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小满报警

  小满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双眼瞬时失焦。恢复知觉后,她第一反应是打回去。双手紧握又松开,她莫名地笑了笑,眼里滚出眼泪。她本能地拿起手机,想砸向前方,一念闪过,她调转了方向。

  第一个电话打给妈妈章易:“妈,你来合肥。田吴用打我了,你要来一趟合肥。”电话那头立刻炸了:“凭什么?还打人?好,让他等着,我这就过去。”

  第二个电话打给公公田有余:“爸爸,田吴用打人了。我也打电话给我爸妈了,请你来趟武汉。”

  田吴用这时候急了,想冲过来抢手机。小满抓起茶几上的饭碗,砸向电视:“砰!”屏幕从中间的砸痕裂开,向四周蜿蜒游走,白色的痕迹如冰雪,冰冷又锋利。饭碗从电视屏幕借力向上,滴溜溜碰到天花板,粉碎后再回到地面,只剩粒粒残渣。一碗月牙儿还来不及吃的稀饭,喂给白色墙壁、白色天花板和白色瓷砖。

  “我告诉你,我现在打不过你,将来会让你百倍偿还!”小满红着眼睛,抱着女儿,迈出家门,走进风雪中。她的身后,想起了婆婆结实的声音:“滚”。

  “滚?”小满一激灵。“不行。”

  “喂,110么?这里是高新区山水清华小区4栋303,有人家暴,请你们过来一趟。”

  武汉高新区人不多,治安情况良好。警察办事效率非常高,5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两位派出所的警察,一高一矮,都是中年微胖的阶段,穿着深蓝色制服。田吴用抢先一步,指着满地狼藉,“她骂我妈,还把家给砸了。”

  小满倒吸一口冷气,定定神。简要向警察介绍了事情经过。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好好沟通。”高个子警察做完笔录,轻声劝着小满。

  “有笔录,就有案底。家暴会不会对离婚有影响?会不会对监护权有影响?法院判决时会考虑么?”小满跟着警察出门,在电梯里,悄声问高个子警察。

  “会的。”

  “你有兄弟姐妹么?”高个子问小满。

  “没有。”眼泪一滴滴掉在电梯里,砸出小洞。“有个兄弟,婆家人不敢这么猖狂;有个兄弟,我要报警干什么?”

  武汉小家庭战争,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小满小姨。她开着红色马六,带着女儿和女婿,直奔小区门口肯德基。小姨退休前是普松县县城里地税局一把手,有胆识有魄力,擅长接待,尤其能处理复杂问题,人称“章熙凤”。头脑清楚、条缕分明是小满娘家人的一脉相承的优点。小满外公章穆樵在世时,以水利专家的身份当选普松县副县长,为老百姓做过很多大事。至今,普松县黄户水库石碑上依然刻着章穆樵的名字和水库修缮纪要。每次从水库走过,小满心中都有一丝骄傲。外公这一生,兴修水利,从高山引水作坝灌溉万亩良田,为乡里真正做了实事。一辈子不算白活!

  普松县流传一个故事,文革时,革命小将拿着枪对准时任普松县水利局副局长章穆樵的太阳穴,“交出钱来。”章穆樵拒而不交,沉默不语。他早预料有这一天,提前三天把钱让贴身的警卫员带到老山里藏起来了。小将们翻箱倒柜找了一番,没有结果,打了章穆樵一顿,再也没找他麻烦。

  章穆樵1980年过世,他威望高,庇荫后人。章易是老大,一共兄弟姊妹4个,共生了五朵金花。

  当年小满大学毕业,“章熙凤”盘算着,小县城到底没发展前途,不如让五朵金花都来武汉发展。如今五朵金花有三朵花落武汉,另外一个在安庆,一个在重庆——共饮一江水呀。

  “章熙凤”夹裹着风雪,推开肯德基的玻璃门。小满紧了紧单薄的羊毛大衣,大衣被雪水溅湿,尤显沉重。

  最先出声的,是表妹夫章天,“你还好吧?”

  小满摇摇头。表妹一把抱起月牙儿,亲了又亲:“胖妹,你想不想小姨?我给你买好吃的。”

  “他打你了?打你哪里了?”“章熙凤”问。

  “我妈给你打电话了?”小满问

  “嗯,她心里急。让我来看看。”“章熙凤”笑笑,“他打你了?”

  “他打我三巴掌向他妈表忠心。我不能就这么算了。”小满心里憋屈,一口气堵在胸口。

  “他打你的确不对。”“章熙凤”笑笑,“夫妻哪有不打架的,一会我送你回去。让他赔礼道歉。”

  “我要出去住。这个家,我是不想待了。”

  “别废话。出去住,你以为那么容易的?你一个月的工资,够付房租么?够请保姆么?”

  “总会有办法。我要出去住,冷静冷静。”

  “你有两个孩子,大的才上小学,小的还不会讲话。丢儿撂女,你一个人想跑到哪里去?”

  “章家人没死绝吧?死绝了我还有一口气在!秋菊为了一巴掌还打官司呢。他打了我,我要让他付出代价。”小满越说越气,只恨小时候没有练过跆拳道、形意拳,打他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小满脾气好,在整个家族里是有名的。谁家媳妇都和婆婆有过矛盾,只有小满和婆婆相处十年,不出怨言。一来婆婆和她没在一起常年住过,单独相处超过两个月;二来小满嘴善,不肯轻易评价人,省却了很多麻烦和争吵。

  “章熙凤”紧瞅两眼小满,早年的婴儿肥已化作奶脂流入两个娃的口中,银盘似的脸圆中带尖,樱桃口轮廓分明,色泽鲜艳;肤色亮度不如早年,眼袋黛青,显然很久没有饱睡。头顶有一根银亮的白发,忽隐忽现。“章熙凤”看着这个外甥女长大,打小她性格平和,从不惹是生非,这次态度坚决,她怕是有很多事情藏在心里。

  态度坚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第二章 小满报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