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拾陆】新婚夜赴沙场

  封后大典是太后一手操办,极为盛大。他站在高高的阶梯上等着她,她拖着长长的红裙,艰难的踏上台阶,她缓缓走到他身边,他伸手扶她,神色温和如故,眼中却无丝毫笑意。她轻轻将手放在他的掌心,与他并肩一步步走向大殿。直至双脚踏上殿前的地板,他们才缓缓转身看着台下跪着的文武百官,与她并肩看这江山如画,本是他梦中所思所愿。如今这一幕就在他眼前,他身边的她,却并非梦中的她。

  是夜,一轮圆月高高挂起,御书房中灯火却未曾熄灭。

  “国主,这可是您新婚之夜,您....”身旁的太监小心翼翼地出声提醒道,“您若是不过去,只怕不合礼数。”

  “那便走吧。”他揉揉太阳穴,哪怕是假成亲,总也必须逢场作戏,否则,要琅琊王家颜面何存,要他这国主颜面何存。

  “臣妾参见国主。”他步入宫门中,她屈身行礼。由“臣女”变为“臣妾”,不过一夕之间,却怎么也叫他觉得讽刺。他原以为可以凭一己之力稳固朝廷,将她明媒正娶嫁他为妻,如今却只能无奈以亲事来护他王权,如何能不讽刺?

  他微微颔首,脸上再无多余表情。入了房门,跟在他身后的太监,侍卫皆止了步,将房门关上。

  他与她隔桌对坐,半响无言。

  “国主,”她在他之前先开了口,“您当真能放我离开吗?”

  “那是自然。”他微微一笑,面容温和。

  “国主!”门外一声熟悉的鸟鸣声,他心下诧异,是他的亲兵洛萁的暗号。洛萁一直与葛年寿互通书信,若无大事绝不会如此莽撞硬闯。

  “何事?”他见洛萁跪在地上,嘴唇紧抿,心中忽然腾升起一抹着急。

  “这是葛年寿将军送来的信,请国主过目。”说罢,便将他口中所说的信双手呈上,他伸手接过,心中微微忐忑。

  他将信纸展开,目光随着字迹依次看去,信中内容如下:劳洛总管告知国主,无岭峰一役,折损兵力极多,需得援兵支援,此外,白将军身先士卒,虽斩杀敌军上百人,然与夏国三皇子交战之时不慎身受重伤,现昏迷不醒。臣葛年寿保护将军不力,望国主严惩。

  该死!他手中力道极大,那信纸不堪重负,已然被他揉成一团,攥在手心。

  “备马!”他毫不犹豫,心中着急万分,“即刻调谴十万兵马,南下援助白将军。”

  “是。国主,马已备好了,就在宫门外。”洛萁拱手道,话落不再多加停留,纵身跃上屋顶,消失不见。

  他轻轻跃起,直奔宫门而去。见着宫门外拴着的马,便立刻解了缰绳,翻身上马朝南方而去。

  数日前,两军已然开始交战,她多次设下埋伏,皆被夏徵逸躲过,交战多日,难分胜负。

  自那夜夜袭得胜后,夏军即刻加强了戒备,她亦不曾有丝毫马虎,她下令让军队士兵日日操练阵法,以求以少胜多,得以困住敌方五万兵马。

  那日,她看着卖力操练的士兵,微微出神,想起这几日来军中的谣言,只一句“国主已下旨立后了!”便叫她的心乱成了一锅粥。她又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玉佩,暗自下定决心,定要取胜凯旋而归。那玉佩是她及笄那日父亲所赠,听白武所言,这玉佩原是一对的,她手中一个,另一个被白武送给了他的救命恩人,以作谢礼。她娘则与她说这玉佩乃白家世代相传,日后定能护她周全,思及爹娘,心中思亲思乡之情更深,加之大仇未报,叶麟不知所踪,不禁感慨万千。

  她设法将敌军引入阵法之中,果然得胜,一举歼灭五万劲敌,谁知夏徵逸竟留有后手,带上了三千亲兵破她阵法,无奈之下,只得正面迎敌,将敌军引入无岭峰。

  她骑于马上拼命挥舞手中长剑,斩杀敌军上百人,忽然听见耳边沙沙风声,知有劲敌前来,立刻调转马头,与夏徵逸交战。

【拾陆】新婚夜赴沙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