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岁寒

杨弥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有女岁寒

  这是盛夏,天气仅用一个热字是无法形容的。

  海岁寒浑身酸溜溜的,工作了一整天,全身软软的,很疲倦。

  现在,她正沿着林音北路走,再等会儿,过了级桥,向左拐,就到家了。

  路灯早就开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十一分,天还不是很黑。

  整个路上见不到一个人影,夏风醉人,热熏熏的,一点一点的浸透路上有生命的生物。

  路两旁玉兰早过了花期,一树的绿叶茂密,无边无际的蝉鸣不知疲倦的啼叫,草丛中还时不时蹦出几只蛐蛐儿。

  这一带是高级住宅区,安静得很。

  “真想回去就好好睡一觉,可是还要给常乐洗衣服,还得做晚饭。”海岁寒挠了挠脸,自言自语。她摸到了一个小疙瘩,是蚊子咬的,很痒。

  路灯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她不紧不慢的走着,背上背着一个卡其色的双肩包,上面挂着的小兔子一晃一晃的。

  刚下了级桥,前面就冒出一个男人,手中把玩着一根棍,看到海岁寒,像是看到猎物,一脸横肉笑的一颤一颤。

  “小妹妹,身上有钱吗?”男人朝她走近,一身的酒气刺鼻,手中握着的棍子在她眼前晃荡,说话的声音在寂寥的夏夜里有点渗人。

  “没,没有,没有钱。”海岁寒腿开始颤抖,脸变得惨白。

  “真的没有钱?”男人手中的棍在她面前晃悠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她,穿的衣服很旧,是两三年前流行的款式,仔细看还是男款的,浑身瘦不拉记的,看着都没有几两肉,看着也就十来岁的样子,个字倒是挺高的。

  “书包......把书包拿过来。”男人凑得近了,只有一臂的距离,邋里邋遢的胡子看的清清楚楚,身上还有呛人烟味。

  海岁寒本能的用手护着书包,趁着男人没有防备,撒腿就跑。

  “还想跑,给我站住。”男人见她逃,抡起手中的棍子就砸过去。

  幸好,她跑得快,没有被砸中。

  男人像是暴怒了,看到地上有三个酒瓶,抄起两个又砸上去,“嘭”的一声,砸到了海岁寒的头。

  酒瓶碎成碎片,混着残留的酒,碎了一地。

  一股猛烈的撞击在海岁寒头上绽开,额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一阵疼痛和眩晕让她的意识恍惚。

  她没站稳,一下子趴倒在地上。玻璃碎片扎到了她的身上。皮肉里。

  疼......

  男人见她不跑了,露出一脸恶心得逞的笑容,沙哑的声音凑在她耳边:“继续跑啊。”

  海岁寒的一只手依旧护着书包,这是她整整两个月冒着酷暑在游乐场做人偶扮相挣来的,准备当生活费。

  想到这里,她心里燃烧着无尽的愤怒......她的辛苦,她的努力。

  白费了。

  可恶的家伙!

  “啧,啧,啧。年龄不大,眼珠子挺会瞪人的嘛。再瞪一个。”男人蹲下来,看着她的头开始往外冒血,笑得更厉害,眼睛看着她一股愤怒而又疼痛的样子,一把扯过她的书包。

  海岁寒被再次甩在地上。

  男人也没有站起身,迫不及待地蹲着直接翻着她的书包。书包的底部,有一个黑色的钱夹子,摸着是厚厚的一打钱。

  男人恶心发怵的笑容像是放大了一样,在她的脑海中一波一波,晕开。她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男人点着黑钱夹子里的钱。

  夜,仿佛又黑了几度。

  空气似乎变得有些诡异。

  男人拿了钱,刚想站起来,突然感觉到一束强烈的目光拉扯住他,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看向趴在地上的海岁寒,目光一对视,莫名的被她扑闪的大眼睛怔住。

  他突然听到血液流动声,心脏跳动声,浑身更加不自在,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而此时,海岁寒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幽幽的暗红光。

  他呆呆的望着海岁寒,她的眼睛就想个清幽却又望不到底的深潭,透着一股蛊惑的味道。

  男人陷入她的那双眼里,像是失了魂一般,“啪”的一声,丢下的手中的黑钱夹子,眼神渐渐失去焦距,恍若失魂人偶。

  “钱,交到我手里。”海岁寒说话声里带着一种迷惑味,声音轻轻而又坚定不了抗拒。

  男人双目暗淡,机械的掏出钱,交到海岁寒手中。

  收回钱,海岁寒徐徐站起身,随手抹去头上的血泽,凑近男人,一字一顿的说:“你是一只乖狗狗,叫两声让你给我听听。”话说完,紧紧注视着男人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暗红色。

  她双手交叉,嘴角勾起一抹笑。

  男人立刻趴在地上,手脚并用起劲的爬着,嘴里:汪汪。叫了几声。地上的玻璃碎片割破了他的手,他像是没有半点感觉。

  海岁寒拾起书包,起身想走,又看了一眼还在爬着的男人和满地的玻璃碎片,一脚踩在他的背上,盯着他的双眸,一抹坏笑爬上眉梢:“你喜欢吃玻璃碎片。”

  话说完,周围有风吹过,不似原先的闷热,反而很清凉。

  海岁寒满意的打了个响指,嘴里扬起,抚了抚衣袖,“谁让你先招惹我的。”

  蹲着的男人此时像是着了魔一样,在地上爬,捡起刚才掉落的玻璃碎片,一块一块的往嘴塞,表情像是吃到人间美味一样。

  “乖,慢慢吃。”海岁寒看着男人的动作,语气轻轻。

  空气似乎又冷了几分。

  海岁寒拍了拍书包上的灰尘,背上,快步走开,长长的马尾辫在夜风中轻摆,很快消失在左拐角。

  男人还在原地对着那堆玻璃碎片胡吃海塞,与原先凶狠恶煞的模样灿若两人。

  他的背后,不知何时站出了一个人。那人穿着长长的黑风衣,衣领立起,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那双丹凤眼看了男人片刻,眉头渐渐皱起。

  路灯下,那人的皮肤白的像是没有血色,让整个夏夜变得清凉。

  那人思索了一会儿,用手扣了一下左耳,“校长,我找到尹大人的气息了。”只是,还有一些问题,很奇怪。

  话音落下,人就消失了。

  玉兰树上,又响起了蝉鸣,昭示着一切归于平静。

  “岁寒,回来的这么晚啊。”邻居家爷爷出门倒垃圾,身上穿着一件松松的睡袍,看到海岁寒,笑着打招呼。

  “嗯。”

  “你额头是怎么回事?”邻居爷爷这才看到她额头上的伤口。

  海岁寒此时有些晕乎乎的,摸了一下,随口说:“不小心磕到的。”

  “快回去吧。丫头。”

  看着海岁寒走远,邻居爷爷捻了捻胡子,“这丫头命苦呀!多大点人就没爹没娘,今年才十二岁。”

  邻居爷爷下了楼,看着外面盛开的月桂花,花香醉人。

  邻居爷爷记得是在六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夏天,许朝茨带着一个小女孩进家。

  据说是这是许朝茨刚过世的妹妹的女儿,才六岁。

  一转眼,就六年过去了,快啊,时间过得可真快。

  住宅区栽满了月桂,适逢花开时节,随处都是浓郁的月桂花香。

  夏夜虽热,可这花香不知不觉间就让温度低了不少。

  顶层的小阁楼里,海岁寒来着窗户,花香渐渐渗入屋中。

  

第一章 有女岁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