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3

  两人步行至一家夜店前。

  Red Rose.

  青意涟涟的藤蔓挽着殷红花蕾,极富创意地组成一行英文名牌。右下角还不忘细细镌刻night club的标注,表明这的确是处寻欢作乐的不二场所。

  只是,当他将后景一收眼底时,才忍不住发出惊疑的叹声。

  “诶……这是!?”

  尖塔教堂闪着Ruby woo一般神秘的亚光。代表爱情,美与情欲的女神“阿佛洛狄忒”,幻化成它园中乳白的雕像。美人赤裸着一双纤足,十指倾斜瓷瓶,清透溪涧蜿蜒淌过每一寸净土,私心引领着来客前往妙不可言的圣地。

  从敞开的门里,可以瞧见色彩斑斓的花窗,与工笔难描的穹顶。

  “‘红玫瑰’,教堂风包装的夜店,设计者的恶趣味。或许这两种感觉很矛盾,甚至可以说是格格不入,却意外的备受赞誉。”

  “Sex是它旗下的酒吧。换言之,后者是高级的Bar,而前者则是以酒为主的Pub,简称分支。”

  像是提前猜准了少年的反应,她眼睑半阖解释道,依旧是个漫不经心的神态。

  语调被早茶时候的风袅袅吹散开又绕了去,轻叩那人的耳膜。

  事实上,切莫尔的嗓音里压着根深蒂固的惰性,慵懒也带着些许老式胶片的梦幻感。不经意间,又卷着热爱烧着了的情思,旋起酥磁的尾声闯进人们的心房引经据典,贯彻起独裁的享乐主义。

  掉入甜蜜陷阱的情人们不能自已,他们愿意不断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以缀饰。

  至少,面前这位流浪各地的画师认为,她不论是站在美国上世纪的红地毯上侃侃而谈,还是在某个现代著名的歌剧院里大放异彩,仅凭这般诱人的声线,就没有人会质疑她的能力。

  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打碎了近乎所有的猜想。

  “我在这里工作。”

  少年蓦地屏住了呼吸。他成年了,也当然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

  胸腔里开始歇斯底里的冲撞,海市蜃楼一样美丽的幻梦,那样毫无预兆地坍塌在眼前。

  ”是…在这儿控麦的MC吗?还是迪吧里跳舞的Dancer?“

  小心地绷紧唇角,他企图握住最后一根稻草希冀。

  “小家伙,你应当听说过夜店MB吧,”

  “他们俗称”Money Boy“,是金钱的男孩们。“

  切莫尔倾过脸颊,在那种斜度里,可以看见她的唇珠张扬地撬动着空气。

  是个轻微嘲讽的设定。

  ”而我,可以衍生为所谓的“MG”。笑容里充满物质的被收买者;”

  “也是你们口中不齿的prostitute。“

  她就那样撂完了所有说辞,再次转身踩着牛津鞋,昂首走进了教堂夜店。

  半晌,少年才消化掉这么多信息量。反应过来后,忙不迭地追上去赔罪。

  他简直懊恼至极,这位特殊的姑娘一定误会了自己,打心眼儿认为这是一个鲁莽的俗人。

  ”抱歉,我不该问这么多的……让您感到困扰了,真是失礼。“

  “先生,并没有什么大碍,用不着如此道歉,”

  “我带您来这里,是想帮您一个忙。为了答谢早上这杯香草茶,”

  “也为了偿还一位故友的人情。”

  切莫尔伸出呢绒兜里的手,小幅度朝着右侧摆了下,以示她只是在秉公行事。

  两人过了安检。

  一名白衬衫的工作人员信步朝这对男女走来,指缝间夹着枚印章。

  “要在手背上盖章吗?”

  印泥是玫瑰形态的,娟红瓣叶一层层舒展,蓓蕾合拢,仿若里面睡着位娇嫩的拇指姑娘。

  “是的,先生。这相当于您的‘票’,Please cooperate with my work.”

  工作人员笑起来斯文有礼。公式化的解释后,他拉过少年的手背,印章轻压。

  一朵透明的玫瑰便诞生在青色脉络间,与底下鲜红的灵魂相映成趣。

  “这样一来…你就是’红玫瑰‘的。”

  工作人员忽而凑近,气息混着低柔呢喃,拂过少年的面颊。

  他吓得倒退几步,浑身的汗毛止不住竖立起来。罪魁祸首却恍若无事地离开,只留下了微妙的谜面。

  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句判决。

  “走吧。”

  “嗯……好。”

  少年愣愣地应道,跟着切莫尔穿过一条长廊。

  纱幔垂下来,静悄地遮住了每一扇窗。墨绿色泽的丝绒分叉开,每一间空格都挂满大名鼎鼎的画作。

  烛火阑珊,像是误闯进十九世纪的画廊,鼻腔里浸润着真迹的颜料味道。

  突兀地,他的脚步被钉在一幅布面油画前。

  “这是梵高的《星夜》吗!?”

  粗犷笔触飞旋出涡旋星河,汹涌的蓝将地平线上一切村庄吞没,旁边的丝柏树如同躁动不安的火舌,直直挺入云端。

  作者完美地诠释了一个意象世界,同时,深入骨髓的忧郁也幻化成整片星空,铺天盖地砸向你。

  “’The Starry Night‘,我非常崇拜他……“

  少年轻轻摩挲起油画,发颤的指腹下,色块层叠起伏的感觉那么真实,仿若穿过岁月,触碰到了那年正刚刚出世的杰作。

  他感到喉咙有些发涩,字音都粘连在了一块儿,像含着口威士忌。

  “‘我一定要画一幅在多星的夜晚的丝柏树。……然而我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这幅作品:一个多星的夜晚,基督是蓝色的,天使是混杂的柠檬黄色。’“

  切莫尔站在他旁边,忆起《亲爱的提奥》一书里的原话。

  她轻柔朗诵起来,声线缱绻极了,恰到好处地让人看到一位坐落窗前的画家,执着羽毛笔,正跟自己的弟弟满心欢悦地倾诉着灵感。

  ”潦倒和疯狂的斗争成就了他。或许在被割掉一只耳朵后,上帝在他另一只耳朵旁好心提示。“

  少年缓慢地眨了下眸,眼睫纤密,衬托出两湾安静的水域。

  ”嗯。他也在告诉我们,”

  “一个不想活了的人有多么热爱生命。“

  ”你把你的画卖到这里吧。“

  ”真的!?可、可以吗?“

  他倏地睁大瞳孔,神色涌现出一丝欣喜,却还是不相信地反问。

  ”真的。待会去和店长谈下报酬。当然,你也可以当作兼职。每个月来卖几幅画。“

  她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动作居然透出一种可爱的狡黠意味。

  ”真是帮了大忙了!能把自己稚拙的画跟大师们挂在一起,是以前做梦也不敢肖想的。衷心感谢您,切小姐。“

  ”不用这么客气。我一下子还了两份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两份人情?哦,您是指您的故友……“

  ”那个酒吧里给你名片的人,她曾帮了我一个忙。她让我给你找份体面的工作,画师先生。”

  少年笑起来,他牵动嘴角,指节穿过面前人的手心,挽到了双唇下。

  如同虔诚的信徒,印下虔诚的吻。

  ”Honorarium.请收下我浅层面的谢礼。“

  ”来日可期,绅士的人儿。愿你和Red Rose合作愉快。“

  她抿唇,矜持的酒窝打着旋,又偏偏露出一点妖精的破绽。

  “这样一来,我还真是’红玫瑰‘的所属了。“

  ”同僚,一起喝杯鸡尾酒吧。这样我们就有机会说‘cheers’了。”

  两人默契地对视。

  他直起身,唇边的弧度配合性地延伸,作出个邀请的手势。

  “那么小姐,且随我来。”

Chapter.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