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放纵~初学

  父亲那时也没工作,还偷着小卖部的钱出去瞎玩,一连几个星期不见踪影。

  一次被一狐朋狗友骗到西安,全身没剩一分钱,从一个好心人那借电话,打向X市的奶奶求救。奶慌了,却二话不说带着店里所有的钱找到母亲,让母亲去接父亲。奶奶自己却被爷爷骂了一整天……护儿心切?太过放纵?

  母亲见到父亲时,父亲黝黑瘦弱,父亲忙拉着母亲去了饭馆,吃了六碗饭,吃得光光的,不知多久没吃饭了。

  回X市后,消停了一个月,又从奶奶那骗钱逍遥去了。母亲哭了,没用地哭了,有怨却不敢怨,有气却不能发。据母亲述说,一岁半的我,指着结婚照里的父亲,问母亲:“妈妈,你为什么要和这个男人结婚啊?”现在根本不记得。当时说过的话,母亲听完是什么心情?悲伤?自责?愧疚?后悔?

  回不到过去,若可以,我宁从未来过。

  这些事都是听说,也只能听说,我那时根本没有记忆,或者是被封存,不愿提及……

  母亲说,一次,父亲与母亲吵架,父亲抱着一岁半的我去接母亲下班,我穿着父亲刚买的50元的小毛衣,母亲看见我,便忘记了所有的争执,只有看见我的喜悦,可能日子久了,毕竟是亲生的,女孩什么的也释然了吧。父亲不知是真的舍得为我花钱,还是大手大脚早已成为习惯……

  爷爷家小卖部就在一所学校旁边,生意火爆,每天都堆满了学生,他们也就忙的不歇火,便把我交给了邻居带,那是一个很好的大妈,是个徐州人,做饭超级好吃,我“有幸”地蹭饭到十岁,后来,他们搬了家,去了外地谋生,我也长大了。

  生意太忙,我两岁便上了托儿所,爷爷虽忙,但每天都接送我,风里雨里,准时准点。

  小姑曾与我们住在一起,我每日上学哭闹个不停,不想上幼儿园,她觉得我很烦,便决定三下五除二,直接将我捆到学校。一路上,我眨巴着大眼睛,闪着泪花,说,“姑姑,我害怕,你不要离开我……”不只是因为年幼的可爱或是没人管的可怜,她也哭了,转身将我抱回。到家,却被爷爷一顿臭骂……

  殊不知年幼的我,情商就如此之高,现在……无语了耶!

  小班,我就开始学算术,大班时,打的那就一手好算盘(傲娇脸),爷爷教我写字,教我数数,买了许多算术本,我记得,深刻的记得,他问我:“5-4等于什么呀”我不语,不会呀。哎~有模有样地叹口气。他笑着问:“5个苹果,给小姑偷吃了4个,还剩几个啊?”竖起食指说,“1个!”爷爷给了一个大拇指,“真棒!”如果,他真的不爱我,会像这样骄傲地称赞我吗?还会一遍又一遍的教我汉字,算数吗?

放纵~初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