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拾有伍】为你,死不足惜

  他用毛巾蘸过热水,轻轻替她擦净了脸颊。而后又替她褪去身上战甲,不知是谁的血染红了她白色的里衣,刺伤了他墨色的瞳孔。

  他轻轻将她左肩上的衣裳揭开,皮肤白皙的香肩上被深深刻下一道血痕,一眼看去,可称触目惊心。他将她扶起,靠在自己肩上,用毛巾轻轻擦拭她的伤口,生怕弄疼了她,伤得这样重,还硬撑着去打仗,他皱着眉,脸上担忧之意更甚,今日伤她那人武功极高,看那人之言行,应是夏国三皇子无疑,他怎能一时疏忽让她挣开了手去?该死!他手中的力道渐渐加大,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嘶...”她微弱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他连忙拿开放在她肩上的热毛巾,转眼却见她缓缓睁开了眼。

  “天佑哥?”她用手撑着床榻坐直起来,乌黑的发丝垂落在左肩的伤口上,他抬手轻轻拨开她的头发,她转头微微一笑,苍白的脸色上有了些许血色,更显倾国倾城。

  “别动!”他语气稍稍严肃,双手扳过她的肩,正欲替她上药,便被她伸手挡住,“我自己来。”她低下头,难掩一脸绯红。

  “我来。”他不由分说的抓住她的手腕,看着抬起头一脸错愕的她,用只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这是口谕。”“可是...”男女授受不亲,她话出一半,却微微一怔,想起他曾替她以口吸出背上毒血,那时他们便早已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罢,思及此处,她放下抬起的手,算是默认。

  他无声轻笑,轻轻替她清理了伤口上的血迹,露出一道狰狞的疤痕。他皱眉,她忽然慌了神,看看肩上的伤疤,又看看面色不善的他,试探般地开了口:“是不是很难看?”他回过神来,向她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你伤得这么重,怎么还敢去打仗?不要命了?”说着便板起脸,似是生气的模样。

  为了你,我死不足惜。她在心中默念,开口却是玩笑般的反问:“天佑哥,若是我死了,你会如何?”“我?”他一愣,随后握住她的手,语气严肃:“我不许你死。你说过,无论天涯海角,你都要陪着我的。”她怔怔地看着他,眼中泛着点点泪光,她微微一笑,点头说好。

  好,天涯海角,我都陪着你。

  他低下头看了看她的伤口,又看看她的右臂,本想撕开她右臂上的衣裳替她上药,却又想起了什么,抬起头说道,神色略显尴尬:“珊珊,你将右手上的衣服剪开吧,我替你上药。”

  “嗯。”她低下头拿起旁边的剪刀将手上的衣裳剪去,耳根子却渐渐发烫。她手臂上的那道伤痕被白皙的皮肤衬得更是可怖,那刀痕并不深,只是稍稍有些发炎,因此看着更为狰狞。他帮她清理了伤口,又扶着她睡下,在她床边坐下静静看她。她轻轻闭上眼,脑中却浮现出这些日子的种种情景,昔日她受伤总盼着他能来救她,可他真的来了,却那般不真实,似梦,又如眼前的迷雾,任她无论如何也抓不住。她迷迷糊糊的想着,手中微微用力反握住他的手,下意识地紧靠着他的手臂,沉沉睡去。他一怔,只轻笑着摇摇头,眼中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宠溺。

  翌日。

  她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窗外的一缕艳阳透过薄薄的窗纸照进房中,她抬手挡在眼前,微微偏头,却见得一人趴在身边睡着,右手手臂被她的头微微靠着,左手与她十指紧扣。她微微红了脸,握着他的手轻轻一松,却惊醒了那睡着的梦中人。

  “醒了?”他睡意朦胧,却不忘朝她微微一笑,抬手揉揉眼,又按了按右手手臂,方才放下。

  她点点头,复又低下头看着松开的手,心头稍稍落空。

  洗漱完毕,她与他携手出了房门,恰巧碰到江灏派来的管家邀请他们共进早餐,她与他对视一眼,点头欣然答应,毕竟她与这苏州太守还有一笔旧账未算,既然他找上门来,又岂能放过。

  跟着那管家到了堂前,却见门边两侧站着许多人,中间那人便是江灏。他们刚踏入堂中,那些人便齐齐朝他们行了一礼,她与他皆是惊疑,却并不开口。

【贰拾有伍】为你,死不足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