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与盲

乌栗子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疯子与“医生”的初次见面?

  “冯。”

  “冯?”混乱的梦境被嘈杂的声音唤醒,“今天”又无可奈何的归来。绿发少女盲目地抬头看向热闹的人群,孤独的野兽在内心深处如泼妇般的撒野,打算让她回归婴儿蜷缩的安全牢笼里重新沉眠。

  她本人似乎也挺赞同这个想法,低下头就要埋进课桌里,却被面前的好友钱理苏一把抓起:“要死啊冯子茧,马上就要上课了,还睡!”

  她软绵绵地回答:“哦……”然后又要低下头去。幸亏钱理苏手疾眼快,一把扳正了她的身子:“是不是昨晚通宵看马猴烧酒小明了?有这时间不如摸鱼!”“得了吧,满江的鱼都快被你摸死了……”冯子茧打了个哈欠。“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等等!你脸上糊了什么东西?我擦擦……这是什么东西?”钱理苏用手抹了抹那点明显是飞溅上去的不明鲜红色固体,正想吐槽时,闻到了一股铁锈味。

  “番茄酱。她弱弱地回答。“你你你确定??”钱理苏有些奇怪的问道,不过之后就释然了。嗯,这一定是个梦,睡一觉就好了。

  于是,钱理苏在众人目睹之下,惨叫一声惊醒。回头一看,冯子茧正向她投以无情的幸灾乐祸的嘲笑。脸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那红色的圆印子。

  “终于醒了?都睡两节课了!”语文老师狠狠地把语文书立在讲桌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钱理苏同学,到外面罚站!”

  钱理苏纳闷地打开门,西北风席卷着她的耳膜。她走出去,关上门站好,这才发现手上的红印不知何时消失不见,铁锈味也自然无影无踪。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前所未有地撞击着她柔软的内心。刚下课,她就跌跌撞撞地蹒跚地向教室里冲去。

  “然后呢?”年轻的心理咨询师忍不住好奇,轻轻地打断了她的话语。

  “听我说。”冯子茧有些不耐烦,“然后我就给她解释了。”

  冯子茧继续说:“关键是那真的是番茄酱,我只不过是一不小心溅到脸上了,亏她这么敏感,要不然我还忘了呢。于是我就在她睡觉时把脸上的番茄酱舔掉了,她手上的我用抹布擦了。”

  “……没了?”他有点难以置信。

  “没了。”她理所当然地说。

  “你好友知道做了什么反应?”

  “她翻了个白眼。”冯子茧想了想。

  “我也想给你翻个白眼。”

  “噗。”冯子茧笑了,“信不信我告你不尊重精神病人,医生。”

  “小姐,你傻了么。我是心理咨询师,不是医生。”说实话,心理医生自己都冶不了心病,又怎么医别人。所以他现在也只是个心理咨询师,原因就是这个。

  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去妄想争取,最后只会使它离自己越来越远。就如……什么来着?为什么忘了?正当他头晕欲裂时,冯子茧的一句话使他回归现实。

  “我会常来的。记住,我叫冯子茧。”她放下纸币,起身离开。

  “那你也要记住,我叫擎依。”擎依职业性地笑笑,递给冯子茧名片。

  第二天。

  “请开始你的瞎扯。”擎依简单粗暴通俗易懂开门见山地说。

  “关于穿越回去杀外祖父一说,首先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穿越回去。有三个选项:虫洞,黑洞和那些穿越机器。首先黑洞我们就不管了,没有一个人知道黑洞到底长什么样,甚至连存不存在都不知道。它只是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一个假设。更没有人知道人进入黑洞里后人体会发生什么。就算你爬出来不会被再吸回去,要知道它的史瓦西半径是780万千米,我就问你你怎么回来。而且黑洞里面的时间流逝比外面的慢,就算你爬出来了,地球都毁灭了。然后是虫洞。找到虫洞的概率和黑洞一样渺小,也不说了。最后是穿越机器,首先穿越机器所处的地方和几十年前的地方是一样的,万一几十年前这里是被堵死的呢?那你就要孤独地卡墙里窒息而亡了。而且你又认不得年轻时的外祖父,我就问你怎么办。”

  “而且那时候的你并没有出生,搞不好会因为时间回潮把肉体也回潮成细胞人间蒸发了。就算你千辛万苦地终于杀到了你外祖父面前,并杀掉了他,可万一你是捡的怎么办。更重要的是杀完赶紧回到穿越机器的旁边回去对吧,万一穿越机器被他们当废铁丢了怎么办。很好,你就要坐牢了。万一你祖父又救回来怎么办。所以这事情有太多的多变性,无法控制。最后心如死灰的你终于知道真相:把地球炸了,这个愿望才能实现!可你来匆匆只来得及带把刀。关键是核武器根本就带不成,万一真炸了怎么办,你这么想。所以根据多宇宙论,宇宙系统会自动筛选那些有失败的反应的宇宙送给你。所以为什么每次明明有50%的机率,百分之百都是失败。所以现在的宇宙并不是单一运行着,而是不断交替的运行着。宇宙系统会抑制住最好的可能,但也会抑制住最差的可能,使宇宙万物都平衡运行着,不多不少,不好不坏,中庸之道。”

  “那么是谁抑制着宇宙系统呢?又是谁操控这一切呢?我想,以我们人类现在的智商应该想不透的。没有人会想到这一方面。世界被被操控的世界所操控的世界操控。在他们看来,我们只是蚂蚁。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一切就行了。管好柴米油盐什么的。”

  “其实这世上都是由他们的剧本来运行的。谁是要扮演谁,谁要被万人唾弃,谁要名扬千古,都只是他们随口一说而来。”

  “真正有才华的,并不是那些淹没在历史长河里的人物,成了笑话,或成英雄。是那些从未被记载过的人。如何?我的剧本你满意吗?”冯子茧轻轻一笑。

  “……你是不是中二病犯了。”

一、疯子与“医生”的初次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