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码头的记忆

  雨天也有晴空,我的世界也有阳光。

  后来,父亲被迫找了一份工作,在X市边缘的Z码头开货车,母亲也随了去,在码头附近租了个房子,也开着小卖部。

  每周末,爷爷都会把小女孩送过去。依稀记得,这是我真正记得的,那公交车上堆满了人,推推嚷嚷,而且要坐好长时间。爷爷带着小女孩坐在最后一排,把女孩裹在怀里,女孩恬然睡去,那个怀抱非常温暖。小女孩一觉醒来,便到了底站。下车后,爷爷背着小女孩走向码头,小女孩伏在爷爷的肩头,甜甜地说,“爷爷辛苦了”,爷爷精神一抖,掂了掂小女孩,和小女孩说,“走咯,坐好咯”呼呼得跑了起来。夕阳西下,爷孙两人,一片笑声……

  那时,没有时间概念,只记得,爷爷将我送回码头时,天已经变了色,黑漆漆的,我到家有母亲做好的一桌饭菜,爷爷却连门也不进,目送我进了家门,掉头便走了。现在回想,爷爷一个人回去的路上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孤单,会不会想起那段有我的路忆……毕竟一个城东,一个城西,天还那么黑。寒冬时,归途会不会挨饿……

  那个家不大,却很干净,很温馨,我的床上摆着几个好看的布娃娃,那边是我的“全世界”。

  母亲回忆说,我每天早晨醒来,从被窝里钻出,第一句话,便问,“爸爸去哪儿了?”母亲便回,“爸爸上班去了”,我又钻了回去,“哦”了一声便睡着了。记忆中很少有父亲的身影,但心尖却总系着一个最亲的人,那便是他,无论他是好是坏,他都是我父亲!

  周一早上,母亲会轻声把我唤起,穿上干净漂亮的衣服,吃上可口的早饭,把我送到底站。记忆深处,那个底站有一家超市,每次等车,母亲都会带我进去转转,买个小玩具啥的。年幼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一颗糖,一个玩具。母亲将我抱上车,又是一段漫长路,躺在母亲的怀里,静谧安好。

  我记得下车后,母亲抱着我,走向幼儿园,我看到马路边的同学,开心大叫,“XXX,这是我妈妈!好看吧”骄傲得甩起羊角辫,一把搂住母亲的脖子,亲上母亲的脸颊,偷偷地在母亲耳边说,“妈妈,你不要离开我,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放学还是会来接我,对吧?”说完,鼻头很酸,眼泪便流了下来。母亲不语,好像也哭了……

  一晃就暑假了,暑假刚放,我便被接回码头,那时差不多四、五岁了,有些记事了,码头旁边有家汽车修理厂,他们家还有一只大狼狗!超级凶!“唔汪~唔唔汪~”我从小就怕狗,全身汗毛紧竖,至今那般害怕,还不能忘。无助地哭起来,父亲闻声赶来,跺着脚,骂了一句,“死狗!”狗吓得头也不回跑走了,小时候的父亲就是超人般的存在,别人在数落他没用,他不好,我都不这么想,虽然他有很多错,但他是我爸爸,我就得包容他……我被扛到肩头,玩起甩高高的游戏,不一会便逗乐了。

  码头沿岸是一排的柳树,汽车从大路驶过,灰尘扬起,杨柳枝趁风扬起。沿着大路向前,有一家沙厂,挖土机,渣土车来来往往。

  一次,修理厂的小哥哥带我进去玩,我们爬上很高的沙堆,沙堆上还掺杂着一层石子,走起路来十分硌脚,但我们玩的不亦乐乎。挖土机调皮地张开爪子向我们申来,摔倒在沙堆上,全身沾满沙子,和小哥哥嬉闹着跑回家。

  母亲看到小女孩全身脏兮兮的,十分生气,打了小女孩一屁股,说,“小女孩连小女孩的样子都没有,哎~”那时我便想,我要是个小男孩该有多好,原来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难怪母亲也有……小女孩哇哇大哭起来,母亲一看屁股后面一块红红的巴掌印,后悔不已,给女孩洗澡时,发现女孩身上有好几只蚂蚁,不免又生气起来。之后我的记忆里,再也没有那位小哥哥,再也没有那家沙厂……

  向码头的另一岸走去,一直走,那时我小,对距离的多少没有概念,反正就是走很久吧。路是新路,灰白色的,细缝里掺杂着渣土车留下的痕迹……之后便可看见一个大湖,她装着大片大片的荷花,荷叶,湖水很清澈,依稀能看见几条金鱼。盛夏,站在湖边,风儿吹过,十分惬意,风儿甜甜地,带着荷花的清香。母亲还摘过湖里的荷叶,给我做过饭,荷叶裹着的饭,十分香甜,有着湖的味道,那时再也吃不到的味道了……

码头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