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拾有肆】大战而伤

  顷刻之间,一军五偏,一偏五队,一对五车,五偏五方为一方阵,以偏师居前,让伍队在后跟随,弥补空隙,阵形为鱼鳞状,向敌军阵中闯去。两阵相撞,五偏五方入死门,又从生门破出,敌军从未见过如此解法,个个皆是猝不及防,一时间九门阵已被鱼丽阵所扰乱,阵形一乱,攻势自破。

  敌军阵形既乱,自然也毫无攻击力,反而被那五偏五方所成之一方阵所困,众人见得此景,士气高涨,更是起劲向敌军杀去。夏徵逸为九门阵后军主力,见九门阵被破,微微眯眼,眼前浮现出一道倩影,那女子温柔回眸,朝他微微一笑,正是他魂牵梦萦的人儿,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沙场中奋力杀敌的她,唇边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后又扬起马鞭,朝她的方向而去。

  她挥剑又杀了几人,剑身染上的鲜血缓缓滴落,她目光冷冽,毫不留情。忽而见得一人迎面而来,她微微一怔,提剑应战。

  夏徵逸长剑出鞘,攻势迅猛,直直地向她的左肩刺去,她右手挥剑去挡,却被他瞧出了端倪,上次被他所伤的,便是左肩。剑尖堪堪刺到,却又变了招式,剑身与她擦肩而过,独留一道长长的口子,泛出些许鲜血。她吃痛地护住右臂,运气凌空而起,闪过他的招数。夏徵逸收剑刹那,接着进攻,长剑横挥过去,内力直向她身。

  他凌空跃起,脚尖轻点马鞍,左手揽过她的腰,右手执扇半开,轻轻一挥已化杀招。

  “天佑哥?”她诧异地看着他的侧颜,两人落下同乘一马,他看着她微微一笑,眼神温柔地叫人安心,“没事了。”她点点头,靠在他怀中,闭上眼试图忘掉沙场中的鲜血。

  他将视线移向对面那人,眼中泛出杀意,夏徵逸皱皱眉看着他怀中的她,神色复杂。他收剑望向沙场中仍在大战的两军,大声喊道:“撤!”

  夏军得令,全部退至阵后,十万大军已然折损了大半,夏徵逸恨恨地咬咬牙,调转马头挥鞭而去。

  众人在原地呆望了几秒,随后便激动地发出胜利的号角,她睁眼看着他微微一笑,靠在他肩上沉沉睡去。

  他静静看着怀中安然睡去的她,眼中满是心疼与怜惜,良久,他轻轻叹气一声,你如此信我,我却无法护你一世安然无虞,你该叫我如何是好?这般想着,唇边不自觉的现出一抹苦笑,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挥鞭带她离开血流成河的

  沙场。

  苏州城,太守府。

  “将军?将军这是怎么了?这位公子又是谁?”他丝毫没有理会江灏的一系列疑问,抬脚便进了厢房,将怀中横抱的人儿放在软塌上,这才转过身看向那苏州太守,冷然道:“军医呢?”江灏硬生生地吞下肚子里的一大堆疑问,又见面前这人气宇轩昂,心想应非寻常之人,便吩咐家丁去请城中照顾难民的军医过来,为将军治伤。

  “劳烦江大人替我夫人准备热水,毛巾和上好的金疮药。”他拱了拱手,语气淡淡,说罢便转身坐在她身旁,不再说话,只静静看她。

  此人竟是白将军的夫君?江灏疑惑想着,但看那人看白将军的眼神,那般含情脉脉,倒也不似做伪。只是那人方才竟那般无礼,直闯太守府上,只是想想,便气都不打一处来。不过既然是白将军的夫君,见得白将军受伤而心急倒也合常理。如此想着,便点点头,出去了,随后便派人送了东西来。

【贰拾有肆】大战而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