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陆】忆往初 地势图

  她的确不辱使命。

  她天生聪慧,武功长进得也快,常常和她一起玩耍。八岁那年的花朝节,三更半夜,正是夜市热闹的时候,她贪玩翻墙上街,白若拗不过她,心下无奈,只好和她一起上夜市。回家途中,恰逢几个酒鬼心生歹念,拦下她们去路,白若为她生生的挨了一刀,那些人见此,慌了神,夺路而逃。她眼睁睁看着白若倒在血泊之中,自责不已,暗自立誓苦学武功。

  因为这事,白武第一次狠狠杖责了她,那日父亲眼中浓浓的不忍,母亲低头垂泪,白若脸色苍白的模样深深刻在她的心上,因此她对自己发誓,定要学好武功,只为守护自己心中在乎的人。后来白若被叶麟看上,白家虽极其不愿,却也毫无办法,只得将白若送入宫中为妃,直至司马玉龙复国,她们再没有见过白若,只听说叶麟仓皇逃走时还将一位爱妃带在身边,从此杳无音讯。

  “将军?将军!”一只手在她眼前不停地晃动,她回过神,暗自收敛心神,故作严肃道:“你们还围在这做什么?都很闲吗?!”众人一听,连忙散开人群,自顾自地做事去了。

  “将军,外头有个人要见您,说是苏州太守派来的人。”一名士兵急匆匆的跑到她身旁禀报道。“知道了。”她摆摆手,示意那士兵退下,自己走到营帐外见那人。

  远远的便见一人身着布衣,手中攥着一卷稠布,神情焦急的等着什么,目光时不时地向四周观望,个子不高,脸上满是稚气,约摸十三四岁的模样。那人见她走来,便收起了焦急,眼中的好奇被戒备替代,他紧紧抱着那卷稠布,试探般问她:“你...你是白将军?”闻言,她不禁失笑,转念一想,自己虽身着戎装,但身形偏瘦,看着也并非凶神恶煞的模样,怕是与这孩子心中所想象的相差甚远,才引得他如此模样。

  “怎么,不像吗?”她收起笑容,正色道。那孩子摇摇头,向她伸出手:“把你的兵符给我看看,我就相信你。”“喏。”她解开腰上系着的结,将兵符拿在手中,在他面前晃了晃,“把东西给我吧。”那孩子见了兵符,也不再多做纠缠,便将那卷稠布给了她。“谢谢你。”她摸摸他的头,说得温柔。那孩子抬起头看她,眼中闪过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随即点点头,飞也似的跑了。

  她带着那卷稠布回到主帐,单手撩开门帘,抬脚进入帐中。“将军,这是?”葛年寿打量着那稠布,问道。“地势图。”她脸上并无太多表情,回答简洁明了。说罢,她将那卷稠布打开,铺在桌上,细细研究起来。

【陆】忆往初 地势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