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含苞待放的栀子

  “当池上那树斜卧的粉色山茶不见了,当猩红的天竹也不在水边照影了,当清脆的鸟鸣声也听不到了……”

  “你还会一如既往的爱我么?”

  ——黎离

  暮色渐起,华灯初上。

  我知道,我对于他,亦或他对于我,可像乔治·桑之于肖邦,波伏娃之于萨特,阿伦特之于海德格尔;也可像杨玉环之于唐玄宗,李清照之于张汝舟,林徽因之于徐志摩,终是生命中擦肩而逝的过客。

  当易安躲在角落里透过手指的缝隙,看见韩澄渝对黎离温柔的目光,舒心一笑,又仓皇的逃回房间。

  娜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声的喘着,然后望着门口的四位男生,目光呆滞起来。

  “真是,辛苦你们了,杨生你帮忙把东西拿来厨房吧。”

  “不用,”颜伊和韩澄渝异口同声道。

  颜伊疑惑的看了一眼他,说:“我们才是大孩子呢,怎么能劳烦弟弟呢。你们公寓装修的不错,淡雅舒适。”

  在之后,大家就开始忙碌起来。小餐厅的白色理石的长桌很大,可以很轻松的坐下十个人。不一会儿,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煮饭过程中黎离也不忘记时不时地去看一眼易安。

  “易安,你要不要和大家一起吃饭?”

  可是,易安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似乎她又忍耐不住自己孤单的落寞。

  “我……黎离,帮我倒一杯温水吧,我想吃了药睡一会。”

  “不行,易安,你还没有吃过饭是不可以吃药的,你看啊,我给你夹了好多妈妈做的食物,你的桌子上我也放了花糕,吃完这些我们在吃药,好不好?乖。”

  易安瞧了瞧黎离,下床抱住了黎离。“知道了,帮我倒水吧。”

  黎离摸了摸她的柔丝,又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向餐厅走去。

  “怎么样?我妈妈做的美食好吃吧。你们可要多吃一点呦。”

  黎离坐在了娜儿和杨生中间,她知道,那是她好朋友给他留的位置。

  “阿姨做的太好吃了,黎离,我记得你的一幅作品叫做《那年花开》,就是这个花糕吗?”

  “嗯,妈妈的手艺是和外婆学习的,妈妈做的花糕很温柔,外婆做的很是醇厚,有一点沧桑的沉淀感。”

  “是啊,叶阿姨又是一个十足的大美人,我可喜欢她了呢。黎离,我和罗忆泽的表演是在后天,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黎离,你和你那个同学如果不想看节目的话,我和韩澄渝可以领你们去看我们高三的表演,是吧,澄渝。”

  “对啊,鉴于我们仅仅还有一年就要离开学校了,所以每年高三同学在正式开课前都会有四天的文艺表演。颜伊和他的同学要表演默剧,在俄罗斯很受欢迎呢。”

  “谢谢,”杨生放下了筷子,看着颜伊说:“黎离身体不好,所以就不要让她去看了,来回很费精力。”

  罗忆泽也起了身,拉住娜儿,“对不起啦,各位,我们的舞蹈还有几个节拍不是很默契,还要多加练习。所以我们先走一步,你们好好吃啊。”

  “咦,我的包子还没吃晚……”

  娜儿嘴里嚼着包子含糊不清的说着说着就被罗忆泽拉走了,一口气就下到楼底。到了楼底,罗忆泽才说:“不懂火候,走吧,哥哥带你去吃烧烤。”娜儿才把包子咽了下去,“那黎离自己一个人一会怎么办?杨生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必须回宿舍了,现在是20.21分。”

  “颜伊只是单纯的欣赏黎离,又不是坏人,这种事情啊,还要她学会自己处理,原先杨生可以不顾身份的在县城中学大人,现在是市里的高中,我们都无能为力了。”

  “长得漂亮心地善良有时也不见得是好事啊,虽然本姑娘也楚楚动人,但是还没有黎离桃花运旺盛啊。”

  “行啦,大小姐,你快走吧,一会人多了就吃不上了。”然后罗忆泽拉住娜儿胳膊风风火火的向校外跑去。

  “我吃饱了,也该回去了。黎离,一会儿睡觉前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先走了,再见,两位学长。”

  黎离一直送杨生到楼下,中途杨生一言不发。

  “注意安全,混沌给你,你最愿意吃了。”

  “留给易安吧,她还没有尝到叶阿姨的手艺呢吧。”

  可是,刚刚给易安盛食物时,明明杨生还多夹了一些呢。

  可是,此时杨生的内心却异常安静。

  “那再见吧,我可能会晚点睡,然后……”

  “文艺表演是在下午,没事,记得一定要打电话。夜里起风了,你穿的单薄,快上去吧。”

  杨生轻轻的推着黎离送进了楼道,关上了门就快速的跑着。

  黎离决定一定要和颜伊说让彼此之间保持距离,可还没等走到三楼,就见颜伊小跑下来,“颜……”

  “黎离,刚刚我爸爸打电话说,我舅舅从英国回来了,我要赶紧回家去看看他,特别想他。明天去你班找你玩,再见。”

  说罢,就接着小跑起来。

  然后,黎离也说了一句“再见”。

  黎离失落的推开门,为什么自己不决绝一些不让颜伊来吃饭,可是真的很讨厌朋友和她说她骗人,本来还打算和娜儿他们好好聊聊天,可是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真可惜,这么多食物被剩下了。”

  “没关系,我陪你吃。”

  盈盈如月的灯光映在少年青春的面庞,清瘦健朗。

  “嗯……天色不早了,要不……”

  “我住隔壁601,”简简单单的笑容,却是很脱俗。

  “我先去给易安送一杯水,她身体不适要服药。”

  “嗯,好,我收拾一下多余的碗筷。”

  黎离端着一杯温热的水送入房间。似乎热传递作用很强,小脸莫名红燥起来。

  “易安?现在就只剩下韩学长一个人了,我们去餐厅吃好吗?”

  易安半倚在床头,正在读《战争与和平》,她已经换了一身清爽的睡衣。

  “怎么他们都走了呢?可是回头一想也肯定散的很早,”易安将一个瓶盖的药倒入口中,又咽了一大口水。“我在看一会书就睡了,所以就不去在吃了。黎离,阿姨做得糕点真的是太好吃了,哪次假期再多带来一些好不好?”

  “当然好啊。”黎离坐在了她的床边,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但那个学长……”

  “颜伊?”

  “他为什么也走了呀?”

  “他爸爸打电话说舅舅回来了,他回家去看他舅舅。”

  易安放下了书,紧皱眉头,看着黎离。“你听见了?”

  “在楼道里遇见了,他和我说的。”

  “你们说话声音小又是在餐厅里,所以我听的不太真切,但是你们的手机都是在客厅的茶几上,短信声音很大我听见了,可是电话铃声我却没有听见。”

  黎离迟疑了一下。

  “应该,他手机调了静音了吧,要不然怎么会把好朋友自己留下来了呢。没事,不要多想了,睡觉吧,我去吃饭了。”

  “好。”

  晚风吹的门咯吱咯吱的响,黎离关上了卧室的窗户,又轻轻地关上了门。

  “你的那个同学怎么不出来吃饭呀?”

  韩澄渝拿着一副干净的碗筷站在客厅,“她身体不舒服,要睡觉了。我们吃吧。”

  黎离看着满满的食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没关系,我会尽量吃,明天早上也来蹭饭吧,估计我们会把它们吃的差不多。”

  “嗯。”大大的拉长了声调。

  学生宿舍也接连的亮起了灯,逐渐热闹起来。

  “杨生,”徐林在下铺踹了踹杨生的床,“你干嘛呢?一直盯着手机看。”

  “没什么,等一个电话。”

  “哎呦,是不是咱们的弟妹呀?”一个高高胖胖的男孩站在地上打趣道。

  “你别瞎说啊,杨生只是在等他妹妹的电话。”

  “切。”

  “诶,你们说今天下午那个新来的小美女怎么样?叫什么离来着?”

  “傻球,”男孩踹了一下刚才询问黎离的男孩的屁股,“别给我打她主意啊,沈白军,瞧瞧你尖嘴猴腮的模样,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吗?那就是我女神,别想用什么歪门邪道玷污我的女神。”

  “麻蛋,我他妈的还没说什么呢,嗯嗯,你女神,你磅重,你威武,齐项宇大哥,小猴为你马首是瞻。”

  “哼,明白就好。”

  徐林赶紧打岔说:“他们两个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一会宿舍大叔要查寝了。”

  杨生放下了手机,被子都没打开,枕头也没有拿出来硬生生的躺下了。

  齐项宇说:“那两个小兔崽子吃了不干净的串儿拉肚子去了,已经和大叔请完假了。杨生,徐林你们这两天练习辛苦了,早点睡,回头哥几个给你们捧场去。”

  杨生含糊的嗯了一声。

  关了灯,收拾收拾也都睡下了。

  另一边娜儿也是因为吃烧烤吃的不舒服一直闹肚子,疼得直打滚,拨过电话就骂:

  “死罗忆泽,你是不是居心不良,带我吃了什么鬼东西,难受死我了。”

  电话那边罗忆泽也是一直捂着肚子,虚弱的说着:“我不也是嘛,妈的,咱们明天去砸了那家店。”

  “好主意。”

  或许杨生的那两位寝室同学也是这么想的吧。

  “都已经九点半了呢,我们吃了好久。”黎离的小巴掌脸憋的通红,像是醉了,可韩澄渝似乎才是喝醉了,桌子上有一瓶空空的啤酒瓶,他的脸也是涨的很红。

  “黎离,”韩澄渝没出息的打了一个酒嗝,脸又红了几分,“对不起对不起,失态了。”

  “没事。”

  “我有,我有事,或许是借酒壮胆吧,我还是懦弱。”

  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对面的屋子里,黎离一直很小心的搀扶着他,然后一不小心和他一起跌在了床上。男孩轻微的呼吸在耳旁回响,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红晕在脸颊徘徊,冰凉的鼻尖也触到黎离小巧的鼻翼,桃花状的诱唇也轻轻的落在了脸庞。

  黎离侧过身来,他是除了杨生以外看的很是仔细的男生,而且要比杨生看的更加仔细。

  幽亮的眸子量了一番后,轻轻的推开了他。帮他脱下了运动鞋,关上了窗子,静悄悄的回去了。

  原来,这便是一见钟情。

  原来,这就是喜欢的味道。

  像棉花糖一样甜。

  回来后想着杨生可能睡了,就发了一条信息:

  杨生,怕惊扰你,所以就只发了一下信息。明天上午陪易安办些事情,下午回来看你们表演,祝你好梦。晚安。

  杨生耳旁响过一阵震动的声音,迷离的读过短信的内容,不禁笑了一下,才甜美的入睡了。

  黎离收拾了一下,已经十点半了,于是洗漱一下就睡了。可是脑海中都是他醉酒的模样。

  渐渐的,繁星闪烁,夜深人静。

  可转眼,皓月当空,一片深沉静谧的辽阔大海微波粼粼,墨绿色青丘的山脉连绵起伏,蜿蜒盘曲。海风徐徐吹来,送来阵阵金银花香,海浪拍打着枯石,翻卷冲腾。

  岸边,一位长发飘然,一身袭衣的款款男子,为何如此悲伤?

  “巫良葵,汝既弃君,怎又来寻?”眼泪却不自主的滑落下来,心中无限悲伤无法言吐,郁郁寡欢。

  “又之奈何?吾乃败国之子,仍未承言之凿凿,山盟海誓就此罢了。”苍凉悲壮的声音充斥山谷,他,清袖甩之,高歌颂之。

  “荒荒漠漠,凄凄凉凉,山摇水冷,蛙鸣月清,缠缠绵绵,亟此无言。”

  “无言既欲言,相思成疾焉。”

  她缓缓踱步,轻轻从身后抱住了他。

  清凉如水。

  “是吾小肚鸡肠,可吾甚是爱汝,明日即将嫁为良人,可奈何阿母尸骨未寒。”

  温柔美艳的娘亲已经离开?

  “不?!”

  她大声嘶吼,痛彻心扉,目视静波,脱落绣鞋。

  “既此,一盆留世何如?娘亲,葵儿不孝。”

  纵身起跳。

  男子拉住衣袖,一件单纱红罗在空中舞动。男子纵身跳入海中,见正在不断下沉的她心急如焚,使劲摆动身躯前去营救。

  是我害了你吗?

  你为守爱只身深闺阁个十五载不曾卖笑,你放弃了亡国公主殆存的骄傲助他一声,你纤弱娇柔的身躯终将受黄土的萧瑟了么?

  不可,万万不可。

  我会将你的骄傲与自尊,付出与回报一丝不少的带回来。

  最终,男子轻轻的抱起她。血色下,一对佳人,城墙外,一份思念……

  黎离猛地睁开眼睛,天刚蒙蒙亮,房间内光线昏暗,易安也在安然酣睡。

  她是谁呢?是我么?那个男子的后背那么清凉温馨,那份丧母之痛那么痛心疾首。烛光下柔丝的娘亲,您真的去了天堂吗?眼角还存着泪的余热。

  思绪实在太混乱,黎离用清水冲了几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梦境之中我没有看清她的面容,难道世界上也存在着时光穿梭,灵魂互换的奇事吗?

  “黎离,你醒了么?在干嘛呢?”

  “我在煮饭啊,一会吃完饭后我们就出去了,已经和老师请过假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的么?”

  砰砰砰……

  “没有,我也刚吃完饭,我和徐林要出去了。”

  黎离走到门口打开门,见到是韩澄渝,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怎么了么?”

  “你们去吧,我去叫易安起床。”

  杨生皱了皱眉头,嗯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难道是他去找黎离了?

  黎离从厨房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你先把他喝了吧,暖暖胃,我去叫一下易安。”

  韩澄渝脉脉的注视着黎离,接过汤时恰巧触碰了娇小柔嫩的手,红晕一闪而过,黎离转过头就去了卧室。

  她这样真的很像是贤妻良母呢。

  轻轻推开房门,缓缓走过去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照在易安稚嫩的孩童般的脸庞,微微皱皱眉头。

  “乖,起床了。快去洗漱吧。”

  易安很是不情愿的睡眼惺忪的走进洗手间,想喝醉了般跌跌撞撞。

  “昨晚我肯定是是失态了吧,本来就是不怎么会喝酒,太没出息了呢。”

  黎离拉开了椅子坐下,给韩澄渝夹了一条油条。“这油条可是天刚蒙蒙亮去校门口早餐店买的,还是温热的,多吃一点。昨晚你还好,没有什么失态。”

  韩澄渝咬了一大口油条,“真好吃,之前怎么不觉得有多好吃,黎离,你真的很会照顾人,如果可以娶了你的男人,怕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丈夫。”

  黎离噗嗤的笑了一下,咳嗽了两声,差点呛到了嗓子。“和妈妈耳濡目染,可别把我说的那么贤惠,觉得承担不起呢。”

  “啊!”

  易安穿着睡衣和拖鞋傻傻的站在那里。黎离走了过去,轻轻的问了一句:“没事吧。”易安小声的说:“没事没事,只是突然见到陌生人自觉的害怕。”

  黎离握着易安的手走到桌前,让她坐在自己的旁边。而韩澄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然后就只是安静的吃了一顿早餐。

  另一边,学生公寓区的练舞房。

  娜儿一屁股坐下来,“累死了没有怎么吃饭就要开始练习,可是偏偏我还选择了一个这么难得舞蹈。没打生活了。”

  “好了,你别抱怨了,我去旁边点心屋给你买些东西吃。”

  娜儿露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灿烂笑容。罗忆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背上书包就走了。

  窗户对面一排郁郁葱葱的白桦树,高大挺拔。镜中的她修长可爱。

  突然门又打开了。

  “你忘拿什么东西了么?”

  娜儿转过头来,进入眸中的却是一位高高瘦瘦的阳光男孩。

  “小妹妹,旁边舞蹈室已经人满为患了,可不可以让哥哥在这里休息一会?”

  “你?”娜儿指向他,“你是颜伊吧。黎离的那位朋友。”

  “你认识黎离,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她的同学吧,真的好巧哦。那看在认识的份上就让我待一小会吧。”

  “嗯,哥哥你坐吧。”娜儿拿了一把小凳子放在了他面前。抬头时模糊的看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门是半掩着的。

  “你自己一个人表演节目?”

  “没有,我和一个好朋友,两次吃饭中我们都在呦。”娜儿坐在了他旁边。

  “哦,应该不是那个杨生吧,可惜,黎离没有参加,要不然肯定去给她捧场呢。”

  “黎离身体不适,而且她也很低调。”娜儿突然加快语速。

  砰砰砰……

  “颜哥,”一个小巧的脑袋伸了出来,“走啦,波哥他们叫吃饭去。”

  “知道了,慧慧,马上来。小妹妹,那你接着练习吧,说不定我也回去给你捧场呢。先走了。”

  “拜拜,哥哥。”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门口在窃窃私语。

  “不是还有个男孩吗?”

  “慧慧你去吧。”

  “知道了,娜娜姐。”

  “小静,你陪我进去看看小妹妹吧。”

  重重的咬了一下牙齿,既然动不了黎离,照顾照顾别人总算可以吧。

  门又开了。

  “哥哥还有事吗?”镜中却注视到虚伪毒怨的眼神。

  娜儿总觉得心跳的特别快,咽了一下口水。

  “姐姐也是来借练习室的么?那你们用吧,我先走了。”娜儿走到了门口,被小静一把拽到了地上。

  娜儿手肘重重的撞在了地上,然后很狼狈的站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怒视着她们。

  “你们有病么?我都说了房间给你们!”

  小静邪笑一下,慢慢的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楼下,拉上了窗帘。

  慧慧把小男孩拉走了呢。

  那个娜娜走到娜儿面前,一手握住了娜儿的下巴,另一只手随即扇了一记大耳光。

  啪!

  娜儿的脸顿时红肿起来,一把又把她推倒在地。

  “贱货,一口一个哥哥叫的真是亲切,可是你的手段不如黎离高明,没有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呀。”

  “娜娜姐,她长的也不怎么样嘛,怎么可能入得了颜哥的眼。”

  说着,小静踹了一下娜儿的后背,刚想爬起来的娜儿又倒了下去。两行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娜娜走过去,蹲在娜儿的脸庞,揪起她的头发。“本来就知道你们这些小家伙在这里,没想搭理你们,这是你自己犯贱非要惹我,如果你要报仇就到高三六班来找我许娜娜。”

  手一撒娜儿的头撞在了地板上,小静又踹了一下娜儿的腰,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砰!

  门重重的摔了一下。

  贱人,你们今天对我做的日后我会加倍奉还。

  黎离,我们日后还会像曾经那么要好吗?你还会一如既往的照顾我么?

  娜儿缓慢地起身,看着镜中红肿的双眼和脸庞。不由深思。

  市中心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科诊疗室里,一位华丽雍容的妇女正在和医生侃侃而谈。

  “现在总体来说,小姐的病症好转了非常多,刚刚询问时并没有出现恐惧担忧的眼神,只是有一点点小小的害怕,对于这类病状来说小姐已经是恢复的最好的一类中。”

  “非常感谢你,医生,作为一位母亲来讲我真的是特别开心,那么就先告辞了。”

  “夫人慢走。”

  “好的。”

  夫人缓慢的走出来,慈祥的注视这眼前两个可爱的小女孩。

  “妈妈。”

  “阿姨好。”

  “嗯,易安乖,黎离,阿姨真的想好好谢谢你。”

  “阿姨,我也很高兴可以成为易安的朋友,所以您不必有什么感谢的话。这是易安自己的努力,可能也是有些缘分。”

  妇人和两个孩子一起进去了专属电梯中。

  “但是阿姨要诚实的承认,在此之前阿姨托人很是彻底的调查了你,我想让易安有一个安全的环境可以生活和学习,你真的是一个才华横溢,谦虚有礼的女孩,你也有一个很幸福温馨的家。”

  同时妇人也知道黎离身后有她和丈夫不可撼动的力量,不漏痕迹却精巧无误的把她周围的孩子分离调换,给她一个奋进的生活氛围。

  而黎离一直感受手机有没有震动,之前给娜儿发了两条短信现在都还没有回复。

  “嗯,谢谢阿姨对我的坦诚,我很理解您的良苦用心。”

  “你真的是太优秀了呢,阿姨认你做干女儿好不好?”

  易安在一旁特别开心,连忙说:“好阿好阿,黎离你愿意么?”

  黎离迟疑了一秒,点了点头。“谢谢干妈。”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位穿着实习医生的衣服的年轻男孩,礼貌的向易安母亲点头问好。妇人微微一笑,领着孩子们坐进了新上市的宝马中。

  易安母亲和孩子们吃完饭后,就回到了教师公寓。

  “黎离,你把公寓整理的很温馨呢,你们要是觉得住的不习惯,不如去附近的小别墅住吧,可以让家里的阿姨照顾你们。”

  “不用啦,妈妈,这里很好,黎离就会照顾我了。”

  “谢谢干妈,真的不需要了。给您拿一些我妈妈做的花糕尝尝吧,很好吃的。”

  “嗯,好阿。”

  于是易安主动陪着黎离去厨房装了一大盒精致美丽的花糕,拿给了妇人。

  “好啦,孩子们,妈妈还有工作要忙,你们要乖乖的呦。”

  易安和黎离将妇人送到了楼下,妇人慈爱的抱了抱她们就乘车走了。

  韩澄渝在另一旁微微皱起了眉头,云女士和她们是什么关系?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女人,此时却是这般温柔?似乎感觉黎离要向这边看来,慌忙的躲在了树后。

  黎离看了看周围就和易安上了楼。

  黎离拨打了几个电话,娜儿也都没有接。然后,杨生打了进来。“黎离,你现在到教学楼西部的小会堂吧,我和徐林的表演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了。”

  “杨生,你有联系罗忆泽么?”

  “怎么了?他和娜儿出去吃饭了呀。”

  “哦,没什么。我和易安马上就过去了,那一会见吧。”

  房间很安静,分明可以清晰的听见黎离不安的心跳声。

  “黎离?”

  “嗯。没事。”

  ……

  呆滞的眼光也渐渐明亮起来,“易安,我们在观众席看杨生他们表演吧好不好?”

  “娜儿是怎么了么?”

  “不知道,莫名的心很慌。”

  “没关系,都说去吃饭了,所以肯定不会有事的。我们带着妈妈刚刚给买的帆布小帽吧。”

  “嗯。”

  ……

  “哎呀。易安,淡黄色的是你的啊。”

  “我感觉你的米白色的比我的好看呀。”

  “好吧,我借给你十分钟。”

  黎离和易安刚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了韩澄渝也刚好出来。

  “好巧,两位小美女,你们要去干嘛呀?”

  “去看同学表演。”

  “我正想着实在是无聊,本来是想去图书馆打发时间,带我一个去看吧。”

  易安小声的嗯了一下。

  杨生和徐林还在后台吃西瓜,罗忆泽和娜儿也到了。

  “我也想吃西瓜,杨生,给我一块吃啦。”

  “周娜儿?”

  “怎么了?”娜儿疑惑不安的躲着杨生的目光。

  “你是摔了么?脸怎么那么红肿?”

  罗忆泽也仔细的又瞧了瞧娜儿的脸,扁了扁嘴。“刚刚以为是她练习热了,可是确实还有一些肿啊?”

  娜儿一把推开了罗忆泽。

  “干嘛吗?这么看一个女孩子是会害羞的啊。”娜儿慌忙的照了照镜子。还没有消肿啊,一会黎离看见了我该怎么说呀?

  “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吃了什么过敏了?”

  娜儿左右看了看,从镜子中看见两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和一个年长一点的男孩走进来,额头蒙上一层薄薄的汗珠。完了,会被发现的吧。

  黎离看了看娜儿慌张的背影,在易安的耳旁悄悄地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娜儿。”易安乖乖的点了点头。

  娜儿也转过了头,黎离看见娜儿红肿的脸不免一惊,她?这是被人欺负了么?黎离直接过去拉住娜儿的手进去了更衣室。

  果然,她还是很了解我呢,还是很快就被发现了呢。

  黎离关上了门,摘下了帽子,秀美的柔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娜儿,你和我说实话好不好?你从来都不会和我说假的。”

  黎离目光炯炯有神。

  “你凭什么那么了解我,你有什么资格?”娜儿小脸通通红,扯着嗓子喊着。泪珠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转,最后还是没有圈住,一颗又一颗的掉了下来。

  彼此证证的在禁闭的空间里站着。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怪兽还是野人,不论是谁,欺负了你,我定不会让他好过。黎离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第三章 含苞待放的栀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