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绿水青山之处,东山再起在此

  第三章绿水青山之处,东山再起在此

  自己正落在一片密林之中。“我...这这是哪里,你又是”不等君霆说完,那少年便打断了她,“既然眼睛看得见了,回答。”一双极浅的琥珀色眸子盯着她,面无表情。大小姐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定了定神说,“请问,你可认识普蓝老...先生吗?”忍了忍,普蓝老怪一词终究是没有说出口。“答非所问。”少年转过了头便要走。君霆不敢轻易泄露自己的消息,又不好放任他走,急中生智道,“你可认识帝喾的前主人?”少年骤然回头,神色却还是淡然,“果然是榆苏助你来的。他早就说要带人过来,怎么却只有你一人?他若是还不敢来见我,你也不必来了。”君霆瞬间觉得躺着中枪,茫然至极。“话都叫我说完了,你也该发言了吧小朋友。”“劳驾阁下,带我去见普蓝先生,我有东西要交给他。”少年负单手而立,摊开右掌,君霆的钱袋便像刚才的光束一般被吸过去,君霆正要夺回,少年淡定一瞥,“你以为这只是个钱袋子吗?此乃异世界特有的灵囊,低阶可装小型物件无数,中阶可容世间任何大小行装,高阶可盛下切实存在的空间。榆苏倒是大方,一出手便是中阶。”说罢,手掌放于灵囊之上,顷刻间翻掌便见一封墨色纸信。

  在动灵世界,这信纸的色迹不同,表示所传事物的重要性不同,如每层灵资一般,也分为白、黄、紫、殷、墨及玄。读法自然也不同,实力如君霆这般,是无法阅读高层灵资者所书写的内容的。君霆讪讪嘀咕,“既然你也是异世界的人,灵资还足够高,那你便看吧,不过我可不能给你白看啊,要是随后不将普蓝带到我面前,我可要赖上你了。”

  少年不相信似的笑笑,“还不知道对方来历,甚至连名字都一无所知,就要赖上了,好大胆的小姑娘!”“你要看快看,别耽误了我买酒。”少年指尖绿光划过,信纸悄然展开,却不像白黄色信纸那样自己发出声来,而是化为了一粒蚕豆大小的绿光落在他的指尖,忽明忽暗,而少年则是用指尖散漫的在空中划着无规律的轨迹,时不时将手指点向眉心。渐渐的,绿色光源越来越浅,终消失不见。而少年也若有所思的看着君霆。君霆被盯得奇怪,问一声怎么回事,少年却明显严肃起来,“灵资修炼枯燥,异世界法术更是晦涩难解,若是你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终日泡在这些东西之间,怕是要失去一些弥足珍贵的东西啊。”君霆道,“那这样看来,你果然是认识普蓝了?”少年不易察觉的蹙眉,“小姑娘又答非所问。”一阵寂静。

  君霆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说,“现在的我,失去什么都没有丧家重要了。我还怕什么失去。现在的我无所畏惧。这位小哥若是你还要揭人伤疤,我非记你一笔不可。”少年平静了半晌的脸终于是有了表情,似喜似惊,“好,有魄力,随我走吧。”

  君霆终于忍不住问一句,“这位小哥,你哪位?”少年险些没忍住笑,“好问题,方才不是还要赖上我,这会儿倒是察觉到莫与生人打交道了?我就是普蓝,如何,跟不跟我走。”君霆一脸错愕,“榆苏,榆苏他叫你,不对,叫普蓝为老怪物,可你这番打扮?”“日子久了你就该识我千般面孔了。我是年龄大了不错,可易容谁还不会?没准明日我心性一转,就变成原本的模样了。”君霆心中暗忖,难道这厮性子还能随心所欲的转变的?实在奇怪。少年见她心中有疑,抬起双手,左手心琴弦由指尖生出向四下翻去,纷纷连结在少年腰间化作一把琴,弦上隐约有如弯刀般的光划过;右手漆黑雾霭乍现。前者虚空化琴弦的法术君霆只见榆苏用过,而后者的灵力波动嗅起来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动灵世界灵资。

  “现在,信了吗?若是不和我走,我便走了。普蓝山可不是你说找到就能找到的地方。”君霆咬咬牙,“这就走。”说罢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你,很爱喝酒吗?”普蓝欣然大笑,“无酒不欢啊,呵呵!”“那你等着,我去买两坛酒带上山去。免得你没酒喝再把我赶下山来。”他身形顿了一顿,”走吧,不差这两坛。”随手提起个子尚矮的君霆后领,拔腿就要走。“你等等,放我下来,哪有你这样收徒弟的,我是个什么...还要你提起来走!”普蓝将君霆随手一抛,君霆顺势跌到了地上,幸亏双手向后撑住了地,否则非四脚朝天不可。少女愤懑,张口又要数落。普蓝却一摊手,“你灵力低微,自然无法御剑或是踏空而行吧。不这么着,难不成要我抱你上去?”君霆无话说,任他重新提起,随即瞳孔之上像是蒙上了一层流光,只见光束而不见眼前景色。耳畔低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我这山,旁人找不到也上不去,近乎与世隔绝,除了我必须无人知晓。恐你这小妮子偷看,你便暂且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拿走了我的视力,倒说的你更有道理似的,霸道!君霆忍住心中不平未讲出口。知己不知彼,敌不动我便不动,索性闭眼不去看那流光。

  数息过后,眼皮下的眼球敏锐捕捉到了四下逐渐清明起来,同时普蓝在一旁说,“睁开吧。”君霆这次学到了教训,唤出紫彰垫在脚下,果然下一秒这人便随意的松手将她扔下。“嗯不错,学聪明了。”说着便负手而去,“日落之前让我看到你,这段时间我这林子任你跑,别迷路了就好,能熟悉地形最好。”君霆应声允诺,顺着他离去的方向看去,好一座林海茫茫的幽山!

  近处竹树环合,有清溪荡过,溪边停着几支小舟,一座木桥横跨两岸,可见一袭蓝衣的普蓝背影,木色融进浓浓绿色,绿色长廊间隐藏着为数不少的灰白砖瓦房;远处林海浩瀚,没有遮天蔽日之壮观,也有戳天抱云之势,其间点点绿光紫光闪烁,不知为何物;耳畔阵阵鹤唳鸟鸣,似乎还有人在弹古琴,这一奏一和更显山的幽静。太阳已西斜,君霆迈腿却不知去往何处。这树林像极了不久前她与乔宁历练的那片山林,伙伴不知所踪,家族支离破碎,蚺域不知何时能再回去,迷了心性的父亲和死于非命的母亲,在此刻的寂静中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君霆没法爆发出一切情绪,只是默默唤出紫彰灵,看着掌心的小小光点,是啊,自己灵力尚且低微,就算发泄出一切怒火贸然去寻仇,又能有什么收效呢?不过是蜉蝣撼树而已。权州、花州、酆州....到湟州,自己究竟还有多少路要走?

  “若是不知道去哪儿,那就随我来。站着算什么。”不知何时普蓝走到了君霆身旁,“要担负这么多的确值得发愁。你不必郁结,这世间的两个人本来都是无仇无怨的的,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头。既然有人出了招,你就见招拆招,听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君霆扭过脸,不觉痕迹的抹掉了涌出来的泪,努力将一切抛诸脑后,半晌,挤出来一句,“我,没听过。”普蓝听到此话,身形一颤,险些绊住脚,说,“也是,十岁的小姑娘能懂什么。”君霆手心紫灵光大盛,一收一缩之间仿佛要膨胀至爆炸,说,“纵然是小姑娘,十年后也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你快教我,教我法术,炼我灵资,我学得越多,他们活的越短。”“’死无葬身之地’这种话你倒是记得牢,别急,习武之事急不来。也罢,我给你一副我这林中山的地图,有的是值得你探索的地方。”说着普蓝抬起手,双指似乎是从太阳穴处抽出了什么东西,细看是一缕缕银丝,接着他将这银丝捂于双掌之中,再打开已是一副银光生辉的地图,“伸手。”君霆闻声伸出右手,地图渐渐缩小化为一粒银豆落于掌中。“吃到肚子里或是镶到脑子里,选一个吧。”君霆疑惑地抬头看他,捕捉到一缕消失在嘴角的坏笑,极想唤出紫彰灵拍他一掌,忍了忍说,“这图到底怎么看?”

  话音刚落,银色小豆自行飘起,晃晃悠悠的浮到君霆头顶正上方,一个坠落便消失不见。君霆只觉脑海里一道银光掠过,详细的地图尽数浮现。她嘀咕一声,“要正经不正经,你到底多大了。”这细微声音飘到普蓝耳朵里,他还是波澜不惊的不作任何表情,“不用谢。”“谁要谢你。”君霆正要顶过去,又听到了严肃的低沉声音,“现在可以去了,天黑之前到这里来。”这人真是!情绪转变好快!

  望着眼前轻舟,君霆已规划好了来普蓝山后的第一条路线。

第三章 绿水青山之处,东山再起在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