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叁拾】内奸

  “你是谁?”她眯了眯眼,盯着那张陌生的脸,顺手甩掉那人皮,右手剑鞘一甩,换左手接过,右手握住剑柄,拔剑出鞘,那人只觉一阵冷风拂过,一把宝剑已架在其脖子上,杀意渐浓。

  那人却只短短惊愕了几秒,便随即反应过来,吞下藏于口中的药丸,不多时便七窍流血,暴毙而死。

  “这....”众人更是惊讶万分,这苏越确是一家上下死于敌军之手,亦因此而入军打仗,可此人是如何又是何时易容成苏越的模样潜伏于军中,却无从得知。敌军既能易容成苏越的模样潜于军中,自然也不排除军中有第二个苏越的可能,那....众人看着地上那“苏越”的尸身,皆惊慌的望了望周围,生怕不留神便遭了下一个“苏越”的暗算,似方才跟着那人去的几个将士般尸骨难寒。

  “众将听令!”她高举令牌大喊,试图安抚军心,“大家听我说,现在不是互相猜忌的时候,如今敌军来势汹汹,定是有备而来,我们更该团结一心,方可突破重围。”众人本已人心惶惶,听得她一番话,想起上回便是按她所示摆了那鱼丽阵才得以以少胜多,又心觉她的话确实在理,心头自是平稳了不少,当下便不再东张西望,只耐心等着她的命令。

  “大家分头找找这附近有没有什么隐蔽之处,也好先避一避。”见众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她轻轻松了口气,如今腹背受敌,自是躲为上计。

  众人皆点头称是,纷纷四处找寻起来。“珊珊。”他忽然出声,她一愣,随后转头看他,却见他盯着一棵树不知在看什么。“怎么了?”她朝他走去,轻声问道。“你过来看。”他开口道,随后转过了头,她恰行至他身旁,两人险些撞上。他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脸上,她脸颊渐渐发烫,只好故作镇定的朝他身旁的树上看去。那树应是有些年代的,有些树皮已然脱落,稍稍一看却看不出什么。“你看这里。”她正疑惑,便听得他的声音响起,又见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着树皮上的一处地方。那是树皮上颜色最深的地方,仔细看才能发现那树皮上有一处浅浅的划痕,是一个很奇怪的符号之类的图案。

  “将军,这有一个洞口。”她还未来得及深想,便听一将士说发现一灌木丛后有一个隐蔽山洞,她转过头微微颔首示意,又回过头去看了那图案一眼,将那图案的模样牢记于心。

  “呃。”她才刚刚转回头去,便听得背后一声闷哼。“怎么回事?”她低声道,目光紧紧盯着他的身后,他转过头,却发现一个将士身后中了一箭,当场毙命。随后又从远处不断射来许多箭,众人慌忙挥剑挡开,他亦抬手打开折扇,另一只手揽过她的腰,将她护在身后。

  “大家快进洞里躲避!”几个将士将祝清之扶到洞里歇息,却见此场景,连忙大呼,众人一边挥剑一边朝洞口退去。他以内力护体,又提气跃起,挡开射来的箭,两人在洞口稳稳落下,总算进了洞。

  洞外的箭雨丝毫无停下的势头,众人进了洞中,又用在洞外找到的几块石头堵住洞口,这才安心歇下。

  经此一番混战,死伤将近几十人,一行人早已疲倦不已,也顾不得其他,纷纷席地而坐。她与他并肩才入洞中,见众人皆是靠墙而坐,便也与他们一般坐下了。

  洞外的箭雨落地声已愈渐稀疏,天色愈发的暗下,想来已是夜里了。她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头微微仰起靠着墙发着呆,双手自然垂下放在地上,偶尔动一动在地上画着什么。似是想起了什么,“腾”地一下坐正,把正闭目养神的他吓了一跳,他睁开眼,却见她捡起附近地上的一根小树枝,在地上画出一个图案。

  “怎么了?”他倾身向前,看着蹙眉沉思的她,洞外透入的光轻轻打在她脸上,映入他墨色的眼瞳。她的面容,从来都是这般轻而易举地闯入他的心。

【叁拾】内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