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妈敢离婚

穆樵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小满被打三耳光

  这个世界,泼妇当道。养女儿的趁早清醒,养个柔弱精致的女儿,嫁人后迟早要吃亏。因为婚姻会把女人变成泼妇或者怨妇,如果这个女人不想当泼妇或者怨妇,那就成佛了。学佛还不行,必须要成佛!

  晚上8点,在武汉高新开发区,几十栋大楼依然灯火通明。每一个格子间里都有很多从985大学毕业出来的小年轻,他们在方寸之间挥洒着梦想和青春,用一行行代码换取材米油盐。这里出过很多知识英雄,也有很多潜在的科技英雄在默默努力,期待公司能一飞冲天。高新开发区门口有条长江路,沿着长江西路一共有20家上市公司和60家新三板公司。有媒体预计“长江西路上市一条街”,将会在未来的三年内,A股上市企业会达到50家。

  葛小满从科学大厦A座21楼匆匆出门,下了电梯后,直奔停车场。雪花悄然而下,已然落满城。

  小满掏出手机,找到一个路灯的侧面,蹲下来,镜头侧朝上。天空呈现静谧的蓝色,路灯的白色灯光照映着飘然而落的雪花,洋洋洒洒,三座写字楼的灯光明明灭灭,“咔咔”定格在三星手机上的照片,如吉米漫画,又寂寞又美好。小满站起身,兴奋不已,美照可以发朋友圈,数赞是她的爱好之一。她沉浸在创作中,全然不顾红羊毛大衣已经湿掉一小截。

  小满今年37岁,她一张小小的办工桌,隐藏在高新开发区众多格子间里。大学毕业后,她辗转多地,终于在武汉落脚生根。按她的话说:“玩够了,我想歇会。”

  办公室文员、财务、人力资源、宣传专员、沟通经理......除了销售,她基本把公司基层岗位干过一遍。人善良,喜欢玩,惰性强,凡事随遇而安。同事没有不和她友好相处的,适度的聪明和机灵但又没有攻击性和上进心,不争不抢不说闲话。对小年轻,她是安全而可靠的知心姐姐;对上了年纪的,她是贴心的暖心人。按照微信圈里的朋友留言:“有儿有女、工作满意、老公挣钱又顾家,活出了想要的样子。”

  想到这里,小满轻轻叹了口气。一年前,二胎女儿大驾光临。小满顿时觉得世界就像一锅粥,永远没有清爽的时候。前几个月身体没恢复,夜夜哄睡女儿是人生中不能承受之重。没奶,女儿又不喝牛奶,刚睡一个小时,娃就醒了。

  从第二个月开始,小满大冬天半夜抱着孩子在地上转悠,从“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唱到“明朝携剑随君去,羽扇纶巾赴征程”。一个小时过去了,女儿也晃得晕晕的,一放到床上,小眼睛一睁,“哇......哇......”整整哭到四个月。小满从老家庙里求和尚写了“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贴到小区各个电线杆子上,又发朋友圈,求大家多念念。心诚则灵。一个庙里的和尚写的道家祝由咒,在全家诚信祷告下,起了些微作用。女儿从4个月后算是能睡个整觉了。

   5个月开始上班,丈夫坚持把婆婆从河南老家接来一起照顾两个孩子。小满当下的人生,只能用忍耐来形容。

  忍耐不足以形容内心的憋屈,这狗日的生活!

  自小在江南长大的小满,家里总被妈妈收拾得光亮整洁。自从生了二胎,婆婆来后,家就像临时避难所。轻易不敢请朋友到家里来坐坐,怕朋友大衣一不小心成了抹布。

  桌子,从来不擦;饭碗,永远都有黄水剩在碗底;青菜,放在水里泡上三天才炒。连尿布,也不让小满洗:“尿就尿了,你放在椅背上晾干,三、四次后一起洗。”如果说厨房里的事,小满就忍下来了,但是这尿布是万万不可忍耐的。尤其女孩,尿布不干净会红屁股,可能得妇科病啊。

  那谁洗?只能是小满洗。

  小满8点半回家,一打开门,大家都吃完饭了。残羹冷炙里剩有一块粗壮的肉片,一根青菜稀软地趴在盘中间,泡在黑色的汤汁里。这个菜盘边有一个小豁口,自从7天前拿出来用过,每顿都乘过菜,永远留一口青菜留在碗底——这样可以不用洗碗!白色的蒜瓣洒满桌子,雪花样的蒜衣从桌子到地上,洋洋洒洒。

  小满心里叹了口气,一手抱着女儿月牙儿一手到厨房去找一个干馍,打开蒸锅,放水蒸热。

  一岁零两个月的孩子,对世界任何事情都好奇。看到馍,伸手想拿。小满连忙哄她:“乖,我们吃泡饭。”

  电饭锅里有两天前给儿子做的饭,小满闻了闻,由于天气寒冷,饭香依然。小满拿出一个小小的砂锅,将饭倒进,添点水,再把新鲜菜叶洗净,切碎碎,倒麻油,加一点点盐。

  馒头蒸好了,砂锅里的软饭开始冒香气。小满端起砂锅,放在靠窗的玻璃茶几上。玻璃茶几很干净,摆着竹制茶托和茶具。小满觉得,比起餐桌,这里更适合喂女儿。主要是干净。

  茶桌边有两个蒲团叠放,上面一艾绒坐垫。这是中医世家的韩医生告诉小满的养生方法,女人最重要的是保养子宫,艾绒垫坐上去暖暖和和,还能通经络,久坐不运动的白领最适合不过。

  月牙儿古灵精怪,用手指着小碗:“嗯。”示意她要吃。小勺刚送到女儿嘴边,“这饭不能吃!”婆婆大嗓门骤然炸在空中,一张怒气沉沉的脸。

  小满心里的火腾地窜出来,深吸两口气,压下去。

  “怎么不能吃了?”

  “这是剩饭。”

  “我热过啦!”

  小满不想理睬她,依然把小勺送进女儿嘴边。

  “腾”月牙儿临空飞起,被带离3米。

  “告诉你不能吃就不能吃。”

  女儿小小的,还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她依然向妈妈走来。

  “我做了饭,为啥不让她吃?”婆婆不依不饶。

  “你煮的粥,还没好。”小满刚在厨房里,看到稀粥在电压锅里,一动塞子,撕拉冒热气。

  “你什么都不懂,粥就是好了。”婆婆坐在椅子上,口气强硬。“这饭是剩饭,就是不能吃。”

  “剩饭不能吃。我早上五点起来煮软饭,你也说不能吃。那她到底能吃什么?”小满的火苗炙烤着心,蹭蹭上冒。

  “哇”女儿吃不到饭,终于等不及了,撇嘴哭了。小满不想每次都宁事息人,退让半步。一次半步,多次以后,就退无可退了。只被逼上墙,连狗洞都没得钻。

  用小勺挖着饭,月牙儿张着嘴正接着,“腾”又被带离茶几。

  “白天洗尿布,晚上喂奶,我就成了妈;吃饭时,我说话就不算数了?”小满狠狠地,沉声说。

  “你饭里有屎。”

  “你吃屎。”小满声音不大,但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一直在房里的丈夫出现了。

  “我说她吃屎。”“啪!”左脸挨了一耳光。

  “你说她什么?”“吃屎!”右脸挨了一耳光。

  “啪!”左脸又是一记耳光。

小满被打三耳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