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遭报应的潘森

  “女生宿舍在左边,男生宿舍右边。蒙眼睛那个,你往哪走呢?”

  宿管大妈怒视着李青。

  “啊?啊!我看不见,大妈,对不起……”

  李青假装摸索着。

  “切!继续装,你个大色狼!”琴女娑娜不屑地撇撇嘴。

  “提莫,来女生宿舍睡吧。”莎拉叫道。

  “对,对,来我们这边!”一众女生都叫着。

  “我也过来睡,好不好?”李青贱贱地问道。

  “我们也要过来睡!”男生们都说。

  “滚!”

  众女异口同声。

  “为什么提莫可以去?”李青还不死心。

  “因为他可爱呀,而且他还是个孩子。提莫提莫,快过来。”

  “嗯!”

  提莫向男生们笑笑,得意地去了女生宿舍,小短腿跑得飞快。

  “妈蛋!”

  男生们都投去鄙夷的眼神,好吧,是嫉妒。

  “重大新闻!要不要听?要不要听?”

  李青一进宿舍,就嚷嚷开了。

  “我今天去学院医务室,咱们的医生叫慎……”

  “男的女的?”

  “男的!”

  “切!”

  众人不屑,转身要走。

  “这不是重点!”李青见大家没兴趣,急忙说:“重点是那个叫阿卡丽的女护士,那个漂亮,啧啧……”

  李青说着,口水淌了出来。

  “去看看,去看看!”

  潘森叫道,转身奔向医务室。

  女生宿舍,众女生纷纷宽衣解带,一片白花花的大长腿亮瞎了提莫的眼。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提莫,干嘛呀?”

  “床太高,跳不上去!”

  “……”

  “怎么样?怎么样?漂亮不?”

  众男见潘森捂着屁股回来,围过去问道。

  潘森不答,表情痛苦。

  “怎么了你这是?菊花痛?”赵信关切地问,伸手去摸。

  “拿开你的爪子!”潘森打掉赵信抚摸的手:“仙女呀!我潘森这辈子,非她不娶!”

  “那你的屁股到底怎么回事嘛?”赵信还是很关心。

  再次打掉赵信的手,潘森苦着脸说:“我对她表白了,她说我有病,然后就给我打了一针。”

  “……”

  凌晨,天刚蒙蒙亮,魔法学院宿舍前,响起了尖锐的哨声。

  “起床,集合!”

  “晨跑,十圈!”

  蒙多扛着菜刀,威风凛凛。

  “提莫,你这小背篓真精致,哈哈……”

  盖伦说着,顺手将大宝剑放了进去。

  妈蛋,能不能换句台词?

  不想说话,生气到不想说话。

  终有一天,我要变成大魔王!

  “很好,今天你们表现的比昨天好多了。列队!李青不用过来,再跑二十圈!”

  “为什么呀?”李青很郁闷,今天早上他可没一直偷看女生。

  恩,没一直。

  “因为你忘了喊衣裤!”

  蒙多扬了扬菜刀。

  “衣裤,衣裤,衣裤……”

  蒙多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对大家说:“现在,我带你们去学院的器械室,每个人都可以拿一件自己喜欢的武器。”

  “记住,是一件!而且是一件将会决定你以后修习方向的武器。当然,你也可以不要。”

  器械室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琳琅满目。

  “伦哥,现在不跑了,你可以把大宝剑拿回去了吗?”

  提莫喘着气,小心地问。

  “不要了,送给你了!”

  盖伦大手一挥,他早看中了插在地上的一把大剑,宽大厚重,熠熠生辉。

  尼玛,那才叫大宝剑好不?自己那把和这把一比,叫废铁。

  他快步上前,握住剑柄,感觉大宝剑嗡嗡颤动,似乎想要破土而出,认他为主。

  盖伦轻轻一拔,咦?有点重?

  用力拔,咦?我大力伦还拔不动你?

  使劲拔,恩?还是不动?

  吃奶的力拔,我擦!什么鬼?

  你牛B!

  “看来这把正义之剑你还不够资格使用它,你的眼光不错,这是把好剑。年轻人,努力吧!”蒙多拍了拍盖伦的肩膀。

  “那个,提莫,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哈哈,今天天气真好!”

  盖伦笑着,从小背篓里抽出自己的宝剑。

  “呵呵!”

  提莫翻了个白眼,他看到了一把吹箭,小巧玲珑,晶莹剔透。

  赵信掂起一把闪亮的长枪,向亚索眨了眨眼睛:“枪出如龙!”

  亚索一阵恶寒,丢掉手中选好的喷子,随手捡起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连鞘长刃,匆匆出了门。

  “贾克斯,现在可以把眼镜还给我了吧?”

  易用双手摸索着,贾克斯已经霸占他的眼镜很久了,害得他这个高度近视眼摔了好几个跟头。

  “往哪摸呢?”

  薇恩刚拿到一把精致的弓弩,啪地一声扇了易一耳光。

  我摸到什么了,软软的?

  易一脸蒙逼,前伸的双手屈成爪状停在空中。

  似乎,回味无穷。

  “给你,小气鬼,才戴两天而已!”

  贾克斯最终没挑到合适的武器,气呼呼地将眼镜还给易。

  易急忙戴上,感谢上帝,终于能看清了。

  “嘘!”哨音响起。

  “时间到!”

  “可是,我还没找到自己的武器呢?”易急忙说道。

  “你不是有把剑吗?再说你看他们,很多人都没挑到武器的嘛。”蒙多说着锁上门。

  可是,可是我那把剑是卖艺时表演吞剑用的,中间是空的可以收缩成短短一截。

  用来做武器,您觉得合适吗?

  易心中喊道。

  可恶的贾克斯,还才戴两天而已,尼玛我认识你也才两天好不好?

  潘森满意的用右手的矛戳戳左手的盾:“嘿,锐雯,砍我一剑试试?”

  “无聊!”锐雯不理他。

  “来嘛来嘛!”潘森舔着脸。

  “走开!”

  “来嘛来嘛!”

  “滚!”

  “来嘛来嘛!”

  “我去!”

  有没有这么无聊的人?锐雯心头火起,劈头就是一剑。

  潘森盾牌一挡:“这就对了嘛!”

  “当啷!”

  尼玛,剑断了!

  “呵呵,你怕不是拿了一把假剑?”潘森挠了挠头,这下尴尬了。

  “我草泥马!”

  锐雯发飙了,举起断剑追着潘森一顿狂砍。

  “那个,谁送潘森同学去一趟医务室?血流的有点多。”蒙多摇摇头,缓缓道。

  你小子不听话,说好只拿一件,尼玛一个人又是矛又是盾,这下遭报应了吧?

  

第三章 遭报应的潘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