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拾壹】 智取军粮(一)

  是夜,她覆身难眠,忽而脑海中似闪过一丝念想,只一瞬便又逝去,她睁开闭着的双眼,明眸轻闪,思绪变得清明。

  翌日,苏州城外,大军主帐内。

  “报!敌军已从永州城出发,到达朝阳山南面山脚,现正翻山朝城外而来。”

  “将军,这....”刘羲然见她神色自若,有些摸不着头脑。“刘副将,”她又低下头看着地势图,让人看不清表情,“你说,若你是敌军将领,会选择在哪里驻营?”“嗯...”刘羲然有些犹豫,盯着她重新绘制的地势图看了许久,而后抬起头看着她,语气笃定,“我会选择这里。”他用手指着图中永州与苏州相攘的朝阳山旁。“为何?”她勾起嘴角,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这座山算不得高,且山上大多已开过荒,可收割不少粮草,山脚地势隐蔽,是个驻营的良地,倘若被发现,便可连夜上山,在山上放一把火,借着风力烧到山脚,他们便可不战而胜。”刘羲然的想法竟与她不谋而合,倒是叫她刮目相看。“不错。”她微微一笑,淡淡的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赞赏,“依你所见,我们该如何做?”“这...”他稍稍犹豫,似是在思考着什么。“葛副将,”她转过头看着葛年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派人盯紧敌军的动向。今夜,我便将那一半的军粮要回来!”

  “将军是指...”闻言,周围的将士稍加思虑,眼中皆是流露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光芒。“将军打算如何夜袭?”原先在一旁静静站着的祝清之忽然开口。祝清之乃寒门才子,本应高中榜首,却因奸人陷害而饱受欺侮,一直默默无闻。后来他终于复国,见祝清之满腹经纶,对军事见解独特,又苦于无出仕之道,便叫他随赵羽入军,当了军师。此人虽才华横溢,却有些许自负,实在难以叫他对她信服。“从这儿,这儿和这儿兵分三路上山,另外,以一路精兵诱引敌军,声东击西。”她微微一笑,用手指着图上的几处地方,“三路上山的兵马沿路收割粮田,一旦敌军发现,迅速撤退,并且放火烧山,我倒要看看,他们会如何应对。”“我不认同。”祝清之依旧皱紧眉头,语气不善,“将军从未上过战场,自是不知沙场如何凶险,古有赵括纸上谈兵,如今谁知是否会有另一个赵括害得将士血洗沙场呢?”“你!”葛年寿正欲上前反驳,却被她一把拦下。“哦?”她挑眉,“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你想怎么赌?”祝清之微微一笑。

  “你既对我如此不满,那不如说说,祝大军师对此有何高见啊?”她并不回答,而是反问他的看法。“将军莫非是忘了,那假的地势图?”他挑眉,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敌军既然有本事送来假的地势图,那便说明他们对我军的形势十分了解,此时若夜袭敌军营地,岂不是正中敌军下怀?况且袭军人数那样少,又怎么可能不会引起敌军的怀疑呢?”闻言,她淡淡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军师所言甚是,不过...”“不过什么?”祝清之见她如此,心中疑窦丛生。“不过,”她敛起了笑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我就是要正中他们下怀!”

  “你什么意思?!”祝清之显然已是有了些许薄怒。“诶,祝兄。”葛年寿上前拉住他。“我的意思是,我们便以这件事情为赌约。”她微微一笑,“今夜,所有的将士都听我的调遣,倘若事成,便算我赢。”“赌注是什么?”他稍稍平静下来,问道。“若我赢了,你便要服从我的命令,不得违抗;若我输了,任你处置,如何?”祝清之挑眉,不置可否。

  “将军,这...”葛年寿上前一揖,脸上满是担忧神色,“这恐怕有所不妥。”她微微一笑,了然于心,本是一军战友,却以战事为赌,不论输赢,于军中的士气总归是不利的。倘若她赢了,那还好办,若是输了...将士们好不容易对她心服口服,到时候军中士气定然会低落不少。“无妨。”她摆摆手,从容自若的神情竟与他如出一辙,大约是与他相处五年耳濡目染而来的吧。

【拾壹】 智取军粮(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