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拾有柒】救人

  半响,才直起身朝她拱手一揖,“不知将军这地势图是从何而来?这确实并非下官所送之图。”“哦?”她挑眉,眼中闪过一丝猜忌,“这便是当日江大人派人送来的地势图。江大人确定没有看错?”

  “下官愿以人格担保,此图绝不是下官送去之图!”江灏再次拱手作揖,语气恳切。

  “既然如此,那本帅也不强人所难。”听她松了口,江灏还未来得及松口气,便听得她接着说道,“不过既然此事事关江大人的名誉及军中重务,还请江大人鼎力相助,查明背后缘由,也好还江大人一个清白。”说着便拱手一揖,丝毫不给江灏拒绝的余地。

  “这....”江灏愕然,心中忐忑,倘若不查明真相,说不准便会被扣上一个私通叛贼的罪名,可如今府上亦不太平,只怕一不留神便又出了事。罢了罢了,此事关乎项上乌纱帽,还是谨慎为好。

  “老爷,外头来了个葛副将,说是有要事要报告白将军。”管家在外头敲了敲门,轻声道。

  “让他进来吧。”江灏看了看身旁两位的脸色,才悠悠开口。

  “是。”外头传来管家的应答声,随后葛年寿应声而入,神色十分焦急。

  “出什么事了?”她出声询问。

  “将军,敌军以人质要挟,祝军师已然独自带兵前往救人了。”葛年寿已顾不得什么繁文礼节,上前略微一拱手便开了口。

  “什么?”她大惊,却依然冷静,“可有派人前去支援?”

  “末将已派刘副将带队前去支援,刘副将会沿途留下军中暗号,以便援兵前去援助。”

  “好。”她微微颔首,接着下达指令,“我们马上回军营,我带着一千兵马前去支援,你留下指挥其他人,军中马上戒严,任何人不得违令。”

  “末将领命。”葛年寿拱手作揖,嘴唇紧抿,神色严肃,他正欲转身而去,却听得他的声音响起:“珊珊,敌军既然有心以人质要挟,只怕早已布好了陷阱,只带一千兵马只怕远远不足。”她仰起头看了看他,随后点点头,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便再加一千精兵。走吧。”

  三人刚出了江府房门,她似又想起了什么,回首道:“地势图一事,便有劳江大人了。”

  “好,好。”江灏连声答应,“救人要紧,此事将军便放心交给下官吧。”

  闻此,她亦不再多留,急忙走了出去。

  待到一切安排妥当,已是下午时分。

  刘羲然带了几个伤员一瘸一拐地回来,把军中众人都吓了个遍,几个人相互搀扶着,众人忙不迭地上前帮忙,她领着众人将他们几人送至帐中后才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伤成这样?”“回将军,我们都中了敌军的埋伏,没有救下祝军师。”刘羲然硬撑着回答,面上露出自责神色,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将军,小心树...”还未说完便昏死了过去。

  “究竟怎么回事?你们在何处中了埋伏?”她皱起眉,转头问其他几人。

  “嗯...回将军,在小树林中。”一名伤得较轻将士率先开了口。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可见到了祝军师?”她微微颔首,接着问道。

  “回将军,属下吴沣。我们确是见到了祝军师,不过敌军拿祝军师威胁,副将不敢贸然进攻,因此才中了埋伏,没有救下祝军师。”那人接着回答。

  “我们走。”她不再思索,转身便出账上了马。他忽然凌空跃起,稳稳落坐在她的马上,她吃了一惊,转头却见他笑得无害,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我没有马了。”

  “你...你的马呢?”她心下诧异,慌忙问道。

  “喏,在那呢。”他用手指着另一个方向,她循着他修长的手指望去,果真见得他的马被一个受了轻微脚伤的将士骑着,她轻叹一声,转头不言。“驾!”他满意轻笑,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扬起马鞭绝尘而去。

【贰拾有柒】救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