,贯彻了心灵。”

  黎离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觉得她发现了一只迷路的小天使。

  而她的使命是将她带回天堂。

  九月份的江南也仍旧是烈日炎炎,蝉儿也聒噪着,白桦也低着头,连杨柳也都烫满了一头的小波浪。

  “罗忆泽,黎离发短信了。有时间我们去找她吧。”

  罗忆泽穿着一身运动夏装,脖颈上也挂了一条湿湿的毛巾,不停的用来擦着额头的汗珠。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打开一瓶水就猛喝起来。

  “嗯。”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哎,黎离不用练习这糟心的东西真好。”

  娜儿白了他一眼,她今天是穿了白色干净的体恤衫,浅牛仔色九分裤,还有一双白色小巧的运动鞋。舞蹈让她充满了阳光而又狂热的气质,红彤彤的脸颊荡漾着圈圈涟漪。

  “咱们家黎离绘画,钢琴都是那么的优秀,不能参加大放光彩实在是太可惜了,要不要咱们和老师说让她也随便参加一项好喽。”

  “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喜欢低调,平常的比赛只是用来练练手的,你可别惹黎离生气。”

  “哎呀,我也就是觉得埋没人才了。”

  “行啦,走吧,我的舞伴,先去吃饭一会在接着联系吧。我们去找杨生一起。”

  “嗯,出发!”

  另一旁易安带着黎离去住宿区。

  “黎离,我们是住在教师公寓的,是我妈妈为了照顾我的病情和学校申请的,那边,那边矮了一些的红色的几栋公寓。”

  手指向东边,是在灰色的学生宿舍的右后方。

  “住在学校的教室不多呢?看样子感觉很多都是空空的。”

  “是啊,基本上在市区都是有房子的,也就是外省的老师或者主任会在这里居住,我们住在最右边的那个,旁边都是梧桐树多好。”

  “嗯。”

  迎面缓缓走来一位身着休闲服的大男生,高高的鼻梁上架了一个黑框眼镜,白皙修长的手捧着一本厚重的史书。

  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谁,在安心的看书,在安心的谈话。擦肩而过时,那本史书重重的撞在了黎离的手肘上。

  残阳的余晖,树旁的路灯,静谧的校园,在这时又刚好撞见你。

  皎洁的面容,清亮的眼眸,干净的灵魂,仿佛凝视静止的时间。

  分分秒秒融入了空气分子中。

  “一匹马如果没有另一匹马紧紧追赶并要超过它,就永远不会疾驰飞奔。”

  那你是不是那匹突兀的小白马,想让我超过流水的时间带你腾入星空。

  易安见黎离的手肘已经红了起来,生气的直跺脚。可是奈何却没有勇气同他辩论。

  分散的目光又重新交聚在一起,立即看着黎离的手肘温柔的说:

  “真的是太抱歉了,怕是一会儿会红肿起来,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温柔如水的目光倾注在黎离脸颊那一片红霏上,迟迟也不散开。

  抿了一下粉唇。

  “不用麻烦了,谢谢学长关心。我们该回宿舍了。”

  “你们应该是新生吧,你们的宿舍在那边,这里是老师居住的地方,可是明天是你们的艺术节,你们不用去排练么?”

  “我们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在教师公寓住,然后又因为报道晚了几天就没有报名。学长……”

  “我叫韩澄渝,高三六班,同学你呢?”

  “对不起,韩学长,我和同学现在回去有事情,我没有什么大碍,谢谢。”

  于是黎离拉着易安小跑起来。

  易安拿出钥匙快速的打开了门,然后她们一个箭步冲到沙发上。气喘吁吁。

  “他是故意的吧,最开始注意到前面有人的时候他刚刚把书合上。”

  “好像我也是刻意没有避开。”

  “你们,心照不宣。”

  黎离偷偷笑了笑,才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精致的布置,印花的乳白色墙壁,米色雕镂的水晶吊灯,还有一些花卉,家电。

  黎离又到每个房间里逛了逛,卧室里的家具都备了两份。像欧式衣柜,意式落地台灯。

  淡雅而又不失高贵,简单而又不失精致。

  “你很喜欢这些淡淡的颜色么?”

  “从前自己一个人惯了,就不觉得色彩是很绚丽的东西,刚刚和你一起在校园里散步,突然很喜欢小草的嫩绿,花朵的红艳。”

  “那,我的那一份?”

  “你去和老师说话的时候我让妈妈准备的,妈妈很开心你和我一起住。”

  黎离微微一笑,开始收拾了自己的两个大大的行李箱。

  “易安,这是梨花糕,这个是红豆糕,还有这个,山茶糕。”

  黎离小心翼翼的把保鲜盒拿了出来。

  “好,那我先去把他们放在冰箱里吧,一会我要好好品尝一下。”

  “嗯,这里还有妈妈做的鲜虾紫菜馄钝,玉米糯仁小笼包,还都没有煮过呢。”

  易安兴冲冲的又跑来卧室,又送入厨房。

  “还有虾饺,杨生的奶奶给我们带的。”

  易安又是跑了一趟。

  然后黎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物,给妈妈打了一电话问好,就开始忙起来煮饭。冰箱里只是有速冻的食材,水果,牛奶,没有青菜之类的。

  刚刚洗好了一小锅的米,然后煮水。

  “对了,易安,卧室旁边锁住的房间我能冒昧的问一下是做什么的么?”

  “哦,是用来放乐器的,在家里闲来无聊,妈妈请了很多乐器老师教我学习,说也可以稳住病情。黎离,你会弹钢琴么?”

  “嗯,已经考过了十级了,其实我喜欢中国乐器,像古筝,琵琶。”

  “我倒是喜欢尤克里里,大提琴,有一种时间的沉淀感。”

  “嗯,那你喜欢绘画么?小的时候啊,妈妈教我山水画,教我插花,叫我书法,我妈妈可是个才女呢,我特别羡慕妈妈。”

  “哇,你们好厉害的呢,我不会,有时间你教我吧,我比较喜欢漫画,像木之本樱,超级喜欢。”

  “哈哈。”

  黎离煮了很多的食物。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易安去卧室拿手机,“黎离,杨生的电话。”

  黎离迟疑了几秒,就见易安拿了过来,按了一下接听键。

  “黎离,我帮你买完宵夜了,易安在你旁边么?问一下她喜欢吃什么?”

  黎离转头看了看易安,易安微微点了点头。

  “杨生,你不用帮她带了,我们在宿舍里已经煮了很多食物,你来这里吃吧。哦,我这里不……”

  “我知道我知道,大约二十分钟到,我叫一下他们两个。”

  “嗯,好。”

  电话刚刚挂断却又来了另一通。

  颜伊。

  “喂,黎离,你在干什么呢?吃过饭了么?我们出去吃饭吧,我很饿的,都没有陪我。”

  “没有,不过我正在煮一些东西,说好和同学一起吃的。”

  “别了别了,出去吃吧,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味道很不错,法国大厨。”

  “抱歉,我要和杨生他们一起在宿舍吃,实在是……”

  “可是黎离,女生高一宿舍还没有亮灯的,你不会是骗我呢吧?”

  颜伊沮丧的看着眼前的宿舍楼,灰暗暗的一片。

  “我没有住在女生宿舍里,我为什么要骗你呀?我不喜欢朋友怀疑猜忌我。”

  “可是你说你住校的啊?”

  “我住在教师公寓。”

  “哦,对不起呀,我不知道的。不过你让我去蹭饭吧,自己一个人也不知道要去吃什么了?我还有一个朋友也在那里住,他是韩主任的儿子,那就说好了,我去再买些零食。”

  韩主任的儿子?韩澄渝?难道……

  “可是我和另一个同学一起住,她,”易安憋红了脸大声的嗯了一声,黎离疑惑的看着她。

  “你看你的同学多么的善解人意,好啦,你住在哪栋?”

  黎离皱了皱眉头,“c栋7单元602。”

  颜伊稍稍惊了一下。

  “嗯,好,马上就去找你们。”

  无奈。黎离将煮好的食物盛在了盘子里,又下了很多混沌。今天晚上会很热闹吧,起码表面应该是吧,但是又怕易安接受不了,可是她却有点小高兴,哎。

  “澄渝,一会你陪我去和一个女孩吃饭吧,啊,还有别的小朋友,就是我之前一直都在和你说的黎离,她住在你的对面。”

  韩澄渝看到颜伊撒娇的样子,一口把水喷了出来,白了他一眼。颜伊默默的擦着坚强的口水。

  “阿姨,结账。”

  “哎呀,你就陪我去吧,一屋的小孩子让我一个大孩子杵在那里多尴尬呀,黎离生的可美了呢。”

  韩澄渝微微思索了一下,应该是她吧。

  “嗯,知道了,实在受不了你撒娇的样子,这些都是你给她买的?”

  “小兄弟,178块钱嘞。”

  “怎么就没见你对我这么大方呢,都认识十几年了,心疼。”

  他们打开店门,拎着四个大大的袋子走去。

  “因为黎离真的是个特别好的小姑娘,这几年每次在比赛现场见到她都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像一个精灵一样,等你见到她你肯定也会特别喜欢她的。”

  颜伊向韩澄渝抛了一个媚眼,怼了怼他的手肘。

  “而且我和你说,她还很是娇小,似乎才一米六吧,像个可爱的布娃娃,但是又有一种傲然的倔强。”

  说罢,展开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在傍晚郁郁的林间小路,格外耀眼。

  原来,你是这样的惹人疼爱,你可以很轻松的牢牢的抓住一个人的心。

  “哎呀,累死了,黎离为什么要住在最好的楼层,本姑娘的小脚啊。”

  “你这只死肥猪,真不知道十几年的舞蹈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还好,这栋楼里住的老师很少,要不然你的罪过就大了。”

  “哎呀,烦人,可算要到了。”

  砰砰砰……

  娜儿按了一下门铃,倚在了门上。

  后面依旧有着越来越清晰沉重的脚步声。

  门开了,娜儿差点直接摔了进去,黎离赶紧扶住了她。杨生刚想把门关上,一只修长的手挡住了。

  颜伊微微一笑,而黎离则看见了韩澄渝温婉的笑容,听见了砰砰有力的心跳声……

  

第二章 孤岛桎梏的佛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