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红衣(终)

  她终是笑了,笑得很是悲凉,心渐渐沉寂,不在激起涟漪,脑海中不断浮现,推门而入时画面,她的夫君衣襟大开怀中拥着一位与先前的她有几分相似的女子,耳畔不断回放着他对那女子说的话:“我爱的从来只是你”看见椅子上半依缠绵的男女,眼神对上他的眸,依旧冷漠无情一句解释也没有,泪水滴落她沙哑的说道:“原来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

  原来,我真的错的一踏涂地。

  原来,我真心在你竟是这般的可悲

  她顾不得身体的病痛,转身离去。

  雪下的更大了,她衣着单薄的走在路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心中一片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归于何处?

  她一直明白,他不记得自己以后,一直不喜自己,以为只是因为,不记得自己了。却从未想过,他已找寻到自己心上的朱砂。而想这样彻夜不归。

  她一直不敢问,失忆后的他,不喜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这件婚事。

  因为她知道,他是为了权,为他那位高权重的帝位。

  她不傻,是因为她对他的爱,而让她忽略了现实中残酷的事实。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那天夜里大雪纷飞,清冷的舞台中只有那暖色的灯火暖了这夜色她一袭红衣,赤足站在舞台中央,等待他的到来,他来时,她翩翩起舞,一袭红衣迷了他的眼。看到他的那一刹那,眸充满着悲凉不舍,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只是那微笑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舞尽她倒下了,他眼中充满泪水,总觉得心中仿佛在流逝着什么。看完这一舞,才发现他对她是得负的有多狠。他冲上舞台,抱起那娇弱的身躯悲伤的说:“对不起,铃儿对不起是我糊涂我不该如此对你”她对他笑的很柔,只是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她的声音飘渺,很轻很轻他俯身倾听。只听见她说:“喻哥哥,铃不会让你再讨厌了,不要再这般晚归了,我会担心的,只是玲儿不能再陪伴在…在…你身边,若是喜欢那女子,便娶进…进…家门好了,以后玲儿不在了,喻哥哥一…一…定要照…照…顾好自己”她右手伸起抓住他的手在他手中塞了血玉牌,后右手无力的垂下

  他浑身一颤,慌忙的抱起了她,快步走下台。

  她在朦胧中似乎看见他慌忙呼唤着她的名字,又惊恐的呐喊着叫人找太医。

  这也是最后一次她看见他除了冷漠以外的神情。

  那是否证明在他失记后自己也走进了他的心中

  即使是这样,又是如何呢?也是晚了。

  第二天便从府中传出王妃病故的消息。

  三年后,那个曾经被人嘲笑的皇,凭借着红阁一举拿下皇位。成为一代明君。只是这样的明君,午夜时分,常常捧着一个褪了色的荷包泣不成声地唤一个女子的名字,月光照射到一面镜子反射到他的脸上,模糊间,他仿佛看见了她的一颦一笑,看见她向他伸手,宠溺一笑拉住她的手喃喃道:“铃儿,真的真的好想你,江山如画,也不及你的一颦一笑”

  翌日,王驾崩,只是在众人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他们的王正和他心爱的女子过男耕女织的日子。

  

红衣(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