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质问田吴用

  “章熙凤”想了想说,你出去住也行。我买的那套房子现在还空着,给你住一个月。你好好冷静。

   10年前小满买落雨区房子,顺带着帮“章熙凤”一起买的。那时房价很低,3000元一坪。“章熙凤”手里有一大笔现金,她颇有远见,预料武汉房价升值快,投资了几套住房和门面。她当时还当着一把手,力劝小满:“买店铺考验的是十年后的眼光。小满,你要有钱别乱花,找个旺铺一生有靠。这比找老公还重要。”果然,一铺吃三代,她入手的几套门面连翻几番,租金是年年噌噌上窜。她是章家唯一一个实现财务自由的人了。

  小满买的落雨区房子,有80多坪。嫌弃这房子阳光不够好,小满结婚后,坚决把房子卖掉了,打算在山水清华附近入手一套。08年,正赶上房价飙升期,几个月之内,房价升了一倍。卖了80多坪的房子转眼只能买40多坪了;买房这事就如中彩票,只能在梦里想想了。

  为这事,小满的父母没有少埋怨她。“你把房子卖了,我们以后住在哪里呢?”“我们都在一起住。”“一起住,老年人和年轻人生活习惯有差异。我喜欢在一边自在去。”有些话,章易含在嘴里没说,山水清华是田吴用的婚前财产,住女婿的房子,总有点寄人篱下之感。再说南北生活差异太大,首先吃的东西就不一样。房子再大,总只有一个厨房吧,何况房子只有三室两厅,才刚刚100坪米。

  “你看你,当时要不卖房子......”“小姨,不说过去,说现在。我若有80岁,还有一大半的人生,总得好好走下去吧。不想再为一套房子懊悔。这些年,爸妈和我吵架,不管他们有理没理,最后输的总是我。房子也是拿来住的,如果住的人不舒服,那房子再大有什么用呢?”

  “章熙凤”一时无话可说,她想,这个外甥女是有些变了,是因为吵架吵的么?是她又不是她。

  一个小时后,章易和葛明出现在橱窗前。两人退休多年,起居有常,气色红润。章易太了解这个女儿了,几句话问清楚情况,决绝地说:“你要出去住,我支持你;你要离婚,我帮你带孩子。家暴不能忍。”小满掉下泪来,到底还是妈妈心疼女儿。

  在小县城,离婚依然是个贬义词。一说离婚,和家风、家教、小三、作风、金钱、阴谋等等紧密联系。夫妻吵架如果是常态,那离婚一定是异类。亲戚也会蒙羞。宁可背负着不好的名声,也不能让孩子受一点委屈,这就是父母心吧。

  “我刚刚在微信上发了房屋信息,明天我想出去租好房子。整理好东西后,再把女儿接过来住。”

  第二天晚上,章易出现在田吴用家中之前,是不想吵架的。“还没到离婚那一步,好歹要给女儿留个后路。”但田吴用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章家人。

  “我出去租房子了,我不想在家里住。我过几天带走女儿。”“不行,女儿我要自己带。”田吴用轻声说。

  “月牙儿我要带走。我来替女儿带。”章易声音含着怒气。“十月怀胎,我女儿带走自己的孩子,理所应当;你为什么不让带走?”

  “女儿我要自己带。”田吴用声音不大,底气很足。

  “你为什么打我女儿?”章易问。

  “她骂我妈了。”

  “她骂你妈,你可以告诉我,我来管教。为什么打人?你妈你不了解?我女儿你不了解。从小到大,她就不会骂人。”

  章易目光烁烁像聚光镜,焦点直指田吴用。田吴用烫得一哆嗦,避开眼光。“男人带女儿,伦理上说不过去。女儿必须跟着妈妈。”

  月牙儿在婆婆手上,她蹲在沙发边,目光复杂,双手紧抱,神色似要吵架。

  章易站着看她,灰白的头发掩不住肉红的头皮。典型北方人的长相,一张白脸拉长时不像驴子就像马。快七十的人了,血压又高,性格暴躁。万一气成个脑溢血,到说不清了。

  章易弯腰抱过月牙儿,指着外孙子说:“敦敏也是我一手带大的,过几天,我就来接他。”

  田吴用这次顾不上烫了,急忙说:“不行,妈,儿子不能带走。”

  章易冷笑:“不带走他,我怕他要长虱子。”

第三章 质问田吴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