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梦亦似真

  这是一间封闭的屋子,四周的空气很烫很烫。

  没有声音,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窗,透进来一缕阳光。

  屋内静的诡异,咚咚咚的心脏跳动声清晰可闻。

  玻璃窗投应过来的光,只照射到一半,就中断了。

  中断的位置下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

  “铃铃铃......“海岁寒一从被窝里伸出一一手,将闹钟关掉。

  她又将眼睛闭上。

  又做了那个沉闷的梦。

  那种感觉很真实。

  还好,只是梦而已。她闭着眼睛不再去想梦中的东西。

  外面还是墨蓝色的天空,空气中夹杂着月桂花香。

  大约过了三十秒,海岁寒立刻坐起身,穿衣服,叠被子。

  惬意的闭眼三十秒对她来说已经是很享受的了。

  她用手理了理头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比了一个V。

  ”小海,起的好早。“表哥打着哈欠,半眯着眼看到正在洗脸的海岁寒。

  海岁寒朝他摆摆手,“哥,你起的也好早。”

  她的头抬起,昨天流血的地方还没擦掉,因为是在侧面,她没有注意到。

  从表哥这个位置,刚好看到海岁寒湿漉漉的脸,以及侧边的血结痂的印记。

  “你的头上?怎么回事。”表哥走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只有一撮干涸的血凝结成的痂,他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结成的血痂,下面没有丝毫伤痕。

  “哦,可能是不小心粘的红墨水。”海岁寒嘴里含糊的说。说完,她又赶快用水洗了一下。

  洗过之后的侧面光滑洁白无瑕。

  海岁寒从小就有一些与正常孩子不同的地方,比如:身上的伤疤一夜就可以消失;再比如,极度愤怒后,会发生很奇怪的事情;再比如,下雨天,从来都不会被雨淋湿来;再比如......

  这些的奇怪,与众不同,只有她和另外一个人知道。

  表哥感觉有些奇怪,但看她额头光洁干净,也没有多想。

  就在他快要走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突然回头说了一句:“小海,洗漱完到我房间来一趟。”

  海岁寒的表哥叫许常安,今年十九岁,暑假就要结束了,他今天晚上离开。

  要问这个家里谁与海岁寒关系最好,那绝对是许常安无疑了。

  舅舅常年在外工作,回家的次数很少。舅妈一门心思扑在她的小女儿许常乐身上。

  许常乐是许常安的妹妹,今年六岁,患有中度自闭症。

  所以,这个家,看似富裕,实则很凄凉。

  “哥,有什么事吗?”海岁寒今天没有扎头发,任由着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显得脸更小了。

  许常安发给她一个小盒子。

  她打开,里面是一踏钱。

  “这个,你自己留着用。估计我妈她也不上心。”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你开学就上初一了,在学校好好的学习。”

  “知道了。”海岁寒嘟着嘴,“但是,哥,我的钱已经够花的了。”

  她合上小盒子,想还给他。

  “你拿着吧。”他手上转悠着一只笔,“对了,整个暑假里,你每天下午都去做志愿活动,我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哪有。”她笑了笑,将钱收好。“哥,你什么时候走啊?”

  她的确是在撒谎,整个暑假,她都在游乐场,作人偶扮相,而不是什么志愿活动。

  “中午吃完饭吧。”许常安说。

  “那我陪你一起去火车站。”

  炎炎夏日,天还未亮,一天的早晨就开始了。

  “乐乐,乐乐,乖,吃一口饭,香香的。”舅妈端着饭,站在许常乐边上,苦心孤诣的喂饭。

  海岁寒和许常安在餐桌上安安静静的吃饭。

  这样的生活已经六年了,自从六岁时她来到舅舅家。

  那时候,许常乐刚出生。

  “对,这才乖,来,再吃一口。”舅妈用纸巾擦了一下许常乐脸上的饭粒。

  许常乐突然一把推开舅妈。

  “你这孩子。”舅妈放下碗,小心翼翼的的摸摸许常乐的头,脸上带着笑容“乐乐,乐乐是个听话的乖宝宝,我们吃饭好不好。”

  饭桌上的两个人一边看着,一边吃饭。

  舅妈所有的心思,满腔的母爱,都在许常乐身上,别的事情她都不再关心。即使是她的亲生儿子,许常安。

  所以,做饭通常是海岁寒的活儿,洗衣服也通常是海岁寒的活儿。

  海岁寒小的时候,很想不通,自闭症它是个什么鬼东西,为此,她还特地趁舅妈不在的时候,偷偷的捉弄许常乐,可是也没有什么效果和收获。

  最后,她得出的结论,这个小妹妹可能是个傻子。

  她第一次这样跟许常安讲的时候,许常安拧着她的耳朵,告诫她,这话千万不要让舅妈听到。

  于是,就没有了第二次。

  她也听到过无数次舅舅和舅妈的争吵,是关于什么,她太小,不太懂,只知道提到了乐乐。

  “据报道,昨天夜里,位于浦市级桥附近发现一名中年男子,晕厥在地,经医生检查,该名男子腹内有近百篇玻璃碎片,幸于抢救及时,没有造成生命危险。在这里希望有异食癖的患者,珍爱生命,理智饮食。”朝文报道。

  看着电视里讲的新闻。许常安一口奶险些喷了出来。现在的人活的都如此刺激了?玻璃碎片也吃。

  “看到没有啊!玻璃千万不能吃,知道吗!”许常安指了指电视,一副语重心长的教育着海岁寒。

  “我又没有异食癖。”海岁寒翻了个白眼。

  “万一那天有了呢!”许常安说。

  万一那天......海岁寒脑子里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她遇到了一个坏人,半路大劫她,想要抢她的钱。

  她跑。

  坏人用玻璃瓶砸到了她。

  然后,眼看着钱要被偷了,她不甘,怒火冲天。

  然后呢......

  然后她......

  然后她让坏人还钱,很生气的说他只能像狗一样四条腿趴,最喜欢吃玻璃碎片。

  新闻。

  她又抬头看了一下。

  地点是在......

  级桥。

  果然,又是这样。

  那个坏人真的把玻璃碎片吃了。

  她很想不通,每当怒气冲天,难以控制的时候,她就会做出奇怪的行为,事后浑身疲惫,回忆起来,感觉像做梦似的。

  

第二章 梦亦似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