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

  晚会本来是要参加的,结果被流行感冒给耽误了。

  于是别人三天的假期到了魏惟这儿,成了四天。元旦当天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到了奶奶家也还是兴趣泛泛,拿出手机点开对话框,周念念二十多条信息的显示在一众群发的新年问候里特别扎眼。

  会不会是埋怨自己没有去晚会呢?

  周念念:喂喂,你没事吧,你同桌说你感冒了,很严重吗。

  周念念:晚会不用勉强的,你放心。

  周念念:刚刚有个叫邢靖远的人找你。

  周念念:很帅嘛!

  ……

  魏惟昏昏沉沉地一下子醒了,她不常玩微信,微信只是用来和长辈联络感情的,她终于想起来自己答应了邢靖远要给他周念念的微信的。

  再一看微信显示的邢靖远的请求已经是四天前了,魏惟感觉很不好意思。

  魏惟:抱歉啊,好像把你给忘了。

  这么说好像有些奇怪。要不直接把微信给他好了。

  纠结的空当,邢靖远先开口了。

  邢靖远:你同学说你感冒了。

  这……这是不用她解释的意思吧。

  魏惟:哈哈,最近感冒的比较多,被传染了。

  邢靖远:嗯。

  魏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他。刚好那边奶奶也叫自己上桌吃饭了,于是魏惟把电话号码给了邢靖远就去吃饭了。

  魏惟招小孩子喜欢,小侄子吵着要和魏惟靠在一起吃饭,但魏惟怕把感冒传染给他,就催他去别的地方。小朋友不开心,撅着嘴巴。

  魏惟被逗笑了:”程程乖乖吃饭,一会儿小姑姑带你去楼下玩。“

  于是魏惟饭后便披上外套,带着程程下楼溜达,魏惟怕冷,穿得厚厚的,唯一的不足是羽绒服没有帽子,夜风吹得耳朵有些疼。小朋友拉着她就往小区里的健身器材那里走。

  天冷,没什么人在楼下,一旁有人哆哆嗦嗦地走到垃圾桶旁,扔完垃圾又哆哆嗦嗦地跑回去,单元门关上的时候声音有些大,魏惟下意识地把手从兜里抽出来,捏了捏耳垂。

  ”小姑姑,我想玩秋千。“一旁的魏程扯了扯她的衣袖。

  魏惟抬了抬眼,唯一还可以工作的秋千上坐了老大一个人。

  灯光有些暗,那人穿着连帽衫,外面套件黑色羽绒服,长腿交叠着,盈盈的手机的灯光照着帽子下的半张脸,隐隐约约能看见白色的耳机线。看样子已经坐了不短的时间了,那人不急不慢地调整了下腿的姿势。

  哪来的大龄儿童?

  魏惟牵着小朋友凑过去,迎面吹来一阵冰冷的风,魏惟缩缩了脖子。风也吹了些动静进她的耳朵,那人低低的吟唱声一下子砸她心上。听得不太真切,她在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太久没听清京的歌所以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那种感觉就像喜欢了一个人很久,在人潮里总以为自己有一瞬看见了他一样。或者说,看谁都像他。

  魏惟重重地摇摇头。

  那人停了下来。魏惟急忙开口:”请问我们可以玩一会儿吗?“

  ”魏惟?“那人抬起头,手机的光线将他的线条切得很分明,但看起来很柔和。他把帽子摘下,顺手扯掉了一只耳机。

  ”啊。“魏惟有些惊讶。”邢靖远。“

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