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初印象

  第四章初印象

  “好,我便去乘船四处转转。”君霆自小水性并不好,大致是蚺域太过内陆的原因,但是却偏爱依山傍水的地方。静心,养性。更贪恋那种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肆意划水的感觉,当然了,在有人作陪的情况下。她移步到溪边,这溪背后是一片小竹林,正是竹子茂盛的季节,映入眼帘一片苍翠,而溪水绿意甚浓,一眼望不到边界,有点室外竹源的意境。轻点脚尖跃到船上,水面无风便只好用紫彰灵催促水动。这时一束黑光袭来,截住了即将入水的紫彰灵,普蓝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在此处,这些小事禁止用灵。”“好嘛,不用就不用。”君霆嘀咕道,“无风无桨,所以你这里的船是摆设吗?”“我这潭溪水是活水,名为行水,葬身此地的人多了,肉身喂得它饱了,便活了。行船无须风无须桨,但凡会控星术,自有东西为你指路。”普蓝的话句句让君霆疑惑,不解道,“我可记下了,这水是什么来头,在此处发生过什么事,控星是何,又有何物指路,我可做好听故事的准备了。”“哈哈,我不和你讲。想知道的话,去问星塔自己查吧。”

  这好一番糊弄,君霆也不敢再贸然下水,只好快步追上普蓝,说,“日落西山,何时开饭?”普蓝故作吃惊状,“自己做,难道要我烧饭给你吃不成。”君霆恶狠狠的说,“我可不会做饭,我不吃,那你也饿着好了。”说罢又补充道,“我这就去问星塔,我的寝室在哪儿?”传来幸灾乐祸的声音,“不知。”“晚上待我回来若是你不在,那我可就乱闯了。误入什么藏宝室或是谁的寝殿,那某人便要自求多福了。”普蓝并不买账,一副随你去的表情和手势。似乎是想提起嘴角却又无力,君霆撇了撇嘴,脑海中一阵搜索,一条条蜿蜒的路便在眼前忽隐忽现。这地图,还真是好用。问星塔在视线可及范围内的一处高山顶上,名如其实,大概是为了离星宿更近。飞过去好了!君霆又突然想起她的剑已不在身上,然而榆苏曾提过一把似乎是名为五毒的好剑,想必就在这座山上的某处。你们异世界的人欠我一把好剑,那这五毒,我可就自寻了。打定主意,看看不远处悠闲晃悠的普蓝,君霆还是不敢相信这看似散漫之徒居然是要成为自己老师的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君霆正在看他,普蓝颔首望过来,说,“是要飞上山去却奈何灵力不够,想和我要件趁手的兵器吧?”君霆懊恼,我有那么好猜吗?“既然先生都看出来了,那我就明说了。君霆还想先生,请你那五毒剑出来看一看。”普蓝看看规规矩矩抱着拳的君霆,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他也真是什么都告诉你。罢了罢了,五毒无主,而你是弑魂认过的人,想必五毒不敢排斥你的灵力。我的典藏怕是保不住了,但不能这么简单授予你。三件事,日后你必须为我办到,否则五毒我随时召回。”君霆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打着宝剑的主意还是规矩道,“先生请说。”“都说了是日后,不急,不急。喏,拿去。”普蓝说话之间翻掌,一只与君霆身上那只相似的灵囊出现在其手中,之间他双指搭在灵囊之上,低声喝道,“五毒剑,现。”

  囊口开始外散,一团五光十色的薄雾浮了出来,旋即薄雾散去,剑身显现。这剑剑锋上荡着数不清的流转的颜色,似乎淬了剧毒一般,而剑背却剔透纯白,似冰上覆霜又似森森白骨;剑柄暗灰,像覆上了陈年灰尘一般。这剑看起来就是个恶。

  君霆喃喃道,“这剑,好生诡异。看起来却比弑魂难驾驭多了。”普蓝道,“凡名剑,多是由能工巧匠在烈火中精炼凝成的,剑身锋利而且狂暴。偏偏这把五毒,是一位不怎么知名的隐士制成,该士穷奇一生制造奇毒,用诸多材料投入冷毒中,凝成这一把剑。此剑性子寒凉,不屑伤凡人但是出手必歹毒,若是剑主人使用不当,怕此剑终会遗祸世间啊。”说罢颇有深意的忘了君霆一眼,抛出剑,“接着。”君霆伸手接剑,上手十分轻盈,不像弑魂一般,像是有千斤重。“你把此剑给我,不怕我驾驭不了?”普蓝道,“不会。你的弑魂也不是等闲之物,出鞘必见血光,这般热性的剑你使惯了,尚且没有侵扰了心性,用五毒正好正邪相平。”“亦正,亦邪吗?”君霆轻轻念叨。普蓝诧异一笑,“没错,记住这四个字,就当是本门门训,日后还需你慢慢体会啊。”君霆起剑挥向普蓝,忽而灰暗忽而鲜艳的剑刃正斜在普蓝身前,到底是十岁的少女,身高远不及此时的普蓝,普蓝抬手一道光影划过,与剑刃相撞,却发出了“铛”的一声,普蓝低头浅笑,“若是身高不够,就不要逞强偷袭人了。”君霆一阵恼怒,提剑便走。

  御剑而行果然是快得多,循着地图所指的方向直上,君霆发现这问星塔的周围,似乎是一片冰原。绿意在临近塔的空地上却来越稀少,由绿色蔓延为泥土色,再由泥土色渐变为纯白色,其间凹凸不平,沟壑或深或浅,君霆小心地站在五毒上,生怕一下去便会毁了这整齐冰棱围起的沟壑。她望向这塔,不高不低大致十几层的样子,随后映入眼帘的是那诡异的入口,一团紫光呈漩涡状打着旋儿,这是门?君霆心生疑惑,向上看去,塔身周遭被无数大大小小的紫色流光笼罩,似瀑布一般洒下,塔尖最浓,却又在塔中段消散,细细看去竟能在紫色流光中看到银色闪烁,君霆想,既然是占星塔,想必塔顶环绕的这些是星宿之力吧,这好诡异不诡异的门,我该怎么进去?正想着,她随手召唤出紫彰灵走到门边,收起剑暗忖道,若是这“大门”是个陷阱的话,我就......就怎么样尚且来不及想,一只脚不觉踏进紫色漩涡中。

  稳稳的踏进占星塔的大门,君霆正要松一口气,细细观察空旷的大堂,日落西山已无阳光,大厅里却处处反射着银色的光芒,好不亮堂,最里面是一尊玉石雕像,凭君霆的见识暂且看不出来这是何人。此时一股突如其来的吸力将她吸向楼梯的方向,大厅的两侧都有楼梯,君霆被莫名的力量扯向右侧,手脚也不听使唤了,掌间的紫彰灵泄了灵力无法出招,君霆一路上顺着泛着银光的阶梯毫无阻碍地疾速飘上去,周遭的景色都变得有些模糊。不知道穿过了几间未上锁的屋子、多长的走廊之后,掌控君霆的力量在即将撞上一个巨大书架前骤然停下,前一秒君霆还紧闭双眼预感着自己即将无力地撞上去,下一秒紧急刹住,就在她意料之外地睁开眼睛的时候,与她仅有一纸之隔的书架抖了抖,一个银色的盒子掉入她手中,露出一条缝隙,缝隙中传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像是要将君霆的手指吸进去一般。君霆并不着急打开,而是先紧紧地合住银色盒子,在确定感受不到那股奇怪的吸力之后定睛去看那盒子的样式。

  没有什么突出的纹路,甚至形状和样式都是极为普通,看不出来它的来历,也不知道刚才强劲的吸力是如何产生的,唯一奇特的是,这盒子的材质让人看不透。在蚺域长大的君霆,靠着自家饲养的灵蛇和家族的影响力,这些年也见过不少的天材地宝,但这盒子究竟是哪种灵石或是灵璃制成的,还真看不出来。就像刚进门的时候映入眼中的大片银色一般,这盒子也是泛着淡淡银光,拿在手上没有温度而且异常轻盈。若不是从不同角度能看到阴影,恐怕都看不出这架子上摆着这个盒子,等等!君霆向前看去,这才发现,真的好不明显!这巨大的架子上,整整齐齐摆着的,竟然全部都是这种泛着银光的盒子。“这,这究竟是装什么的盒子。”念叨着,君霆小心翼翼地将手附上盒子,手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有了硬物蔓延的感觉,她忙抬起手,银色盒子光滑的表面上开始出现线条凸起,待最后一笔落成后,赫然出现“君霆”二字。君霆大惊,“这是怎么回事?我本名应是姓权,如今虽然改名换姓,但是这盒子是怎么得知的?难道真是活物不成。若是有人在操控着,那这一架子的盒子,得是多大的工程量啊!”于是君霆便去查看银架上其他的盒子,奇怪的是,其他盒子上并无任何印记,也没有一股力量生成,只是如正常死物一般静静的躺在架子上。毕竟是孩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君霆决定,打开盒子一看。

第四章 初印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