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敦敏和月牙儿

  一个月后,小满的儿子敦敏来出租房吃饭。一夜之间,敦敏长大了。小时候头发似钢丝,根根直竖,一摸手心戳几个洞。如今长成一个锅盖扣在脑壳,正好遮住凸起的大脑门。10岁的孩子肾气开始旺健,眼白泛出青蓝色,脸颊透出红润,明朗健康。一笑两粒大门牙,中间缝有一寸宽!说话直漏风。老人说,孩子门牙会越长越合缝。小满两个娃,个性鲜明,一个敦一个敏,各占一个字。敦敏情绪稳定,很憨厚。

  这个世界和他无关,小时候除了吃。轻易不睁开眼睛,吃饱了就睡。敦敏两个月,小满在老家普松,抽空去上街去买件衣服。回来的路上距家50米,碰到隔壁阿姨:“哎呀,你才回来,你儿子在家哭炸翻天了!”一路小跑。

  跑到20米,又碰到一个隔壁奶奶,“快快回家,儿子哭了!”

  跑到弄口,“章熙凤”都着急了:“你儿子饿了,饿哭了。”

  小满飞奔进家门,咦?家里静悄悄的,没人哭啊?

  敦敏的外公擦着汗:“太可怕了!”小满睡了一觉醒来,没找到老妈,没有人奶。牛奶又没有及时凑上口,于是,啊啊啊,他哭得理直气壮。平时不哭的娃,一哭起来,把外公吓得小腿直抖。直到奶到嘴,他才歇气。

   月牙儿不同,她很机灵,敏感。

  睡觉时,一根头发在脸上,小满捻起来,她眼皮轻轻动,她知道。

  楼下车子响啦、哥哥喊一声、外婆炒菜、爸爸放了个屁,她都要睁大眼睛看几下——这个世界所有事情,都和她有关,体现了一个记者的基本素质。

   2个月,她看到阳光透过花窗棱投下的光影,默然一笑;第二天,在同样的地方,看着光影,她又一笑。

  即使只有60天,她也有审美,而且还是高级审美——都看光影啦!她喜欢动手。翻书、抓树叶、捡硬币、捻线、抠小黑点,不在话下;手快,喂饭时稍不注意,就抓到碗,一抓,一手的稀饭。

  小满想,她以后拿笔,会很灵活吧?她以后写作业,会很快吧。

  于是,小满就打听,武汉最好的幼儿绘画老师是谁呀?上幼儿园就送过去,熏陶熏陶!手灵活这点随妈,4岁的时候,小满就有拿着钩针钩裤带的辉煌经历。月牙儿有乃母之风。

   敦敏穿着巴拉巴拉军绿色羽绒服,深蓝色毛衣加一件橘黄色格子衬衫,他龇牙咧嘴,左抓抓,右抓抓。“你怎么了?”“身上痒。”小满扒开衣服一看,里面的内衣还是吵架前一天换的,一闻,汗味沤成腥味,直刺鼻孔。牛仔裤也有一个月没有换了。“你去打听下,不给孩子换贴身内衣,算不算虐待儿童。”章易叹了口气,“这河南不缺水吧?”

  “不缺,我爷爷家有自来水,就是漂白粉味道好重。”敦敏嚼着猪肝,又夹了块洋葱。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呀?我好想玩你的电脑,我也想你。”

  “忙完了,我就回家。”

  “我知道,爸爸和奶奶是你的仇人。我看你在家里一点也不开心。其实,我也不开心。等我长大了,我要把爸爸打一顿。哼,看他天天批评我。”敦敏性格大大咧咧,“我家分成两组大PK,爸爸和奶奶一组,妈妈和外公外婆一组,我做裁判,预备——开始!我希望妈妈这组赢。”大家都被逗笑了。

第四章 敦敏和月牙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