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拾有壹】桃花运

  京城。

  封后大典余热未消,七日罢朝之期已然过去,京中百姓茶余饭后讨论的,无非便是谁家的女儿未出阁多半嫁不出去,或是谁家的公子哥又惹上了哪门子桃花,只是这一日,又多了一种说法:国主新婚之夜突然生了场大病,太医院想尽各种办法亦无能为力,至今仍未苏醒。

  纷纷攘攘的大街上,名曰悦心茶楼的一间雅间中,端坐着一名方才归来的蓝衣男子。

  “公子,”一名女子身着素衣,跪坐在那背着大刀的冷面男子身边,“喝杯茶吧。”

  “碰!”房门应声而开,外头的男子抬脚而入,还未见着人,声音早已到了他耳中:“我说石头脑袋啊!你说说你不声不响的回来也就算了,一大清早的还把我叫到这儿来,你到底想干嘛啊你?”来人正是新任太医令兼大御师丁五味,一入了雅间,便伸手一把抢过桌上的茶杯,仰头一口气全喝光了。

  “怎么?扰了你丁大御师的清梦了?”他不在意地挑挑眉,似笑非笑。

  “那倒没有,嘿嘿。”丁五味才喝完茶,低下头便见得有一身着素衣,眉目如画的女子跪坐在赵羽身旁,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国主当真生病了?”他神色淡淡,语气中却满是怀疑。

  “唉,别提了。”闻言,他抬起头,心中却真真的生出了些许担忧,五味却浑然未觉,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那徒弟也真是的,刚娶了个美人回家,后脚就跑到苏州城找珊珊去了,说都不说一声,我这太医令,为了拦住太后进他的寝殿我容易嘛我?!”

  “国主去了苏州城?珊珊情况如何了?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事的?”他一连串的问号倒叫丁五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从何说起了。

  “诶我说你个石头脑袋阿,我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这几天这么累死累活的你都不关心一下,我徒弟这么一去你就这么担心了?你好意思吗你?啊?”五味仍是不改那活宝性格,话匣子一打开便说个不停。

  他瞥了五味一眼,并不理会他的啰嗦,右手习惯性地向后欲拔出大刀来,五味便坐下求了饶:“行行行,我说,我说还不成吗?着急什么,真是的。”

  “我那徒弟啊,让那个什么洛萁跟我说赶紧叫你回来,领着十万大军救他们去。”

  “你说什么?国主和珊珊有危险?”他着急地抓住五味的肩,不停追问。

  “不是不是,你别这么激动嘛。”五味被他摇得差点找不着北,连忙解释道,“徒弟是叫你派十万大军去支援他们,至于珊珊嘛,那个洛萁什么都没说。”

  他松开手,皱着眉沉思了许久,倘若珊珊没有危险,以国主的脾气该不会那么冲动才对,只是......关于夏国三皇子他亦略有耳闻,此人用兵如神,曾为夏国立下不少战功,城府极深,此次攻打楚国应是筹谋已久,怕是不好对付。

  “我们走。”他一拍桌子,起身便朝门外走去,那女子随他一起站起来,跟在他身后。

  “哎哎,你们去哪啊?”五味挡在门前,不让他们离去。

  “苏州城。”他依旧惜字如金,面无表情。

  “就你们俩?别逗了,现在十万大军还没有集结好,你们怎么去?还有,这个女的是谁?”五味指着他身后的女子,大声质问。他皱皱眉,没有答话,五味说得没错,可是集结大军需得好几日的光景,倘若国主与珊珊真出了什么意外,他该如何是好?

  “小女子名为徐箐,家中变故,蒙赵公子搭救才捡回一条命。”那女子向前走了一步,向五味欠身施了一礼。

  “哎呀石头脑袋,你什么时候也遇上桃花运了?”五味满脸笑容地扶起那名自称徐箐的女子,又跑到另一边和他说起悄悄话来了,徐箐后退一步回到原来的位置,听见五味这话只是笑笑,并不反驳。

  “徐姑娘只是随我进京而已,你想多了。”他狠狠瞪了五味一眼,开口解释,丝毫不知背后的女子眼中的满满失落。

  事实确是如此。他与夷狄大军停战后便收到了国主派人快马加鞭送来的信,叫他赶紧回京,且不能打草惊蛇。他连夜赶路,途中在一驿站休息时却看见一弱不禁风的女子在街边卖身葬母,又逢当地恶霸欺凌,差点儿失了清白,于是当即便挺身而出,救下那名女子,便是徐箐。他帮她安葬了母亲,她无依无靠立誓跟他到底,他无奈与她挑明自己身份,她却不以为然执意报恩,便只好由得她去。

  几日一晃而过,十万大军已然集结完毕,大军挥旗南下,他不辞劳苦亲自领兵,却狠下心不让她跟着去,任她如何哀求哭喊皆是无用。

【贰拾有壹】桃花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