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天的嫉妒(二)

  再后来,就像喝醉了酒似的,断片了。清醒时被推进了手术室,忘记是怎样被父亲母亲,说服妥协,忘记是怎样才放开了他们的手,忘记是怎么躺在冰冷的手术台,只依稀记得我好像看见了爷爷的背影……

  在手术室里,我显得异常勇敢。护士姐姐帮我挂水,我都不觉得疼,还客气地夸她技术好。那时我才七岁呀!现在回想还真的佩服我自己!现在的我,不一定有当时的我那么勇敢!护士姐姐问我,是怎么生病得呀,我打开话匣子。将经过复述了一遍,还加到:我不恨我弟弟!他还小,不懂事!他也不是故意的!是啊!我不怨他!他待我如亲姐姐姐姐一般好!有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是我!讨厌鬼欺负我时,他会帮我说话!有玩具,知道与我分享!我们家很小,讨厌鬼,都不屑进我们家门!弟弟无所谓,很喜欢呆在我家,又对母亲很好!不像讨厌鬼那么没礼貌,不懂礼貌,所以我不怪他!

  按奶奶话说,每个人都有劫难,这可能就是我命中一劫吧!想着想着,便困了,和护士姐姐说,“姐姐我困了,先睡会儿。好了再叫我吧!”她夸了我懂事,再后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睡着了,不知多久,有人将我推醒,在我眼前竖了个手指,问我是几。我没有力气回答,迷迷糊糊地又睡过去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有人一直在喊我的名字,缓缓睁开左眼,右眼无力动弹,父亲母亲堆在我的眼前,父亲竖了个大拇指,说:“宝贝真棒!我好想笑一下,却没有力气,不能枕枕头,十分难受,转眼又睡去……

  一睡睡了好久的感觉,像是失去了好几天的记忆,找也找不回来……

  只记得病房很大,只有两个病人,几天之后,我可以自由活动了,可以下床了。

  某一天的下午,小学班主任与语文老师,拎了一大包零食来看我,十分开心。他们下楼时,我扒在窗口,看着他们走出大楼。她们顶了把蓝色的太阳伞,很安静的感觉。再往正前方看是座高大的立交桥,桥上的车,来来往往,不停歇。

  女孩嚷着让母亲带自己下楼转转,下楼要经过一条长长的盘旋楼梯,看不到底的感觉,又很高很高。后来每个夜晚,母亲都会领着我去附近的公园坐一坐,盛夏的晚风,异常舒适,我多了几分在外的“贪婪”,享着盛夏的洗礼。公园边有一个报亭,还记得在那里买过一本《喜洋洋与灰太狼》的漫画,曾短暂地待来过欢笑……

  住院一个多星期,就回家了。在家我呆了几天,遍又回学校了……

  落了一个星期的课,那时觉得很多与现在相比,少之又少。刚去学校,我跟不上班级的进度,作业不会写。数学老师,直接在班上说我生病脑子都糊涂了!还定了下我的脑袋!我糊涂了吗?我糊涂了吗?我糊涂了吗?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眼泪模糊了视线,用橡皮擦呀擦,不知是否擦干净了,一颗晶莹的大泪珠落下,啪嗒一声,听的一清二楚……

  “叮铃铃”上课了,语文老师走了进来,不想让她看见我落泪,一节课都是低着头的……回家后,与母亲讲了此事,自己主动要求在外上课,回想起从A教育到B教育到C教育到D教育再到E教育。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两年都在补课,自愿的补课!不是像别的孩子那样被动的补课,如今高二作业太多!也没精力外出扩展了,每周六周日都在学习。但不得不说,那时补课还真有用,一下窜到班级前列。如今课上得不比别人少,钱花得不比别人少,时间花得不比别人少,但现今已经沦落到最差的高中,在班上中下游了……

  算了,还是回归主题——忆事吧!

  眼睛真的超级好看!可是我的眼睛近几年因为一些原因,也不太好……

  乐极生悲,应该就是讲的这个,最好看的眼睛,经历太多了……

  大概在出院3个月后吧,我回医院拆线,应该是小手术了。没有打全麻,只是局部麻醉了,但我还是害怕!哭着求医生,让我母亲陪我一起进门诊手术室。医生同意了!护士姐姐说,要不是看你太小,不可能让家长陪你进手术室的!简直是***的待遇啊!全程母亲都紧握我的手,手术很快就结束了!但如今细细地对着光,看眼球,还是能隐约看见一道疤……

  可能是上天都嫉妒我的眼睛,都得让她经历一次又一次地磨难……

上天的嫉妒(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