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随你去

  鋆庭一时间不知所措。三日不曾回家,不想家中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就连乔宁也被自己的杀母仇人带走。她心中一团乱麻——我尚且什么都不知道,便什么都失去了吗?没有了家和家人,我是该流浪,还是手无缚鸡之力走向死亡?我曾经引以为傲的灵资,现在看来不过是小孩子玩的把戏,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原来不堪一击。我要报仇吗?可是凭我紫彰的实力,怕是连如何死的都不知晓。鋆庭年少骄傲的心跌入低谷,她这才发现自己所谓的天赋不过是身边没有对比的错觉,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尊敬和吹捧不过是因为自己权家大小姐的头衔,自己以为的成熟只不过是年少的天真。现在的她,没有依靠,没有生存的本钱,甚至没有走下去的目标和方向。头颅要炸锅了一般,心脏也像被一双大手撕扯着,鋆庭茫然的站起来,腿不受大脑控制的迈向通向自己房间的暗门,那里早已不知是被父亲还是那灭了自己一家的女子毁掉。

  她只是向前迈着步,看不到房间的一片狼藉,看不到房门外刺眼的阳光,看不到完全失去生机的大宅,脑海里还笼罩着密室里刺眼的黑暗和浓浓的血腥,眼前却渐渐变的模糊,景象通通消失,天地变成了茫茫然一片白。悲怆的乐声响起,铮铮似千军万马的军营中锣鼓齐鸣,那么恢宏;忽而只剩弦声,弦音促而转急,如泣如诉,如怨如慕。鋆庭的悲伤被无限放大,捂住耳朵失声呼道:“停,不要再奏乐了!”,继而双眼变得通红,充满愤恨和杀气,“你和那女人是一伙的,我要杀了你!”

  紫彰灵不受控地自她体内迸发出来,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看似无限大的白茫茫之境,灵力却在不远处触了壁似的弹射而回。如缎带般的紫彰灵来回纷飞似蝶起舞,被曲末一声裂帛之音惊到后悉数收进鋆庭体内。自称是异乐族之王的男子虚幻的身影在此时显现,只见他一脸哀伤看着无助的小女孩,“此曲名为《上别》,有回神之效。孩子,很抱歉我没法帮你,我不能杀她。”

  鋆庭本意识回归了些,似是自言自语般说,“大概是因为我真的是个孩子吧,你说的话我自始至终没听懂过一句,你又何必再言语。”榆苏无言以对,“我可以封了你的记忆,然后带你走,但是以后,你恐怕不能再用原来的权姓示人了。”鋆庭摇摇头,“虽然我没得选,但是我不需要抹掉这段记忆,十年来第一次品尝到痛苦的滋味,很新鲜的感觉,”说着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我要报仇,我不能与你走。”“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性子倒是坚毅。帝喾或许选对了人。和我走吧,随我去异世界里学习新的法术及继续修炼你的灵力,这样才有报仇的资本。以那女子的灵资和背后的势力,凭你现在的发展前景是永远对抗不过的。如若不然,你可还有别的选择?”

  就在榆苏以为小小少女在凌乱无法思考和重大打击的情况下无法拿捏时,她却突然平静的说了一句,

  “我随你去。”

  “我不管你是何人,只要能给我力量,让我日后有能力对抗那有着描金纹身的女子,我便和你走。何况你还救了我。”鋆庭站起来,青涩的面容上覆盖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镇定和严肃,“我虽是世家小姐,但也不是自幼靠着家族名号打出来的名声。既然权家已散,我自此便是权家家主,日后更名改姓君霆,待我君霆重摘权鋆庭之名之日,便是我为权家复仇雪耻之时。犯我权家者,亡!”

  榆苏长叹一口气:“你这孩子......”。鋆庭,不,是君霆,答道:“谁不想当孩子,但以我权家现状,我还有资格无忧无虑、有资格坐拥父母打下的家业吗?”“好,小小年纪有此志向,那我便成全你。你可还记得当日我所说的改灵人吗,此人乃异世界派来动灵世界的使者,是我界不可多得的人才。改灵人兼备动灵世界灵资与异世界法术,我现为你指一条明路及附上一封推荐信,找到此人后向其习武,汝之武道必能再精进。待你能力达到一定层次之后,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等等,我平日用惯了剑,如今你拿走了黑王,我以何为武器?”榆苏答道,“弑魂认主,除你之外也再无他人可用。但现在却不能给你,毕竟你灵资尚浅,况且权家已经在那女子家族势力的监督之下了。至于武器嘛”,榆苏意味深长的一笑,“等你把普蓝老怪成功说服之后,自然少不了你的。若是能继承到他的至尊典藏——五毒剑,那必然是大助力啊。”

  “要我如何说服?”君霆面露不悦之色。虽是自小独立,但到底许多路父母早已铺好,她难免少了些待人处世之理。榆苏扶额叹道,“君霆小姑娘,年轻人要客气一些,若是你这样蛮横,那老怪物怕是要把你打下山去。此人极爱饮酒,带上美酒,不怕引不出他来。带上这封信,到时候给他看便好,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另外,我用音递空间术将你送到普蓝改灵者所在的普蓝山脚下,山脚有一小镇名为兔窝镇,镇上采购行装等若干事务你看着来,这是一袋灵铢,哥哥能做的就到这儿了。”说罢抵上一袋叮当响的钱币,五指做弦就要架琴,君霆低估道,“素不相识就要做人家哥哥,嘁。”榆苏听觉灵敏,君霆这一通抱怨入耳惹得他手中琴弦一颤,但还是故作没听到般呵道,“千万莫动,紧闭双眼,四下平稳的时候睁眼就能看到目的地了。”

  君霆不待他说完,“快开始吧,别念叨了。”

  榆苏无奈笑笑,五指划过,铮铮弦音响起,君霆只觉周身开始暗下来,像是有风暴席卷而来,“这异世界的法术,竟然有穿破空间的力量?”不待她多想,眼前的世界彻底暗了下来,“难得的旅行,我才不要闭着眼。”睁眼一片混沌,君霆不禁怀疑,我这是到哪儿了?这是才发现自己周遭是被一片明光包围着,似鱼儿吐出的水泡一般裹住自己,不被黑暗吞噬。好奇的伸出手去触那光滑的圆壁,瞬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被黑暗完全掩去了轮廓,伴随着一股撕扯力,像是要把手掌生生和手臂分离一般的刺痛传来,君霆闪电般撤手,光圈又一次将她笼罩在其中。唤出紫彰灵,借着周遭弱光,君霆细细查看手腕处,竟已有一道浅浅的红痕。“好险,若是我力气不够大,岂不是手掌都要被这空间黑雾的力量撕碎。这小哥哥还未说清便将我送了过来,真是草率。”此时君霆早已忘了是自己催促着人家莫要絮叨。但吃了这一次亏,也再不敢贸然行动。数息之后君霆总算是知道了榆苏让她闭眼的道理,周遭的黑雾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近灼瞎双眼的色光,像是有无数种亮闪闪的颜色一般炫目,辨不清赤橙黄绿,青蓝粉紫。慌忙召出紫灵覆盖于瞳孔之上,那些光像是被吸引了一般尽数向其瞳孔涌来,就在君霆以为自己无力招架的时候,光束却奔她后方而去。

  哐当!她顺势重重摔在地上,渐渐适应了柔和的太阳光之后,君霆睁开眼睛,看到刚才那些强光奔袭的地方,正站着一个气宇不凡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一袭浅蓝窄袖长衫,长发规矩竖起,光洁的额头上纯白抹额随风扬起。只见他走了过来,扶住君霆即将歪下去的肩膀,沉声到,“你的眼睛受伤了,闭眼。你且告诉我,是谁送你来的?还是,被某些家伙骗来的。”听到“某些家伙”这个词,君霆眉间不易察觉的动了动,看来那个异乐族的王还有更多待她发觉的特征。此时眼前一阵冰凉,仿佛有冰块在眼上慢慢融化,眼皮上的负担越来越小,待一阵麻酥感过后,低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可以睁开了。”

第二章 我随你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