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人生而已

  送许常安到火车站后,她不免有些伤感,又要半年才能再见到表哥。

  回家的路上,她一路踢着石子,回想起小时候,表哥偷偷的背着大人带她去钓鱼。

  也是夏天,他们俩穿着短裤在水边玩水,玩完之后,像模像样的模仿大人钓鱼。

  许是她运气好,第一次钓鱼,还没等几分钟,就钓到一尾鲤鱼。

  她兴奋的给许常安看。

  然后放到身后的鱼桶中。

  过了了一会儿,又掉到一条。

  又一条。

  许常安在旁边看的心急。

  他一条鱼也没有钓到。眼巴巴的看着她掉了一条又一条。

  等到天快黑的时候,他们收拾工具,她开心的数着她鱼桶里的鱼,数来数去,总感觉少了一些。

  再看看许常安鱼桶里的鱼,怎么都感觉眼熟。

  她当时问:哥,你鱼桶里的鱼怎么像是我钓的那条?

  许常安说:天下的鱼长得都差不多。

  这样一路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级桥的最后一个石阶。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周围,没有人。

  当然,现在还是白天,天空湛蓝不见云彩,附近还能看到人,不会遇到昨晚的事了。

  她走出一步,下了石阶。

  突然感觉到空气变得冷了。

  这明明是八月下旬的天,她又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问题啊。

  她继续往前走,大约过了一米的距离。

  空气似乎又冷了几度。

  她再一次看着四周。

  奇怪的是,眼前的景物似乎模糊起来,她揉了揉眼,想看的清楚一点。

  原先还是蓝色的天空此时变成橘黄色,暗沉暗沉的。远处也没有人影,那是?

  她努力的望过去。

  是一片沙漠。

  没错,是一片不见边际的沙漠,风沙吹过来,迷到了她的眼。

  海岁寒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当沙子钻进眼睛,弄的她直流眼泪时,她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这是真的。

  她努力的揉啊,眨眼睛啊,等到努力的将沙子弄出来时,她看到前方的沙漠里有一直骆驼。

  骆驼在与她相背的方向,渐渐的,越走越远。

  “等等,等一下。”海岁寒大声的喊。

  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追上这只骆驼。

  因为它是这里除她之外唯一的生命。

  她努力的朝着骆驼的方向跑过去。

  跑了一会儿,她累的大口大口的喘气。奇怪的是,她发现,越是跑过去,越是感觉离骆驼越远。

  她蹲下来,望了望暗橘黄色的天空,没有一丝的生气。

  她冷静下来,慢慢的回想经历的整件事。

  她当时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刚走下级桥,天当时还是湛蓝色的,远处还又一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天。

  眼前奇怪的景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的的呢?

  应该是........刚走下级桥。

  不对,刚走下级桥,还没有变化,是又走了几步之后才这样的。

  好像只有三步。

  她看了看远处的那只骆驼,心中有一种被牵引的感觉,想要追上去。

  这种想法冒出来,她居然感觉骆驼离她近了一些。

  她又使劲的甩甩脑袋。

  不对劲。

  无形之中,这只骆驼,给她的视觉传达一种蛊惑:追上它。

  她眨了眨眼,突然感觉眼睛里有一种清凉的东西蔓延开来。

  她再次朝骆驼那里看过去。

  那里还有什么骆驼。

  远处是漫漫无际的沙漠,再无其他。

  她发现这些脚下的这些沙子,不似寻常的样子。

  沙子会不会自己动?

  她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此时的天空又暗了几分。

  她回头看过去,原先走过的路的痕迹已经被埋没。

  如果按着原路返回呢?她想了想,照做了。

  她闭上眼睛,按着脑海中来时的路线,一步一步原路返回。

  她的方向感和记忆力非常好。尤其是在闭上眼睛的时候。

  虽然眼睛是闭上的,但她依旧能感觉到周围的环境又暗沉了几分。

  很快,还有一步,她就要走到原来的地方。

  “轰隆”一声,剧烈的旋转声将她震的一下子趴到原点。

  她睁开眼,那些沙子像是有生命一般,上升,扭动,再旋转,扭成一个圈,最后崩裂。

  刚才的轰隆声就来自于此。

  “你走出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飘过来。

  她的小脑袋从地上昂起,看到一个穿着长长的黑风衣的男子现在离她不远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是谁?”海岁寒吐出一口沙子,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好奇又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人。

  “不是坏人。”那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害怕,轻轻的笑了一下,“我叫肖维安。”

  海岁寒依旧带着几分警惕。

  是啊,坏人,都会说自己不是坏人,不过,看着也不想什么好人。

  “刚才是幻境,我设下的。”那人继续说。

  “什么意思?”海岁寒很迷惑。幻境?是什么。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很好,天是蓝的,远处还有几个人在聊天。

  “就是刚才你所看到的,感觉到的东西。”他的左手往下一指,突然间,四周一闪,又回到了原来暗橘黄色的沙漠里。

  “明白了吗。”他问。

  海岁寒点头。

  那人又说:“能够走出来的人,都是特别的人。通常情况下,人是又不出来的。”

  “走不出来会怎样?”海岁寒问。

  “就做了一场梦,醒了就没了。”

  “我这也是梦吗?”

  “不是。”那人吹了一声口哨,不知何时,他的肩上多了一只黑色的鸟。

  鸟在他肩上叽叽咕咕几声,飞到海岁寒面前,突然变成了一把黑色的钥匙,形如羽毛,颇为好看。

  “这个,特古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那人看着钥匙落到她手中。“特古学院就是学习这些的地方。而你,你并不属于这里。”

  海岁寒用手摸摸钥匙,凉凉的,滑滑的,听了他的话,有些发怔。

  “你想想,你与正常人的差别,你身上发生的那些无法解释得事情。”那人声音里带着一种魅惑,走过来,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与他们不一样?”海岁寒像是突然醒过来,大声问。

  他嘴里吐出四个字:“人生而已。”

  人生而已。

  

第三章 人生而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