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伍】收服

  “自是将军先来。”那副将语气恭敬,眼中却是一片肃然,丝毫不敢松懈。她恍然想起那副将名曰刘羲然,家贫,年仅十九便入了军队,日日苦练武功,只为有朝一日能光耀门楣,随军打仗已五年有余,为人爽朗,与军中将士关系甚好。正合我意。她嘴角的弧度渐渐扩大,眼帘下的明眸闪过一丝锐利的光,下一秒便抬手向他刺去。呵,又是这招。他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抢在她之前用轻功飞起,脚尖轻轻点过她的长剑,一个后空翻后手着一匕首向下直冲着她去,她轻轻闪过,他翻身落地。随即又凌空而起,以内力驱使匕首向她射去,却不料她亦凌空而起,脚尖轻点匕首,长剑入鞘,对着他便是一掌,虽只用了三分内力,却也足以将他震翻在地。

  “刘副将!”

  “刘副将!”

  几声惊呼响起,她轻轻落地,向他伸手示意。他右手扶着她手腕,左手轻抚胸膛,站起后似还心有余悸,若非她手下留情,只怕他早已命丧黄泉。“我没事。”刘羲然向众人微微颔首示意,而后又朝她一揖,“多谢将军指教,刘某佩服!”众人见此,皆跪下行礼,齐呼“属下愿誓死效忠白将军!”“好!”她微微一笑,“快起来。”“将军,你这武功如此厉害,是师从何人哪?”有性子稍稍活泼些的起身便凑到她身旁套近乎。“师从家父。”她语气平淡,无一丝波澜,闻其言之人却齐齐睁大了双眼,“白...白武白将军?!”“是。”她微微颔首。“白将军可是出了名的疼爱女儿啊,怎会....”那人话中满是不可思议,边说边在思考着什么。“怎会传我武功是吗。”神情忽然严肃起来,“堂堂白家之女,若不习得白家武功,如何为家争光,为国效力?”“将军不愧为白家人哪。”军师祝清之的一句话引得众人纷纷附和,她一笑置之,思绪飘远。

  犹记少时,她身为白家之女,自然是身负重任,身边上至爹娘,下至学堂师傅,皆对她寄予厚望,为着这份厚望,她寒窗苦读,舞琴弄墨,因着爹娘对她算不上严厉,她亦常常翘了课堂,翻过高墙,到方圆几里外的茶楼看寒门才子吟诗作对,感慨世事万千。

  那时白府风光无限,将军白武与侯爷赵毅战功赫赫,楚国百姓对这两位大将亦是顶礼膜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爹娘乐善好施,常常于家府门前放些粥粮救济穷人,她从小耳濡目染,常常与那些流浪街头的孩子打成一片,与他们分享自己所思所学。

  七岁那年南方发难,爹爹奉司马浩天旨意驻守边疆,叶洪勾结外戚乱党趁机夺位,爹爹回京时早已是变了天。为保白家一族安然无恙,爹爹与赵毅长谈一夜,只得忍辱负重,对奸人俯首称臣。奸相窃国,王朝大变,叶洪父子对百姓重重施压,却逢连月旱灾,庄稼收成少得可怜,百姓深处水深火热之中,常常有人饿死街头。

  她还记得,那年隆冬,有一孩子眉目清秀,衣衫褴褛,整日守在她家门口,却不愿接受施舍,常常望着学堂的方向发呆,她于心不忍,于是带她回府入学堂学习。白武见这孩子骨骼清奇,武功天赋高于常人,于是收她为义女,起名白若,授她武功,命她护她左右。

【伍】收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