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执意护江山

  几日一晃而过,少了那些阿谀奉承的嘴脸,她在狱中倒也乐得清闲。他则整天埋首于政事之中,不见一丝笑容。

  牢中的日子并不难过,一身囚服,一堆茅草,甚是简单。是夜,她卧于茅上,闭目养神,忽而神色一凛,他还是来了?她转身装睡,凝神听着那脚步声,果然。

  他走上前,似是轻笑了一声,又将一床新被轻轻盖在她身上掖好。她却忽然睁开眼,眸中一片清明,何曾有过一丝睡意?他覆于被上的手一僵,而后直起身,笑道,“怎的不装睡了?”见他揭穿,她微微一怔,也不回答,只是神色冷淡,“国主前来所为何事?”他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只得正色道:“珊珊,你可后悔?”

  “后悔?我为何要后悔?”她轻笑,神色依旧云淡风轻,却刺痛了他的眼。他们之间,怎会如此生疏?她是在怪他吧。

  “珊珊,你又何必执意如此呢?”他轻声道,脸上是一如从前的宠溺。“武则天一介女流,不也一样君临天下?花木兰替父从军,不也一样征战十余年吗?我堂堂将门之女,又有何不可?”她倔强依然,他只是无奈地摇摇头,“珊珊,你可知沙场瞬息万变,凶险非常?”他是在关心她?原来,他还是她的天佑哥。只是她如今已锒铛入狱,是无论如何也回不了头的了。“国主可知,珊珊少时所立下的誓言是什么?”她抬眼看着他,眼中是他看不懂的复杂情愫。“嗯?”他忽然有些急切,他似乎从未听她说过她离京前的事,“是什么?”“从小我便跟着我爹习武,宁愿通读百遍《兵法》《春秋》,亦不愿去翻一翻《女训》。”她轻声说,似是在回忆着什么。他眼中的迷雾被她三言两语悄然拨开,是的,他听懂了。他与她,总是那么有默契的。“是与白将军一般,征战沙场,杀敌立功。”他在她之前开了口,没有反问,而是笃定。她怔了怔,又笑了,“嗯。”

  “天佑哥,”她忽然出声叫他,神色肃然,终是将萦绕心中数日的疑惑问出口,“我的身份被当众揭穿,是否与你有关?”他神色一凛,嘴角的弧度似凝结了一般,她是在怀疑他?“若我说不是,你可相信?”他嘲讽般一笑。闻言,她微微一怔,随后便脱口而出:“我相信。”

  只要你说,我便信。她在心头默念。

  “珊珊,”他嘴角的弧度渐渐扩大,将她揽入怀中,“相信我。”“嗯。”记忆中他主动抱她的次数屈指可数,她不再试图推开他,只静静回抱他,感受他带给她的温暖。

  相下无言,他与她,一如往常。

  几日后,北方夷狄与南方夏国竟似约好一般同时进犯楚国,赵羽随即领兵远征,而他亦将她身份公开,令她执掌帅印,以白觞之名,带兵南下。圣旨初下,群臣乃至全国皆是一片哗然。人人只道当今武状元乃是一奇女子,谁承想她非但是前朝白将军之遗孤,更伴国主巡游五年之久,那些个串通一气揭穿白觞的大臣此时更是大气不敢出,更甚者竟当场昏迷了去,当真笑话。

  翌日,她一身戎装行于城前,他一袭龙袍缓缓行至她身前,缓缓将手放在她的肩上,以示期望。又将一道圣旨交付于她,靠近她耳边轻轻嘱咐着什么。她脸颊微微发烫,幸得那日艳阳高照,看不出些什么。五味面色沉重,将早已备好的上等金疮药交给她,细细看来,似是早已红了眼眶,“珊珊啊,你可得小心点哪,万一...万一你受伤了,那我可怎么办啊?”说完还抹了一把眼泪。也罢,她如此草率地便上了战场,也难怪五味如此担心了。“放心吧,五味哥。”她微微一笑,“我定凯旋归来。”话落,她翻身上马,一路向前,神色坚定。

  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淹没在人群之中,他藏于长袖中的手渐渐紧握成拳,珊珊,若你在战场上受伤,我该如何是好,我又该如何向你的爹娘交代。回想之前那般胆小怕事的五味都愿与她一同上战场,唯恐她有所不测,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那般没用,连她都无法保护好。最后她与五味数次争执不下,便赌气不再理五味,被她这么一闹,五味终是摇摇头,回太医院准备了一大堆的药给她,弄得她与他皆是哭笑不得。

【贰】执意护江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